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九章 山中之山 天外之天(上)20/325

    当日陆雅提及的那位“清夫人”,成就天魔傀儡,汇集众人精血,化生灵智,已经是让人惊愕,今天却又跳出一位“妙夫人”,难道东华宫专产“夫人”么?

    而且,这位似乎还走了神主之道?

    “妙夫人原名陆妙,是在我之后,入宫的婢女,后被夫人选,做了‘神妃娘娘’,道号‘妙化仙娘’,专门在周边区域,收拢信众,有善信逾万,修为境界都是飙升,故而我们也以‘夫人’称之。

    “不过,据说她后来出了岔子,神智消融,也给做成了傀儡,倒是夫人为她创立的‘妙化教’,还在周边俗世流转,至今未衰……这神像,也就是一直摆在宫,承接香火,也颇有灵异。听说偶尔夫人闲来无聊,也激发此神像,显出一些神迹取乐。”

    陆雅娓娓道来,神情倒是平和自然,似乎在讲一件非常寻常之事。

    可余慈听了,感觉却是好生复杂。

    仔细砸摸几下,这种心态,大约就是“哭笑不得”、“怅然若失”、“兔死狐悲”等等心绪揉合在一起的结果。

    而等这些其实很没必要的情绪沉淀,剩下的,就是对黄泉夫人的凛然警惕。

    这一位,果然是一直研究神主之道?

    陆雅的话,还有一处未解之疑:既然那位妙化仙娘的意识都没了,神像又怎么承接香火,显现神迹的?

    把这件事问出来,陆雅的回复更让他无语:“这个倒是不知,像妙夫人,当初也不过就是因为美貌惊人,才被选吧,这样的事情,宫前前后后至少有**回。当时夫人还想做一个‘九真仙宫’出来,统合那几个零散的教派。只是后来,我转去服侍……那位,后面的事情,就不太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也只有摇头了,而此时他心倒是还有一份感应:“你说那神像不好移动,是出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陆雅闻言便起身:“正要请先生观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引余慈到旁边的工作间里去。

    进到里边,余慈一眼就看到,那个在交易会第一天,压轴拍到的受损神像,其残缺了的半边头颅后面,竟有浮动一层圆光,映得周遭丈许一片清明,似洗却污秽。尤其奇妙的是,一进入圆光悬照的区域,便是心神安定,若有所悟,真似神佛加持一般。

    他已经如此,况且那些俗世间的愚夫愚妇?

    “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不难,每个‘神主’承继的香火,都可以自动转化为法力,我们这些人,都知道几个法咒,专门用以驱动之用。根据‘九真’之间的身份不同,效用不同,每个法咒都有差别,但整体结构差不多,也比较死板,我们自己都可以推衍出一些……

    “有一段时间,只要在东华山脉范围内,都可以使用,除了放出圆光神迹这样最粗浅的应用外,还可千里传音传像、晴雨由心、激发禁制等。但并不怎么稳定,尤其是宫主和夫人决裂后,大概是缺乏经营之故,范围一日小过一日,功能也能削减,宫剧变之前,、已经很少有人会再用了。今日我试了几回,也只有‘圆光’这个功能还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一时间真不知说什么才好了。他盯着依旧发光的残缺神像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半晌方道:“把有关‘九真’的情况,还有相关的咒语,都给我列出来,回头和这神像一起,都送到我那儿去,不要有一项遗漏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非常繁琐的工作,涉及的咒语组合有成百上千条,而且其实没什么标准答案,毕竟当年陆雅也不过是自己推演出咒语之类。

    但能够让九烟感兴趣,就证明陆雅的工作有了价值,故而很是让女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接下来,她又一鼓作气,给余慈介绍了这两日,她辨析的结果,果然是成果斐然。那些“东华遗宝”在旁人眼,大多只能看出材质和效用,其的极少数,像是厉夏的巫蛊飞轮,名气极大,才能找出来历,却也只是泛泛之谈。

    可这些东西,在陆雅口,就连缀着一个个的故事,牵涉着一个个的人物,其许多秘辛,看似无聊,却是大小兼顾,将一个充满着“人味”和“变化”的东华宫,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余慈确实是很满意的,听陆雅讲解到一半,他至少就理出三五条可以进一步探究的脉络,大可作为在东华宫遗址时的研究方向。随便哪一条拿出去,也都足够糊弄鬼神剑等人,给他换取更多的筹码。

    在鬼神剑等人眼,东华宫遗址是一处危机四伏的险地,对余慈来说,也是一样,但与之又有不同的是,这处“险地”,将会因为那些生动的、真实的故事,而显现出更多微妙的可能性来。

    余慈听得兴味盎然,不过正听到兴头上,这两日显得分外神出鬼没的翟雀儿回来了,且回来就急着要找人,余慈只能暂时断这边的事儿,前去见面。

    说是“急切”,其实真见到的时候,翟雀儿依旧是那笑吟吟的模样,从容得很,看她手上把折扇玩出花儿来,便知其心情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见他余慈,她劈头就道:“地窟那边,已经复原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翟雀儿所说的地窟,只能是指那处曾有王人野栖身的隐蔽灵脉处。这些时日,虽说已经和论剑轩达成协议,但那边的工作一直没有停,余慈和翟雀儿的想法都是一致的:

    给自己多挖一条后路,不管在什么时候,都没错!

    “那个大宇门的家伙,还真有点儿本事,至少把原本的地层结构复原了九成,阵势也有六七成,已经能够察觉到与远方某地的感应,只是还比较模糊。这时候,我想着,应该让小五出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余慈答应得非常爽快:“而且是越快越好,论剑轩那边的时间将至,在此之前,无论如何都要做一个确切的定位,我这就和小五联系……至于咱们,现在就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