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九章 山中之山 天外之天(下)

    说话间,鬼神剑分明是感应到了什么,话音陡然一顿,视丝从黑袍的兜帽阴影扫过,却是无法穿透那处阴影,看到其真实面目。

    他想必是知道黑袍身份的,但并没什么表示,只是要余慈等人往广场上去。

    作为东华真君的道场,东华宫整体上,以东华主峰为首,群峰攒聚,共有三十三座之多,其殿宇列布其上,由东而南,再转西至北,最后登于主峰,依次抬高,宫室逾万间,其主殿有三十三座,重要殿宇逾百处。

    倒不是陆沉讲究排场,而是这本就暗合玄门“天外天”的格局,应该也有相应的阵法布置,只不过,不管什么阵法,如今都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一场大战过后,东、南两个方向的山峰垮塌了四五座之多,北方仅次于东华主峰的“真阳峰”山体被强绝力量贯穿,留下一个前后通透的裂隙,此时也正在持续崩溃。

    众人目前所在的位置,乃是东方诸峰的起步第一峰,名曰‘天门峰’,是东华宫的大门,只可惜,原本来的威严,已尽被破败狼藉所取代。

    鬼神剑聚拢了众修士,便道:“当年东华宫阵势启动时,若没有宫许可,一应人等,要从天门峰到东华峰去,都要老老实实,绕行三十六峰,方能抵达。如今自然没这个问题,但我还要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:究竟是直趋东华主峰呢,还是按照以前那路径,绕一圈儿上去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场修士十个里面倒有七八个嚷道:“自然是走原路。”

    除了他们,剩下那些人,也只是顾着矜持,心里还是极为赞同的。

    既然是寻宝,走的地方当然是越多越好,要是直接从主峰上下,还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东华宫精华,都在主峰,论剑轩占据东华山这么久,别的地方能漏过,东华主峰还能漏过不成?如此一来,还真不如在边边角角里下手,看一看自家的运气。

    三十六峰攒簇,绕行一周怕要有上千里路,可既然想尽可能多地分润一些,还怕多走路吗?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也好。”鬼神剑一口答应下来,让人怀疑是不是他本就是这么个意思。但这已经不重要了,一行人便往越过广场,往上行去,只有到了峰顶,才有云桥雾栈,与其他山峰相连。

    余慈倒是落在了最后,因为他对之前众修士围观的地仙交战痕迹,颇有兴趣。正好此时叶池走到他身边,彼此打了个招呼,见余慈视线所指,叶池少有地主动开口道:

    “此为龙川剑仙与陆沉拳剑交击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叶池眉目轻蹙,眸光空缈,似乎可以透过阴影,看到当日拳剑横空之景。

    “当时陆沉身受重伤,力战六大地仙,却难以回气,便从高空落下——东华宫的法阵,是由陆沉一手布置,与他气机互通,一旦脚踏实地,便可借山川地气,重整旗鼓,到那时,自然又是一番局面。

    “可此时,正是龙川剑仙,横在他与地面之间,十二玉楼天外音对撼破元锤,不说胜负,对冲之力已是撕裂虚空,湮灭法则,故而此地阴影常驻,乃是承载元气之虚空,一时不得重塑之故。”

    余慈闻言,不由想到那日,观天劫之舞,唱悲剑之歌那一位垂死剑仙,莫非就是这一击,导致他生死灭尽,再难回天?

    他摇摇头,按下心感慨,笑对叶池道:“你知道得不少呢,几如目见一般”

    叶池微微一笑:“多有见闻罢了。倒是九烟大师,也想从开悟么?”

    “开悟?哪有这么容易?”

    余慈嘴上说着,视线也还在阴影转动。

    他见识过破元锤,更是通晓十二玉楼天外音的法门,依照叶池所言,再举目看去,就等于是先知道了答案,再反推回去,看得更为清楚,果然见到些许脉络,若隐若现,若有所得,但也只是“若有”而已。

    不管是陆沉还是陈龙川,都是站在此界最顶端的人物,他们的一举一动,都涉及到天地法则最精微的变化和影响,更不用说在生死交战,那种复杂程度,是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条件下,余慈确实也可以悟出点什么,但相对于目前他对天地法则体系的掌控和认知程度来说,未免有些鸡肋,而再深入,又力有不逮——他可没有花娘子那种推衍法门,想从这里面悟得什么好处,几十上百年都是少的。

    明白了这一点,他再没有深入,蜻蜓点水般地再看一看,留个印象,便和叶池一起往前去。

    前方,端木森丘正在等着,看来在这次探宝,也是想着来一些相互照应。

    余慈也在考虑这个问题,端木森丘也就罢了,双方交情也就是那样,且此人是长生真人的修为,又有青帝宝苑那等虚空法宝傍身,从他在北地,与谷梁老祖等人打交道的方式来看,也是老辣狡猾,自保能力绝对不缺。

    叶池就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余慈到现在也不明白,为什么看起冷静明白如她,会自蹈险地,但既然她来了,不管是从叶途那边的交情出发也好,从叶缤授剑传艺的恩德考虑也罢,照顾叶池,就是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
    而在此之前,他也必须要弄明白叶池的想法,才好因事制宜。

    嗯,该从哪儿下手呢?

    难道要直取形神交界之地?不太好吧……

    正计较的时候,端木森丘已经和他们会合在一起,这边的队伍再次壮大,若仔细计算一下,单从场面上的实力讲,包括鬼神剑那边在内,他们似乎都已经是最强的那一支了。

    这种主客易位的情况,鬼神剑怎么可能允许出现?

    也就是生出这个念头没多久,长空剑吟,一位剑修自峰外缥缈云雾来,落在天门峰顶、前行队伍的最前方,其人身形高挑,形貌轩朗,白衣飘飘,恍若神仙人,但若仔细去看,却可见到其上斑斑血迹,分外刺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