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八章 淑雅知节 清妙傀儡(中)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余慈还是没有搞清楚,为什么他从来没有见过陆雅和陆知,却总觉得二人面熟。一次是这样也就罢了,可连续两次都是如此,就绝不能用“巧合”来解释!

    但陆雅的表述,给了他新的灵感,灵光照亮心头,让他瞬间捕捉到了一个极有效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,你也知道?”

    依旧是用识海投影的方式,投出去的乃是当初鬼厌与黄泉夫人交易破迷丹精时,遇到的那个美女傀儡。

    陆雅见了,略微点头:“知道,这是清夫人!”

    “清夫人?”

    “是,这是陆清总管死后,夫人以魔门秘法,将其制成天魔傀儡,化生灵智,一如常人,但已经与陆清总管没有关系。许多时候,夫人自己不露面,都是让它处置,也为了和陆清总管区分,我们就叫她清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天魔傀儡吗?我所见的,明明是木制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定是之前制作傀儡时,留下的实验品了,是由用东海‘移魂木’制成,共有二十五具,先后损毁了一大半,据我所知,目前只剩下十具左右。”

    余慈缓缓颔首:“是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已经来到了最关键的时刻,他盯紧了陆雅的眼睛,又问道:“我怎么觉得,你和这一位,眉眼间有些相似,是有血缘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某种意义上也没错。”

    陆雅露出一个苦笑:“夫人开始制作傀儡时,很不顺利,后来是用了某种秘术,将我们这些侍婢的精血收集起来,作为‘点火’的引子,才最终激发了傀儡的灵智。正因为如此,随时间推移,我们的某些特质就在傀儡身上显现,也就成了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困扰了近一个月的问题就此解开,余慈心情一时大佳,也就不吝称赞:“很好,就是这样的态度,我也不会亏待了你。这样吧,你把你知道的黄泉夫人身边人都给我印到蜃影玉简里去,接下来这段时间,这就是你唯一的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就等于是保护的承诺了,

    陆雅数月来都在养伤,信息闭塞,也不知道这个光头黑肤的家伙凭什么口发大言,要在八景宫、论剑轩这样的高门大阀眼皮子底下,护她姓命,但目前这情况,眼看着要在沼泽灭顶,手边就是一根稻草,她也要抓起来。

    当下重重点头,犹未定心,还乞求道:“先生要我做什么都成,陆雅别无所求,惟望先生能保我一条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九烟摆摆手,不要她再说下去,

    今日,不,是自来到东华山以后的收获,比之这个陆雅,都远远不如,不管是针对黄泉夫人还是东华宫遗址,这个女修都是奇货可居,又怎么可能让她轻易死掉?

    对手边事情繁杂的人们来说,时间总是过得飞快。

    转眼间,随心阁举办的玄冥真水交易会已经临近尾声,纵然因为魔潮阻路,使得北地修士闻讯参会的人数减少很多,可交易会的成绩依然能够拿得出手去,——不管是对随心阁,还是对余慈。

    有了沈婉在,余慈真正享受了“甩手掌柜”的快感,几乎都不怎么过问交易会的事儿了,每日里只在静室闭关修行。

    这一日,许泊和火炼忽地联袂上门,余慈都懒得动,就在交易会场,专为他辟出来的静室见客。

    二人过来,自然是为了之前的红皮葫芦一事。

    许泊进门后只客气两句,便双手捧着一枚玉简敬奉过来:“此是我与火炼师弟,所制成的对葫芦的评测分析,其亦有胜慧行者的指点,请大师过目。”

    余慈将玉简接过,却不忙着察看,而是对许泊道:

    “几日下来,二位想必是大有心得了?不过许师傅你钻研可以,自家的身体也要注意。”

    他何等眼力,一眼就看出,许泊脸色不太好,而气血流注也有些亏欠,对一个还丹修士来讲,这不正常,但对许泊来说,随着年龄老大,驻形关冲之不破,肉身的衰老已不可避免地到来,一段时间的持续消耗,就可能诱发这种失衡状态,而这种“失衡”,也将出现得愈发频繁。

    许泊倒是很看得开,相比之下,他更奇怪九烟对他的关心。因为并不是太擅长言辞,也对九烟的身份有顾虑,只是道了一句“多谢大师”的客套话。

    余慈并不介意,随口问起一些法器上的事儿,也从二人口得知,翟雀儿要求的那件天成秘宝的原料,已经提炼完成,只待检查,只不过这两日,女修神出鬼没,不知在忙什么,他们也没有机会递上去。

    翟雀儿的行踪,余慈倒是知道一些,至少每天的“功课”,是绝不会落下,但他没必要给许、火二人讲,只是再安抚两句,又对许泊道:

    “一应目标,都要有年寿保障。许师傅近年来厚积薄发,正是出成果的时候,不要让自家的身体状况拖了后腿,我知道有么一位,对丹药延寿很有心得,许师傅你不妨去拜访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把顾执在坊市的住处说了,算是为他们牵上了线。

    顾执是用丹药续命的老行尊了,许泊这些年,学艺于许央,制器炼剑,也积攒了一些身家,从顾执手购得一些不老丹之类,应该并无问题。

    同时,这也是对步云社那边的一次善意“表示”,算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许泊越发地迷惑,便是傻子也能感受到,九烟确实是对他另想相看的,偏偏想不出理由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给他想的机会,直接端茶送客。但事情一来,就是连续不断,许泊、火炼前脚刚走,沈婉就过来汇报,说是今日的交易会已经结束,而东华遗宝的收购数目是:

    零。

    “实是雅姐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出彩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这个你们自己把握就好,其他的呢?”

    “按照先生吩咐,已经准备了上好的空白玉符五百个,符纸千张,并都汇结至‘玉册’之。此外,还有一事容禀,今日在交易会上,有前上清宗箓书一部,我看先生近日筹备符箓诸事,便私自做主,买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余慈闻言一奇:“箓书?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抱歉抱歉,今天我们这儿开班见灾,连砸过来三个急材料,直到晚上九点才有空码字,实在没法子多更了,请诸位见谅。

    这两天诸位书友都都很给力,硬是把《问镜》推到前十,倒是我这边掉链子,实在不好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