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五章 雨魔云下 初步共识(下)14/325

    接下来,鬼神剑就简单布置了一下,其实也是很寻常的搜索、会合、再搜索的模式,就像一面不断洒出去、收回来的渔,也就是“一边捕杀,一边研究”,由于各方都具有极强的实力,自主性要比后面的那一批高得多,这种松散的方式也更为适合。

    鬼剑神没有做进一步的分派,所以,当众修士洒出去的时候,自然就拉帮结派。

    东阳正教十多号人浩浩荡荡.声势最大。

    其次就是余慈这边六位。

    雷同豪不知是怎么想的,没有选择有八景宫道华真人的那一路,反而是和两位散修真人合为一处。

    至于鬼神剑、道华真人和胜慧行者,更是艺高人胆大,三人直接分开,各走一边。

    如此兵为六路,形成一个扇面,向前推进,以真人修士的感应极限计算,可以覆盖方圆数千里的范围,但在雨魔云,神魂感应严重受制,这个范围一下子就给缩减了数十倍。

    为此,“渔收缩”的第一个点,就定在了六百里开外。这本来是一个片刻可至的距离,可六路人马最迟的一支,花了足有一个时辰的时间,而那正是东阳正教的队伍,据说是受天魔所惑,不慎迷了路,詹基也不免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在第一个会合点,众人交流了一下讯息,重新做了一番调整,继续开拔。

    第二段距离要比第一段长许多,会合点是东华山外围一处旧有的坊市,原属三希堂所有,东华山地仙大战时,那里也受到影响,商户跑了个精光,后来想恢复来着,却又遭了魔劫,据说是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在那里会合,正是因为其原是一处人烟稠密的聚居区,更适合天魔盘踞,当然,天魔眷属应该也很多。

    在第一会合点之前的六百里距离,余慈一行是压着度前行,不快不慢,偶尔还散开,追杀几头平时都懒得理会的念魔、煞魔,又或擒捉几只回来,送入翟雀儿的九鬼心铃之。

    做出这个决定的正是翟雀儿,出身于魔门东支,又精擅自在天魔摄魂经,论对天魔习性的了解,这一组,无人能出她之右。余慈也不和她争一时的权柄,自觉听她吩咐。

    翟雀儿一路上出奇地沉默寡言,也没有对其要求做出什么解释,在第一个会合点上,更是从头到尾都装哑巴,大异于她平时性情,如此反常,更让余慈他们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距离旧坊市的第二会合点大约两三百里的路程时,已经沉默了快一个时辰的翟雀儿,突然就长长吐出一口气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余慈看她两眼,问道:“有没有什么新发现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啊。”

    翟雀儿笑嘻嘻的,尽复以往风范。可是余慈能够看到,这位分明有些气虚神弱,不知是在哪儿用功,耗费了一番心血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破,只是问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“姓项的也不是一无是处。”

    余慈怔了下才明白过来,翟雀儿指的是鬼神剑,当下没好气地道:“就算他一无是处,论剑轩的议事长老也不可能全都是白痴,安排这么一个家伙镇守东华山。”

    “是呢!有的家伙,只适合当看门犬,见人叫两声,做得也挺称职;可要从看门犬里再挑出只能充当猎狗的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这也算是赞许吧。

    翟雀儿就那么理所当然地道:“猎狗的鼻子总是很灵敏,直觉也不错,若不如此,就没法解释,他为什么可以准确寻找到猎物游走的路线——正像他所说,天魔的动向很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和东华宫有关?”

    “目前来看,相当有可能。不过,要想真正确认的话,还要做一些事出来……我们去这儿!”

    翟雀儿所指的位置,比旧坊市所在,偏西大约百余里,会让众人多费不少时间和力气,但余慈只是略一考虑,便道: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相对于他的“信任”,翟雀儿也不再像之前那样讳莫如深,而是笑吟吟地做出了进一步的解释:“从前面捕猎到的天魔看,念魔和煞魔的分布,看似凌乱,其实颇具规律性。尤其是汇集了各方信息之后,我更可以确信这一点……喂,听不听得懂魔域铺设的根基法度之类?”

    虽然也曾有过“九宫魔域”那样的经历,也曾深入了解过相关手法,但余慈还是颇有自知之明地摇摇头,不准备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费这番口舌了,你们只需要知道,从天魔分布的规律看,这片雨魔云之下,很可能是一个‘魔域’架设的雏形,这里面还有几种不同的可能,一时半会儿看不清楚,所以只好亲自去趟趟水,试试深浅。”

    翟雀儿指向浑浊雨幕之后,从西向东,划了一道斜线:“这条线上,共有五个点,每一个点,都是一种魔域结构必须经过的关键位置,咱们从最西边开始,旧坊市那边是第二处。到那时,也许还可以问问其他人,看他们是不是已经帮着分担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余慈简单回应:“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句话,众人修正了方位,往翟雀儿所指的第一处位置奔去,但不太“走运”,半个时辰后,在这一个点上,他们确认,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对此,翟雀儿面不改色,直接划去了这一个可能,宣布:“还有四个。”

    众人马不停蹄,立刻调头,往旧坊市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出奇地顺遂,百多里的路程,只花了小半刻钟,旧坊市的建筑便遥遥在望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雨势好像变小了。”

    端木森丘有些奇怪,他扭头四顾,确定自己的感觉没错,视野变得更加开阔,受制于雨魔云的神意感应,分明是清晰了许多。

    翟雀儿伸出两根手指:“两种可能,一种是正架设的魔域受到了极大冲击,后力不继;另一种……‘屋舍’太多,做了分流。”

    “屋舍?”

    这里的屋舍,怎么听都不是寻常的意思。

    正说着,雨幕后,走来了一个人影,踉踉跄跄,摇摇摆摆,却是逐步靠近,渐转清晰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大伙久等了,临时出去了一趟,拖到现在。现在只能用假期抢救人品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