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四章 临时小聚 魔潮前锋(上)

    安抚了沈婉,鬼厌从交易会场出来,几步的功夫,便身化虚无,跃入半空。

    由于沈婉那边的情况,导致他必须临时抽身,如今另一边的好戏已经开场了。

    还好整个坊市也没多大,几乎就是一跃而至。

    他到的虽快,那边结束得更快,许泊所在的铺子里,如今已是一片狼藉,许泊的居室更是彻底崩解,只余四壁残墙,尘埃未尽,可已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鬼厌搭眼一扫,便将其间局势尽入眼。

    火炼坐倒在地,许泊挡在他身前,两人都有些狼狈,后者还受了伤,万幸性命无忧,但屋子外面,却有一人如死狗般躺在地上,余慈刚交出去的红皮葫芦就在此人身侧,斜倒在一边。

    鬼厌早确定那人的身份,正是在交易会上,盯着红皮葫芦原主人不放的那位黑天教众。

    更远一点儿,还有两位,也是今日之事的正主儿,正遥空对峙,敌意倒也不彰。鬼厌的到来已经极致隐密,却还是被这两人发现,他也不奇怪,大大方方现身出来:

    “雷真人,胜慧行者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对峙两人的视线一起落在他身上,雷同豪眉心有紫芒流转,脸色不怎么好看:“我还想问你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一语既出,他又想起了什么,冷哼一声,将视线又移回到院子里躺尸的那人身上。

    虽未亲见,鬼厌也完全可以推断出之前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很显然,许泊和火炼抱着红皮葫芦回到店铺,准备深入研究,却不知已经被人盯上。黑天教众突然下手抢夺,一击得手,但很不幸,这位一定没有踩好点儿,被随后赶来的两位真人打得半死。

    想也知道,雷同豪定然是在火炼身上安有示警的法器机关,至于胜慧行者……

    果不其然,如果黑天教众都能生出感应,这位正宗的佛门弟子没有理由忽略掉。

    之前他所说的“佛缘”,十有**,就是应在这红皮葫芦之。

    余慈将葫芦拿出来,其实也就是再做一番确证。

    鬼厌的到来其实是打破了对峙的均势,就在雷同豪讲话的时候,胜慧行者径直走上前去,将红皮葫芦拾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也奇怪,这一番动作,至少花了两息时间,雷同豪也的确将视线锁在胜慧身上,却一直没有动作,也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仿佛胜慧行者所为,就是天经地义一般。

    下一刻,雷同豪喃喃道了声:“无作戒体……”

    鬼厌没理解那是什么意思,接下来,雷同豪便扬声道:“兀那行者,你拿那葫芦作甚?”

    胜慧行者用他最标准的态度回应:“我察有佛缘在其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已经将葫芦塞子打开,径自将里面的毒砂一股脑儿地倾倒出来。落在地上,沙沙有声。

    他都这么做了,言行之间,依旧是让人提不起阻止的心思。

    这下,鬼厌更清晰地感觉到里面的古怪。再结合雷同豪之前的说法,隐然有所得。

    似乎胜慧行者在一言一行,自发地铺开了一圈影响他人心灵的无形界域,其法力直指形神源头,使人诸念不生,难起嗔意。最难得的是,如此界域,竟然没有任何刻意张开的痕迹,只是随着他的言行举止,举手投足,一层层绽开,如清风绕体,自然而然,以至于连气机的牵引都无声化消掉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无作戒体?

    疑惑,胜慧行也不管地上尘土,盘膝坐定,随手将葫芦摆在一边,伸手归拢毒砂,同时唇齿间念念有辞,分明是颂起了经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地上的毒砂粒粒放光,如有霞彩,

    鬼厌定睛去看,只见那霞彩看似绚目,其实层次分明,多则数十层,少则**层,每一层都有细若微尘的奇曲梵,百十个连贯在一起,又成为精细之图景,若佛陀、菩萨、罗汉、僧人,分合无定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“这是西方佛国的祭炼之术?”

    许泊和火炼都有伤在身,但一见此景,眼睛就又都拔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鬼厌则更想知道这一番作为之后的道理,于是直接开口询问:“胜慧行者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分析其法咒加持之理。”胜慧行者一边铺排毒砂,一边回应,“葫芦里的砂粒,乃是我佛门‘离合神光’的加持法门,若仅是如此,当不至于令我生出‘佛缘’之感应,故而要再解析一番。”

    鬼厌不言语了,扭头看了眼雷同豪,见这位也颇有些兴致,没有不耐烦的表示,暗道一声“有其师方有其徒”,但也并不怎么担心。

    有心炼法火的作用,缘觉法界碎片的痕迹完全不留半点儿,最重要的是,连这些加持的法咒都完好无损,就算胜慧行者真是菩萨转世,只要没有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的大神通,也别想从里面挖出线索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花了小半个时辰,胜慧行者摇摇头,重新将毒砂聚拢,收入葫芦里面,转而面向鬼厌:

    “此事一时难解,我想拿这葫芦回去,细细研究几日,不知可否?”

    许泊、火炼都是迷糊,不知道胜慧行者要拿走葫芦,为什么要向那个看起阴气森森的披发道士报备,但这时候,也没有人给他们解释。

    倒是鬼厌,按照早定好的原则,笑吟吟地道:“这葫芦早让九烟大人借给了许师傅和火炼老弟,胜慧行者莫要搞错了程序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对。”

    胜慧行者即刻明悟,转而向两个还在迷糊的痴人行了一礼,口喧佛号:“二位居士,胜慧先前失礼,请莫见怪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许、火二人总算明白过来,也知道胜慧要说什么,火炼当即便道:“这葫芦不能借,半月这后,我们还要给那位……九烟先生回复的。”

    他在“九烟”的名号前打了个突,总算是想起那位的身份,也知道之前九烟二人是用了假身份,但这不会影响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许泊亦如是,不过在世间修行多年,他还是要比火炼更圆滑一些:“多谢行者之前施以援手,可葫芦非我二人之物,九烟先生只是将此物暂借过来,未完成约定之前,着实不好再次外借。不过,我观行者解析佛门大咒之法,非我二人所能及,若是能助我们一臂之力……”

    鬼厌立刻对他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没掌握好节奏,第三更要到凌晨了,但肯定会有,大伙儿可以到明早起再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