正文 第一百章 诸天诸峰 画幅长卷(上)

    鬼神剑见了来人,上前施礼,说了几句话,那白衣剑修便又驭剑而去。

    因为离得太远,余慈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,有些奇怪:“这是哪位?”

    端木森丘眯着眼睛看了会儿,道:“是论剑轩三代弟子,祁白衣,啧,这位可是个杀星,一年到头,有十个月都在外域斩杀魔头,剩下的时间就是周游天下,寻人斗剑……要说早该天下知名,可惜啊,早年败在叶缤剑下的那一战实在太惨,以至于至今都翻不过身来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位叶缤的亲传弟子,又知道九烟与这位关系匪浅,便转过一张笑脸:“叶岛主英姿,我这边也是久仰了的……”

    叶池垂眸,微一躬身,算是谢过了端木森丘对乃师的赞扬,不过随后也对余慈道:“祁白衣是论剑轩三代弟子,少有的专注于剑,心无旁骛的强者,此劫以来,进步尤其惊人,实不能以手下败将视之。”

    余慈“哦”了一声,又往那边看,或许是关于人家的话题说得太多,也太过敏感,祁白衣明明都要消失在云雾之后,忽又回眸,冷森森往这边一扫,这才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接下来,余慈注意到,前面的队伍行进度明显放慢了,里面道华真人更是干脆停下,扭过头来,明显在等他们这一波落后的人马。

    等到了道华真人近前,余慈便问:“是有什么变故吗?”

    “刚刚论剑轩的祁师叔过来,说南部诸峰的废墟,有几个天魔眷属游荡,被他杀了,但还有一些散入其间,要我们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天魔眷属?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道华真人莞尔一笑:“若东华法阵尚在,自然进不来。可如今法阵不存,没有魔劫也就罢了,既然魔劫临头,自然就是千疮百孔,四处透风。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接了他的话碴:“而且这些魔头是从里面来,还是从外面来,仍值得商榷。”

    “然也。”道华真人颔首赞同。

    此时,最前面的鬼神剑等人,已经登上了悬空云桥。

    这些“云桥”完全是以云气拼接,是负不得重的,只有导引之能,使修士不至于在云雾迷途,换一个不能步虚蹑空的,还真是麻烦,当然,这一行人,肯定不存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等余慈踏上云桥,云气漫过脚脖子的进时候,他“唔”了一声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东华宫的阵势真的全完了?”

    道华真人微笑道:“可是觉得这云桥有异?据项道兄讲,战时诸峰云桥雾栈大半损毁,这里的云桥,是前几天为迎接诸位到来,专门支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种“请君入瓮”的感觉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余慈嘿然一笑,其实云桥的触动只占极小的一部分,更多的成份还是来自于周围的虚空。

    就在他前脚在离开天门峰的刹那,奇妙而微弱的虚空变化发生了,虽是若断若续,不成规模,但对余慈这样极其精擅此妙诣的修士而言,想来是不会感应出错的。

    道华真人随即感叹道:“只看当前这攒簇群峰,便可知陆沉当年的格局。其以“天外天”布局总揽地气灵脉,将东华宫经营得如金汤城池一般不说,还深辟于虚空之内,自成天地。其‘一峰一洞天’的仙家胜景,比之本宗的三十六天,也毫不逊色。可惜,一旦破开,就难免打落尘埃,时至如今,其元气流失,灵脉散乱的痕迹犹在,比那宫室废墟,还要让人扼腕……”

    翟雀儿在旁冷不丁地回了一句:“所以,那些山川灵脉、洞天仙气,论剑轩不取,也是浪费,也算办了件好事呢。”

    话里的怪味儿,让道华真人无从回应,余慈倒是帮他解围:“这也是按照三十六天设计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应该是。陆沉毕竟出身玄门,数劫以来,也多有借鉴。目前所见的东华宫诸峰,四方各八座,象征着四方八天,东华主峰便如大罗天,总括四域,但间去掉了三清境,陆沉之自负,可见一斑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玄门道宗,道华真人对这种模式,自然是颇有微辞的。

    不过,据余慈所知,里面还有更深层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年八景宫曾经遍邀真界诸玄门,完善“三十六天”设定,欲同佛门“十法界”分庭抗礼,但后来出现了严重的分歧。出现多种差异极大的结构。

    八景宫的‘三十六天”,就如辛乙的神通一般,诸天垂直配置,相当多的部分借鉴佛门,但也是在一种极其成熟体系下进行,至少从余慈现今的眼光来看,更符合天地法则体系的整体结构。故而南国道门,大部门都是选择此种结构。

    至于眼下陆沉这四方诸天分立的结构,难脱上清宗太霄神庭的影子。对这一点,余慈也有发言权,因为这种结构,隐然与天星法度相合,更适合融入上清宗的既有法门。

    此外还有清虚道德宗,据说以“九重九野”分划列布,朴素原初,又是一种与“三十六天”差异极大的结构。

    道华真人看惯了垂直配置的结构,联想到当年巨大的分歧,对东华诸峰的内在结构,自然是有些意见。但他没有多说,毕竟上清宗早早崩解,东华宫如今也成了废墟,再追究这个,毫无意义,理应表现出大宗门阀应有的风度。

    倒是余慈颇为感慨,捕捉着外围云雾若断若续的反应,怀想当年,三十三峰自辟虚空,另成天地,独立于世,又是怎样的胜景。可惜如今,都做了断壁残垣,风消云散……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翟雀儿突然凑上来说话。

    余慈当然不会对她抒发一通感慨,只道:“东华真君胸怀锦绣……”

    “废话!这词儿用到你也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余慈都听不出,她究竟是恭维还是讽刺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,翟雀儿也说起了正事:“附近天魔反应极其活跃……论剑轩这些天全去喝酒找乐了吗?这儿都成魔窟了!”

    “魔窟”一词,从她这位魔门精英口道出,分外喜感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从今天起,力求恢复稳定更新,按照月初说的正点儿,大伙到时候没看到的话,就等下个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