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九章 山中之山 天外之天(上)

    “九烟他们还没到吗?”

    “离约定的时间还差一点呢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现在让所有人都等他们……不是说两天前他们就离开坊市了?”

    后半句,鬼神剑的声音倏地低下去,却没有人回应他,他也闭了嘴,沉着脸在宽约尺余,由青石铺就的台阶上来回走了几步,又回头望去。

    台阶尽头,东华宫的飞檐隐约可见,从这个角度看,总会给人一个“宫室绵延,雄伟壮观”的错觉。

    在数月之前,或许是的,可如今,那边也只余下断壁残垣,一角飞檐已经是残存下来的最高建筑。

    对此,鬼神剑并不介意,因为这是他的地盘。

    作为论剑轩四代弟子,最锐意精进的几人之一,他正需要这样一处所在,体现他的价值,这次进入东华宫废墟,绝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也因为如此,他如今的心思,确实是有些焦躁了。

    再看那飞檐一眼,鬼神剑别过头,闭上眼睛,以论剑轩独门的“斩妄”之法,斩去心杂念,再睁开眼时,瞳眸幽暗,已经洗去了一切火燥之气。

    正要和一旁的道华真人说话,台阶顶部,忽地传来一阵骚动,两人将要出口的言语都是止住,只不过接下来,一个是冷笑,一个是叹息而已。

    “蠢货就是野草,一茬一茬地冒出来。”

    鬼神剑的评价虽如此,不过他有一个“主人”的身份,也不能当真不闻不问,便背着手,慢悠悠地走上台阶,到了最上层,那一片原本开阔的广场地带。

    原本纵横达千步,威严肃穆的广场,在大战几乎已经完全损毁,遍地碎石瓦砾不说,只广场上那些扭曲的裂痕,就如同数十条挣扎的巨蟒,将原本平整的地面,挤压得高低错落,就是像一**冻结的海浪,但世上绝没有任何一种浪潮,会是这般断裂的。

    随便找一个裂痕往下看,那几乎不反射光线的幽暗深隙,就仿佛能把人的魂魄吸进去,莫名地就能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,就是广场偏西南角的地方,那一处远比其他位置光线幽暗之处。

    那里的面积大约是占了广场的五分之一,感觉似乎是有一层顶篷遮盖着,挡住了照下来的天光,让下方的一切,都沉入了阴影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被大战余波扫荡的广场上面及周边,连个树阴都没有,天光直射下来,又哪有“阴影”形成的理由?

    此时,在那烈阳直射的“阴影”周围,正围着一圈人,几乎所有参加此次东华宫遗址探察的修士,都在那里,在人们脚边,已经有两个人倒伏在地,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可几乎没有人理睬他们,绝大多数人,依然是盯紧了这片阴影,他们的眼神,贪婪而又恐惧,热切而又忌惮,以至于视线游移,不敢在一个位置停留太久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还有人额头、背后冷汗流淌,脸色都变得蜡黄。

    “卟”地一声,又有一人栽倒,在地上抽搐。

    “再这么下去,也不用再到宫里去了,全埋在这里省事儿!”

    鬼神剑嘟哝一声,却是重重拍了记巴掌,掌心交击,有金铁之音,便似两口宝剑,在各人耳畔重重撞击:“宫里宫外,这样地仙交战的痕迹,大大小小至少有上千处,瞧你们如今没出息的模样,回头真到了陆沉身死之地,是不是一个个全要爆掉脑袋?”

    他声色俱厉,喝骂威胁一块儿上,总算是把众修士驱赶开来,此刻,地上三个心神受创的修士,才得到同伴救治,但已经无力再进行剧烈活动,等于这场探宝还没有正式开始,便结束了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,还有人私下里感慨:“值,太值了!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?是七大地仙交战的痕迹啊!就算是一个个破损的片断,都可能蕴含着直指大道终极的妙诣,不求别的,只要能从把握住哪怕一分一毫,都是一辈子受用不尽。

    能够入得论剑轩法眼,又在日前扫荡“雨魔云”的测验脱颖而出的,都是一时之杰,悟性都是不缺的,也有相应的学识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深知,东华宫废墟里,就算是有宝贝,各方争抢之下,能有一两件落在自己怀里,就是天大的运道,而紧随之而来的,说不定就是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成百上千的大战痕迹就摆在这里,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消失。与其寄望于虚无缥缈的运道,还不如在这实实在在的东西上用功,

    其实他们也知道,想从地仙大战的痕迹上悟出东西来,同样也是很需要机缘和眼力的一件事,可“人杰”一流,哪个又没有些自负之心?

    多看两眼,那鬼神剑还能咬他们不成?这可比争抢宝物,来得安全太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鬼神剑连喝带吓,也没有真正吓阻成功,绝大多数人还是跃跃欲试,除了偷眼去看广场这处以外,也做了更多准备。

    余慈一行人到来的时候,见到的正是这个场面。

    他们到来的时候,声势也是不小,除上次参加雨魔云探底的余慈、鬼厌、翟雀儿和龙殇之外,陆雅作为向导,也在队伍,当然,到这种关键时刻,黑袍是肯定不会落下的,如今正不声不响地跟在后面。这位劫法宗师的加入,一下子就把队伍的层次提了上去,不过,也带来了更多莫测的前景。

    余慈一踏上最上层台阶,目光便是扫遍整个广场,

    这里聚集了大约五十个,比当初在屏北峰上,还要多上一些。里面有些人就是这段时间,论剑轩又找来“填壕”的吧。

    目光转动间,他看到了端木森丘的身影,那位正咧嘴而笑,和他打了个招呼;紧接着,在广场一角,他又看到了叶池。

    在余慈的感觉,这一位似乎是有意敛去了锋芒,没有几个人注意到她,直到余慈过来,才放出气机,彼此生出感应,然后,就那么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更早一步过来的还是鬼神剑。

    他隔老远就用不满的腔调开口:“就等你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又是个加班日,只有一更了。这段时间更新太晚,反而拖累了效率,脊椎啥的也想造反了,我尝试着把更新时间往前提一下,尽量到正点儿更新,大伙儿多担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