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六章 寻踪觅迹 天魔之场(下)16/325

    余慈心领神会,与天魔交战,第一条就要保证心如止水,不起微澜,如若不然,任何一点儿情绪的波动,都可能会被天魔利用,凿开心防,直至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这一点,其实每个人都知道,翟雀儿神秘兮兮地单独对他讲,实是发现了有人情绪不太对头。

    余慈其实也有所觉。

    便在两人交流之际,外围雨幕哗啦一声撕裂,人影如奔牛一般,踏着水花冲过来,乃是一个天魔眷属。不过才到半途,就被粗壮的虬枝抽得筋骨俱碎,瘫在地上抽搐。

    出手的是端木森丘。

    这位穹庐社的头面人物,刚刚丢了面子,此刻分外用力,被他虬枝抽碎的天魔眷属,躯体便整个地萎缩下去,随即竟是抽枝发芽,节节拔高,转眼就生出七根细长的藤蔓,往来挥动,便如灵蛇一般。

    正挥动间,忽有一根侧出,将之前道华真人击杀的一具天魔眷属遗尸扯过来,藤蔓前端已插进其肢体内,下一刻,同样“抽枝发芽”的情形,就出现在那具死尸上。

    这次只抽出两根藤蔓,但连带着前面七根,都粗了两圈,挥动起来,呜呜有声。

    “尸血藤?这一招不错!”

    翟雀儿赞了一声,端木森丘自觉找回了面子,抚上虬髯,自得一笑,也愈发地卖力气,不一刻便将附近的遗尸尽都摄来,在众人防御阵势七八丈远,再围了一圈,在其身上生出的数十根藤蔓,交织成一圈略显疏透的拦,间又冲过来七八个天魔眷属,却没有对藤蔓拦形成任何伤害,就被圈众人击杀,同样是充当了尸血藤的肥料。

    端木森丘侧后方,余慈不动声色收了神通,在翟雀儿的配合下,短短的时间内,他已经用直指形神源头的手段,安抚了这一位有些走偏踏错的念头流向,将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。

    这期间,重天妄境不止一次试图在众人近前演化出虚妄魔景,只是之前就被斩了四个入妄修士,妄境的叠加也就少了四重,威力大减,再加上翟雀儿腕上九鬼心铃不停,对那些念魔、煞魔,才真正算是噩梦一般,以低等天魔形成潮涌攻势的手段,还没有真正开始,就被迫结束了。

    眷属冲击不成,天魔潮涌无功,暗地里的魔染也毫无用处,纵然大雨倾盆,影响了视线和感应,余慈依旧等人守得是固若金汤,天魔一方一时间也拿不出更有效的办法。翟雀儿由此可以解放出来,继续她的推演。

    “这里十有**就是了。除了天魔场的那一头,明明还有天外劫魔压阵,却用这种不痛不痒的手段,除了拖延时间,再没有别的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翟雀儿眯起眼睛,尽力透过雨幕,观察前方的环境,末了沉声下令:“往左前四十步!”

    没有人询问缘由,端木森丘当先一拍手,那尸血藤围成的圈子便似有了灵性,拖着已近枯干的死尸,在水面上滑行,圈修士也随之移动,很快就停下,计算距离,不多不少,就是四十步。

    这是个比较微妙的距离,他们和困住道华真人的天魔场相距更近,外围的藤蔓拦,甚至都要触及到天魔场的边缘,偏偏就差那么一丝。

    翟雀儿却没有理会那边,在这儿稍微停顿了三息时间,再次发令:“正前方,二十步,注意防御!”

    几乎是她话音刚落,脚下地面突地震颤,土石崩开,一道人影竟是借助土遁,侵入内圈,杀将出来。

    拳锋所指,正是被人护在最里面的翟雀儿。

    天魔眷属,而且是长生真人级别的天魔眷属!

    这样级数的强者,若遭染化,表面上几乎是看不太出来的,且神智保持常态,魔染之前修炼的法门,都会保留,此人被魔染之前,必定是极为精通遁法,若不如此,也不可能避过一众长生真人的感应,直趋内圈,刺杀翟雀儿。

    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自然是龙殇,作为护卫,他心思至少有八成都放在翟雀儿那里,更有特殊魔门心法勾连,确保一旦翟雀儿遇险,他能应机而发,做出动作。

    “天无二日”神通不是那种擅于护持的法门,但龙殇发动之时,可焚烧百里的紫炎魔火,收束在方圆数尺的虚空,那集束收拢的高温,实有阻断一切之能。

    高温升腾,周边雨幕蒸发成烟,龙殇一击之下,就强行切断了天魔眷属对翟雀儿气机的锁定,顺势反攻过去,那刺客退避不及,几乎就是深紫的太阳“投怀”而入,身上衣物只来得及闪动几次光芒,便给烧得化了。

    刺客一声低嚎,身形虚化,似是被紫日光芒穿透,可龙殇却是心头一惊:

    “五行遁转,辟地神拳……你大五行门的奉化真人!”

    刚勘破此人底细,龙殇就知不妙,但已经迟了,那已成天魔眷属的奉化真人,竟然是不退反进,抵住“天无二日”神通里的强横魔意,尽展其登峰造极的五行遁术,强行从炽烈紫日的正央穿透,虽是须发俱燃,皮开肉绽,真形法体几乎给烤得半熟,却还是杀意凝实,重新锁定的翟雀儿的气机,一拳轰上。

    翟雀儿站在原地,没有动弹,奉华真人的拳意,虽有辟地截山之威,却还吓不住她,但高出整一个境界的磅礴拳压,却是她所无法承受的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她神色仍未有丝毫改变。

    因为在拳压碾过她身上之前,一方奇妙虚空,就在她身前铺开。

    辟地拳压与之对撞,却是无声无息,就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奉化真人遭遇魔染,七情六欲虽在,但在魔意催化之下,一切波动,都收束在那纯粹至极的杀意,故而百折不挠,愈挫愈强,纵然遭遇这等诡异之事,依然要再蓄拳力。

    可没人愿意再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龙殇低声吼啸,“天无二日”神通直接附在自家身上,整个人都融入紫日之,倒撞过来。而更在他之前,已经有凛冽剑光闪耀,剑意一往无前,而气韵生动,流转不息,便如疱丁解牛,循气机之变势,直劈入奉华真人宫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出了些问题,不过四更不变。月亮落山前,都算晚上吧……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