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七章 魔域雏形 再遇熟脸(中)

    翟雀儿和鬼神剑争执的核心在于,天外劫魔逃走后所遗留下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“魔域”的雏形,更确切点儿说,是架设魔域所需的支点之一。

    余慈不知道他们二人拿那玩意儿有什么用,但目前这情况,和拌嘴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鬼神剑说天外劫魔是他打跑的,翟雀儿讲,要不是你鲁莽冲过来,也不至于让它跑掉;鬼神剑说魔门取此物,心怀不轨,翟雀儿则反唇相讥,说照这个思路下去,东华宫遗址也不用去了,反正到最后都是这么个帽子戴上来。

    余慈听得心烦,但也知道,二人这番争执,其实是在为东华宫遗址的搜索、分配做预热,不在此时达成初步协议,回头就等着对砍吧。

    只是这二位未免太入戏了,现在可是有大批天魔、天魔眷属围拢过来,真当这边就稳赢了?

    二人的争执越发不可开交,终于闹得道化真人走过来,为二人调解。

    也不知真是道华真人口才了得,还是几大门阀相处,自有一番规则,道华真人过去没多久,争执声就明显小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再是那些无谓的吵闹,余慈也就用了点儿心,在下一波魔潮到来之前,听了听那边的对话。

    有些意外的是,道华真人已经把话题引到了魔域本身:“魔域支点,除了此处以外,还有没有别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的。如果你们怀疑东华宫遗址是一个点,再算上这里,就可以计算出第三点,应该也在搜索范围内,就不知道是东阳正教发现,还是让那个胜慧得了手。”

    所说的双方,都尚未抵达,自然颇有“嫌疑”。

    说到这儿的时候,还比较正常,但接下来翟雀儿话风一转:“不过呢,这一切都要建立在你们自以为的判断上面,我也是按照你们的思路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她话里有话,道华真人和鬼神剑对视一眼,又问:“既然已经有一处魔域支点到手,可否辨认出,是什么样的魔域呢?”

    “到手了吗?我只看到某人没脸没皮地要圈占啊。”

    道华真人又与鬼神剑交换了几个眼色,后者冷哼一声,终于是放弃了争夺,但双方的讨价还价,只是刚刚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翟雀儿才不管那些,拿出大获全胜的姿态,直接一甩袖子,隐在袖的“无藏魔池”发动,已将残破屋舍,关键的魔域支点摄入,得意洋洋地退回来,那全不掩饰的情绪,恨得鬼神剑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余慈也服了她:“何必逗人家呢?回头在东华宫,就不怕人家给你穿小鞋?”

    翟雀儿眼睛笑得眯起来,却是伸手拍拍余慈的胳膊:“走不动路的话,有你背着啊。”

    她动作亲呢,还有一点儿小暧昧,可二人关系的实质,就像她的掌心和余慈胳膊之间,那一道无形的三方元气屏障,有着看似亲近,却几无可逾越的障碍。

    翟雀儿也不是真想把鬼神剑刺激到发疯,接着就低头查看刚到手的收获,分析其奥妙。这也没有花太长时间,近前的余慈就看到,女修的神情慢慢有了变化,非常微妙。

    看她这表情,余慈就代道华真人问一句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地为天,天做地,是谓‘颠倒图’。”翟雀儿悠悠出口,眼珠子却是转啊转的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作用?”

    “干涉真界法则体系,创造天魔、外道生存的区域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哦了声,觉得这倒像是“九宫魔域”的简化版本。

    正走过来的道华真人却是惊了一记:“只是影响环境?”

    翟雀儿笑吟吟地回应:“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。不过我可以强调一下,这处魔域,确实是只影响、干涉天地法则,形成适合天魔、外道长存的环境,完全不涉及任何‘地天之通’的内容,如果说你们担心天魔降世的渠道,最好不要在这上面白费力气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得太明白了,余慈立时恍然,论剑轩也好,八景宫也罢,目前在东华山,直接目标果然还是防止出现新的天魔降世的甬道,他们之前认为,这个‘甬道’,正在雨魔云下布置,但现在很明显,他们的猜测出现了偏差。

    不过也正是这个偏差,间接证明了,一个“甬道”就在附近。

    只不过,很有可能是一个“建设”和“已建成”的差别,也正是一个事态严重与否的差别。

    道华真人和鬼神剑都是面色严峻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‘颠倒图’,之前的判断恐怕要做一番修正。”

    翟雀儿往鬼神剑那边扫了一眼,刻意压低了声音,却足以让耳清目明的旁人听得清楚:

    “如果论剑轩给出的信息,不是哪个不靠谱的家伙发了梦,而是确有真切证据的话,如他们所愿,东华宫将是‘甬道’的一端……那么,东华宫就不能算是一个点,而是被包围在里面的‘央区域’。只有这样,‘颠倒图’的效果才能发挥到极致。让涌进来的天魔、外道获得最多的生存区域。”

    余慈点头:“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倒轻松了,可这样的话,咱们就没必要在外面扫荡,或者说,扫荡的方向完全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的时候,道华真人硬扯着鬼神剑过来,直接询问:“翟道友是怎么个想法?”

    “我就在想,某些人分明就是被域外天魔给耍了呀。”

    翟雀儿笑眯眯地往鬼神剑心口插刀子:“颠倒图是一众‘魔域’里,布置最为简便、灵活的一个,对支点位置几乎没有任何要求,数量也是可多可少,最少只要三个,就以启动,唯一的死要求,就是阵形——它需要一个‘圆’的结构。你们明白了?”

    道华真人眉头立刻就打了结:“翟道友的意思是,当前积累起来的‘雨魔云’,只是一方面,那些绕过东华山北麓,进入南国的魔潮,也有构建‘颠倒图’的任务?同样不能忽略掉?”

    “随你们怎么想喽,反正现在做什么都晚了,多一个点,少一个点,都没有什么差别。我要回去歇着了!”

    翟雀儿伸了个懒腰,便是男装,也显露出她美好的曲线,只可惜,现在人们都无心欣赏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总觉得忘了件事儿,还好想起来了:

    庆贺青衫把酒书友成就大盟,再祝他新婚快乐!

    第二更在10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