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四章 临时小聚 魔潮前锋(中)12/325

    也许,许泊说话的时候,并没有想太多,但这个解决方法,是最契合胜慧性情,也最为高效的那一种。胜慧也表现出一贯的果决明快:“一并研究亦可。”许、火二人对视一眼,再看向鬼厌,见那边笑吟吟地没有任何不悦的表示,便一齐点了点头。另一侧,雷同豪微微一笑:“如果这样,自然最好。你们分这葫芦,这人,就交给我吧。”说着,他大步上前,要把昏厥的黑天教众提走,鬼厌心里千肯万肯,此时却还要再使个绊子:“且慢,这可不太好!”雷同豪扭脸看他,眉峰皱起,有些不悦。鬼厌才不会惧他,指着那躺尸的黑天教众,笑道:“虽说我来得晚,可也知道这人来得古怪……许师傅,此人是做什么来了?”许泊也是莫名其妙:“此人一上来便抢夺葫芦,还要将我二人灭口,若不是我们身上都有护体法器,胜慧行者和雷真人来得也快,怕是真不妙了。”此一事态,雷同豪和胜慧行都清楚,鬼厌也明白,但真当着面说出来,就拥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。如果雷同豪自己去处理,可能会做得很妥当,但也有可能会因为种种原因,将此事淡化。可把此事摆在明处,若不能挖出真相,或者说,没有一个能够让三方都能接受的解释,这件事儿就绝不能算完。这是给雷同豪或是胜慧行者一个动力,让他们就此事深挖下去。虽说目前他们对此也非常关注,但清除掉一切意外,结结实实地给大黑天佛母菩萨造一些麻烦,或者说,让变动着的修行界,更多一点儿变数,给自己更多一点儿活动的空间,才是他之所愿。以后会发生什么,鬼厌及他身后的余慈暂时不感兴趣了,但不管是八景宫还是空有庵,应该都具备深挖的能力和手段。所以,鬼厌已经是心满意足。“那就仔细看看吧……”说着非常真诚,可又极是虚伪的话,鬼厌已经开始考虑,如何尽可能快地退场。而这个时候,胜慧行者却是移转了话题:“鬼厌先生,可否替项师兄,给九烟大师传一句话?”“哦?那个讨人厌的鬼神剑改主意了?”胜慧行者依旧是老老实实地回应:“项师兄说是在进入东华宫遗址前,最好是看一下魔劫大潮的势头,以做进一步的测定。”“测定什么?”“东华山对魔劫的吸引强度,还有……内外贯通的甬道之类。”“有这种事?”“项师兄,还有道华师兄,都提出了相近的猜测,东华山,特别是东华宫遗址,有什么东西对魔劫大潮形成了吸引力,所以近日来,魔劫大潮在南下之余,分出一股盘结在东华山附近,这是仅有的现象。另外,论剑轩已经在周边山区布下了防御剑阵,但近两日还是有魔头游荡,所以……”“所以真的要好好谋划一番。”虽然只是“猜测”,但几乎就可以认定是某种“结论”、甚至是“事实”了。鬼厌这才知道,东华山局势的复杂和微妙已超乎他原本的预计。“再确认一下,那个鬼神剑邀请了……九烟大人?”“是的,还有雷真人、翟魔女,以及目前在东华山的相关重要人物。”“……相关?”直到第六日的上午,余慈与翟雀儿一起登上约定的东华山脉屏北峰顶,才明白“相关”人等,是怎么样的含义。峰顶上,超过三十名修士已然抵达,后续还有人不断上来,将本就不怎么宽敞的峰顶,挤得满满当当。所谓的“满”,当然是相对而言,主要原因在于,大约亩许大小的峰顶,硬是装下了至少十位长生真人,剩下的几乎全部都是步虚强者,且属于不同、乃至于完全对立的阵营,他们之间甚至不需要生出敌意,只是各自相克的法门,就导致气机相斥,彼此都忍得很是辛苦。尤其是站在一旁,瞑目端立的胜慧行者,其所放开的佛门气息,就常人而言,或许是安静详和,可对魔门修士来说,要么就是灼烈烧心的火焰;要么就是喷香可口佳肴。由于佛魔之间的特殊关系,若能将其染化,其魔种效力要胜过两个同级的真人修士。一时间,几个东阳正教的修士看他的眼神,都在放光,同时,还有深深的忌惮。不错,就是东阳正教。鬼神剑“广邀同道”的步子,迈得当真极大,他不仅邀请了翟雀儿、鬼厌这一方,便连一直在附近逗留的东阳正教修士都给请了来。此时领头的,乃是鬼厌在东海上的故人,詹基。此人一贯是作为郑曼成的左膀右臂出现,虽说比之天纵英才的郑曼成,还有一段距离,但着实是有独当一面之能,至少在东阳正教的地位,足以与鬼神剑在论剑轩的地位对等。据说,留守的东阳正教修士接到邀请后,专门将这一位从外域请下来,昨晚才到。也亏得东华山附近的碧落天域厚度有限,詹基本人也没有离开真界太远,不然还未必赶得及。而几乎就是挨着东阳正教的魔修群体,一位清瘦娴静的女修负剑而立,自顾自观看峰外云气。那是叶池!这一位将小九等人送出东华山脉之后,又是回返,却没有来寻九烟,不知是存的什么心思,如今也被论剑轩邀请,就此赴会。在知晓根底的余慈眼,叶池和东阳正教两边,可是还“填”着一个申德福的。若是泄露,指不定当场就要打杀起来。他看着很是古怪,便走上前去。哪知刚走到半路,斜刺里插进一个人影:“九烟老弟,多日不见,一向可好?”余慈微怔,定睛去看,既而也露出笑脸:“端木真人,你也在东华山?”“群英荟萃,不来凑凑热闹,如何对得起自个儿?”数月不见的端木森丘摸着虬髯胡须,哈哈笑着,又很快将声音压下去:“据说此次聚会,事关十日之后,进入东华宫遗址的名额,一会儿老弟可要照顾一二。”“是吗?”说话的当口,那边叶池也生出感应,扭过头,与余慈视线一对,略微沉吟,便从容踱步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