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八章 淑雅知节 清妙傀儡(上)19/325

    【补昨天的第三更】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余慈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了,上一回的经历,他还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略做沉吟,余慈没有拿出进一步的举动,只是维持着超然的视角,看一行人逐步会合。

    最终,花了大约两倍于去时的时间,一行人终于赶回到屏北峰上,顺手也收拢了那些在雨魔云打转的“第二梯队”,后面,一直“自觉”边缘化的东阳正教修士也赶了过来,只是已经损折了三个人,都是还丹修士,以至于詹基从头到尾都黑着脸。

    但这种成绩,已经让人不能小觑于他,以雨魔云的恶劣环境,还有最后魔潮的强度,只死三个,已算他的本事。

    虽说撤退得很是狼狈,但后面那些在雨魔云外围争取资格的修士们,却不会知道,鬼神剑也就顺势再拿出高门大阀的气派,在那里训话,评点。

    余慈看得好生无趣,又想起之前那古怪的感觉,便往一侧始终缄口不言的胜慧行者处走去。

    和胜慧行者的交流,某种意义上确实是最简单的:

    “行者,有事相询。”

    “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你带回来那位,是个什么来路?”

    “那位女施主修为深湛,又通晓阵法,虽陷入群魔之,却可依仗阵势,支撑多日,我正好路过,顺手施救。”

    “来历呢?”

    “尚未询问。”

    胜慧行者说不知道,那就肯定不知道了,不过他心应该也有一些猜测才对。

    “如果行者不介意的话,此女就交由我询问如何?”

    “……可以。”

    二人毕竟有红皮葫芦那一回的交易和交情,胜慧行者很快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反正就算问出了什么,九烟那边也不可能独享。

    余慈谢过,却没有立刻过去,又仔细观察了一番。

    此时只看外貌,他倒是看不出那女修如何修为深湛,大概是过于虚弱的缘故,女修随他们上了屏北峰后,就一直坐在一处挡风的岩石后背,打坐调养,一时也没有人理睬她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过于直接的眼神,未免太有压力感,很快引起女修的注意,两人视线对上,他这才走上前去,微笑说话:

    “鄙人九烟,敢问道友名号?”

    女修对“九烟”这个名字不怎么敏感,但在谈及自家名号的时候,却是有一微小的迟疑,方道:“奴家姓华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陆素华的‘华’吗?”

    余慈的声音压得极低,但听在女修耳,便如惊雷一般,脱口道:“我不是陆素华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是,不过怎么也是‘身边人’吧。嗯,让我猜猜,你跟的是黄泉夫人?陆素华?还是以前那位……”

    女修越是听下去,脸色越是苍白,最后已是死灰颜色。

    她也想出手或是逃遁,但看到峰顶上诸多长生真人,终究是什么也没做,只是勉力维持着镇定,暗更是扣住早已准备好的“了断”之法,做好了最糟糕的准备。

    女修心念变化,余慈了若指掌,此时他一边暗导引其心念流向,一边安抚道:“放心,只是问一下,也没第三个人能听到,你看他们,有哪个注意了?”

    难道你还能帮着遮掩吗?

    女修凄然一笑,但终究还是抵不过求生的**,抱持着万一之心,低声道:“你究竟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,在她意志防线崩溃之前,余慈早就侵入其形神交界地,扑捉念头信息,有些事情,根本是“不言自明”,一些只在下意识里闪动的信息,连她自己都未必清楚,都被余慈捕捉到。

    但做这些事情的同时,余慈也是小心谨慎,不去触动“黑森林”央,那处明显而危险的禁制。

    正是这个禁制,让余慈确定了女修的身份,而王人野和之前路遇的无名女修的爆头下场,也给了他足够的警惕。

    余慈也不会完全依靠捕捉念头来收集消息,有些时候,言语的引导更具效率。

    通过一番了解,余慈得知,女修并不姓“华”,而是姓“陆”,名叫陆雅,乃是黄泉夫人嫁入东华宫后,纳入的最早一批近侍,理所当然,也是属于黄泉夫人的班底。

    只不过后,她被安排成为少宫主的贴身侍婢——这位少宫主,不是后来剑环双绝的陆素华,而是更早那位,后来败走北荒的陆青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在陆青远走之后,陆雅在宫地位是何等尴尬,不自觉就被边缘化了,但也因此,在东华剧变之时,侥幸逃得性命。

    但七大地仙激战,论剑轩进驻东华山之时,她也是身受重伤,没有逃出太远,数月来一直在东华山外围养伤,魔劫一起,就给陷在其。

    余慈又问了几个问题,主要是关于黄泉夫人的,但陆雅给排挤在外围已非一日,有些事情,确实不太清楚,被问得额出香汗,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知道她的极限所在,但余慈已经非常满意了,他从陆雅口得到了许多外界根本无从得知,甚至无从想象的秘辛,对把握黄泉夫人性情,判断其踪迹所在,极有用处。

    末了,他突兀问道:“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说着,已将之前在海商会坊市,因植入魔种爆头而亡的女修身形面目,印入陆雅识海。

    一见此人,陆雅就是心湖翻澜,调适片刻才道:“此人是陆知,是与我一批进入东华宫的近侍,陆知一直在‘心庐’……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陆雅闻听陆知死讯,也是怔了好大一会儿,余慈倒是意外从她翻腾的心念,见到许多很是古怪暧昧的场面,不由摇头。

    原来二人还有那种关系……东华宫里也够乱的!

    余慈也是无奈,原来那天还真的碰上了一条“大鱼”,却让他给错过了。

    根据陆雅的说法,她那一批近侍共有八人,以‘清闲贞静’、‘淑雅知节’八字为名,本都是黄泉夫人心腹,但后来运势各有不同。比如其居首的陆清,本是宫总管,权势只在陆沉、黄泉夫人等有限几人之下,却在当年陆沉和黄泉夫人决裂时身死,陆青隐姓瞒名时,说不定就是借鉴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至于心庐,则是黄泉夫人常年所居之地,陆知能在那里,怎么说也是一个心腹。

    可惜,可惜了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