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七章 魔域雏形 再遇熟脸(上)17/325

    专门看了一眼月亮,还好没下山,今晚我勉强算圆满了。

    第四更完成!

    因为凌晨更了两章,所以请早起看书的朋友往前翻一翻,免得漏掉更新。

    求月票提神!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出剑的是余慈。

    剑光所至,奉华真人的辟地拳压,竟然挡之不住,拳剑交错而过时,亦是肌体撕裂,血光迸溅。

    奉华真人七情六欲均受魔意统驭,出手之时,真可谓是无悲无喜、无忧无惧,然而当胸斩过来的剑光,对肉身的伤害倒在其次,其锋芒所指,分明直取那作为核心枢的魔意。

    魔意动摇,奉华真人终难稳住,因前面过分管制而强劲反弹的心绪激流,搅乱了他的拳意气机,使其身形一窒,后面龙殇的炽烈紫日一轰而上,将其彻底吞没。

    余慈见状,顺势一带,将翟雀儿扯到一侧,正好避让过从紫日炸出来的奉华真人。

    轰声爆震,奉华真人重重砸在地面上,地表沉陷,深逾两丈,更有紫焰魔火烧起,熊熊喷发,将这个天魔眷属彻底烧没了人形。

    最终建功的是龙殇,可在一旁,叶池却是低呼一声:

    “好剑!”

    余慈冲她笑了一下,却是再度剑气飙扬,将一波趁着翟雀儿遭袭而扑上来的天魔绞杀殆尽。

    翟雀儿拍拍胸口,一副死里逃生的庆幸模样,但九鬼心铃却是又及时响起,将陡然掀起来的天魔潮涌再度压下。

    余慈还剑入鞘。

    今日赴会之前,他已经想到,十有**会到魔潮里动手,为此还颇做了一番思虑。

    九烟这个身份,除了“调香师”这个标签,比较有特点的,应该就是修炼的“化形十煞功”,辅以四象真意,威力在还丹、步虚层面,都还是不俗的,可在魔潮之,就不怎么管用了。

    若要强行提升威力,也不是不可以,但上清符法的底子,说不定就要露馅,若引起旁人不必要的联想,对今后扶持思定院的计划,将是个很大的障碍。

    目前九烟经常运使的,主要是心内虚空显化的虚空神通,毕竟是无上神通一级,消耗极大,不能作为常规手段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还是用剑比较好,天下剑修出一门,论剑轩当年横行天下时,广泛影响了各宗各派的剑修理论,其求精求纯的剑意标准,虽说是有些“过时”,却更具有普遍性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点是,当初与论剑轩交战时,一向不以剑知名的鬼厌,曾经展现出了精妙的剑术,此时“九烟”亦如此,再有所谓的“主上”在后,可以形成更严重的误导。

    故而,余慈选择了剑。

    他持的这口剑,也是在此次交易会上得来,名曰“湛空”,是名师大匠打造,其不仅锋锐一流,也非常适合运化剑意,展现微妙玄通的变化,可说是专为成就“雾化”剑意的剑修所准备的剑器,如今看来,效果不错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狗急跳墙啊……”

    翟雀儿晃着手腕,感慨一句后,继续发号施令:“继续向前,前面肯定有一头天外劫魔,不过这个时候,肯定是分身乏术……想要架设魔域,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!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众修士的行进却要更谨慎,毕竟谁也不好说,一头天外劫魔反噬的时候,会是怎样的凌厉凶狠。

    余慈再往前走了两步,忽然停下,和他差不多反应,翟雀儿也止步不前,然后叹了口气:

    “早不来,晚不来……姓项的根本就是专门生出来烦人的是吧!”

    伴着她的话音,天外嘶然剑啸,森然剑光撕裂雨幕,数里可见。算是这段时间,最能招引眼球的异象。

    剑光初时还在千尺开外,再一闪,竟然已经越过了众人头顶,凌空一剑斩下。

    剑锋所及,是一栋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平房,其砖瓦结构也挡不住剑光,轰然开裂。未等屋子完全倒下,一声超出了人耳接收极限的音波扫出,横扫方圆十里,且还在急剧扩散之。

    被音波一冲,鬼神剑的身形也是窒住刹那,但随即又一剑迫发,剑光依旧是乍出即至,鬼神莫测,而虚空雨幕反常波荡,显然一剑的。

    可这时候,坊市四面八方,魔音啾啾,汇成了刺耳的呼啸之音,也形成了更强的干扰,又是一阵急雨飞落,鬼神剑再发一剑,却只是斩破雨幕,随即又连成一片,再看周边,已经没了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鬼神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,只看这些,就知道结果如何。

    “跑掉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只是跑掉了,跑掉前还给人添了老大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翟雀儿回眸四顾,摇了摇头:“要准备突围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音未落,似乎是感应到了这边的局势变化,一直与强敌僵持的道华真人,也突然变化节奏,太清玄音止,而周边水汽滚沸,弥漫四方,几个眨眼的功夫,就将“天魔场”充斥,几不留半点儿空隙。

    由于“天魔场”的封闭性,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,只见到五息之后,道华真人破水雾而出,随即大袖飘摆,竟是将那滚沸水汽收纳,待遮蔽视线的雾气散尽,战场上赫然是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不管是天外劫魔,还是其染化的两具真人级数的眷属,都消失不见。至于道华真人,只是脸色微有苍白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心头凛然,至此方知,这位出身于八景宫的和气道士,手段厉害得超出了估计,之前与天魔激战,定然是留了力的,如今乍发动,三个与他同级的天魔及天魔眷属,说收就给收了,只不知是傍身的法器厉害,还是炼就了什么了不得的神通。

    翟雀儿正好也将视线投来,两人对视一眼,都看出对道华真人的忌惮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,翟雀儿又是一声叫嚷:“姓项的,你别动!”

    叫声,她连蹦带跳地冲过去,龙殇紧随其后,却是绷紧了架势,准确随时应对鬼神剑的发难。

    余慈很好奇他们在争什么,而此时,西边天空紫光隐透,又有雷鸣之音相随,看势头,这是雷同豪一行人到了。

    至于东阳正教修士,至今还不见消息。

    四面天魔合围,还有天魔眷属时隐时现,可这时候,翟雀儿和鬼神剑却是争执起来,声音还越来越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