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三章 真文灵符 神君入梦(六)

    沈婉霍然睁目,什么天宫仙阙、香殿翠房、曲栏云桥,都如一个泡沫般,无声碎裂,终至虚无。她依旧是倚坐在室内的高椅上,竟是发了南柯一梦,此时汗透重衣,发绺也给打湿,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更难过的是私密之处,正在最后一波余韵的尾声,清晰感受到花浆汩汩而下,她脑际倏乎间一片空白,更受本能支配,纤手紧扣着椅子扶手,整个人都颤栗起来。

    便在这要命的时候,外间石门轰隆打开,有人不告而入。

    沈婉整个人一激,僵着颈子,勉力回眸,却见是道袍披发的鬼厌,不知为何心一安,然后才是女子本应有的羞愤,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对冲,几等于是又被重重一捣,她无声张口,津.液出奇地盈.满,几要溢了出来,身躯则在不可抵御的本能驱使下,强烈抽搐,迎来了更难自抑的欲流大潮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鬼厌冰冷寒彻的惨绿眸光照下。

    沈婉骤然惊悸,受此影响,心神倏地洗脱一切浑蒙,身躯却还陷在生灵本能的浊欲,挣扎难起。

    可已经有了清晰思维流动的沈婉,隐约察觉到,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状态,本人却不知该如何才能利用起来,但下一刻,她福至心灵,也不顾鬼厌如何,心神沉潜,向那位“主上”发出祷告。

    几乎没有任何延迟,某种奇妙的感应便从虚空来,那似是某种心法,但更为直观,又非常契合她如今的状态。

    刹那间,她依旧在欲潮抽搐的身子,便失去了一切实质感,倏化为阴阳二气,盘绕在虚空之,摩挲和合。

    她如今阴气极盛,便有阳气自虚空透出,与之匹配;阳气稍稍溢过,其阴气又涨,彼此消长、增益,从来没有过止歇,直至进入到一个圆满无瑕,又律动不息的妙境。

    沈婉舒服地呻吟起来,而这与先前浊欲横流的境况,已是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鬼厌突然咳嗽一声,将沈婉从妙化无穷的境界里扯出来一点儿。

    她勉力睁眼,有些迷茫地看向鬼厌。

    “陶供奉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婉倏地一激,心神终于又分离出来一些,可那阴阳和合的境界感悟仍未消褪,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,似乎那位“主上”就在这虚空之后,沉默凝注。

    更何况,身边还有一位鬼厌?

    此时再看鬼厌,感觉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,倒有许多亲近之意。

    她这么一出神,陶供奉敲门的声音都没听到,又或听到了,懒得回应。陶供奉对她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,冷哼一声,径直拉开石门,大门走入。

    “道华他们我安顿好了,沈掌柜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倏地打结,却是见了鬼厌,给唬了一跳,本能地做出防御架势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看到侧坐在椅上沈婉,同样是猛吃一惊。但见这女掌柜鬓乱钗横,散丝成绺,衣裙不整,汗迹隐隐,细究来,这贵宾室之,还有一股极是暧昧的异香,再看一旁鬼厌,如何不知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那边的沈婉,刚刚在噩梦里见到此人,骤然又打了个对脸,胸口也猛然一滞,不自觉就让过视线。

    两下一合,陶供奉差点儿就笑出声来,当下戒备之心骤消,代之而起的,是讥嘲、不屑、好笑等等情绪,可谓七情上脸,半点儿都不遮掩,但转瞬间,他突地醒悟一事,心神再惊:

    不好,这贱婢分明和鬼厌勾搭成奸,两边合作一处,与先前大有不同,若是他们翻脸不认人……

    陶供奉已经再提警戒,可来来回回的心神变化,已经极大地消去了他的反应度,未等完全明晰且做出反应,整个脑宫便似被烧红火的铁钳硬插进来。

    他惨叫一声,一时四方四域扭曲,央泥丸跳荡,带动全身气脉都离乱不堪,大骇之下,再看沈婉身边的鬼厌还在,却是摇荡缥缈,只不过是一具幻影而已,真正的鬼厌分明已经对他发动攻击!

    至此他如何不知失了先机?

    他也是老到的人物,压根儿就不想该怎么扳回局面,身上数件护体法器同时张开,闷着头就往外冲。

    先机既失,也就别想着再扳回来了,干脆发力逃走,再图谋其余不迟。

    然而,才冲到门口,幽暗虚空就在他眼前裂开。

    虚空开合的奥妙,就在刹那间展露无遗,而在更幽微玄妙的层次,更有奇特手段施为。

    自辟虚空的时机打开得很妙,陶供奉明明感应到虚空的微弱波荡,却还是避让不及;而直抵形神源头的手段做得更妙,危机临头,他却是半点儿提气反抗的念头都没有,眼睁睁冲了进去,连带着又一声惨叫都给吞没。

    沈婉把一切都看得清楚,又因她在虚空阴阳的状态下,不自觉就用这个视角观察,虚空开合之间,亦离不开阴阳二气衍化,其消长盘绕运转,莫不玄奥渊深,看得她似明非明,又隐然有所悟。

    鬼厌这才转过脸来,对她微微一笑。这个时候,沈婉终于记起此人的一贯作风和名头,本能地抬手掩住有些松散的衣襟,红云上脸。

    可她又不得不承认,这里面没有恐惧,反而很是安心,陶供奉怎么说都是一位老牌长生真人,可在鬼厌手下,一两个回合的功夫就给收了,有这样一位“同伴”,或曰“同修”,又怎会不安心?

    鬼厌则根本没往她那边看,表现得比正人君子还正人君子:“现在咱们说正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拿出一枚玉简,递给还有些手足无措的沈婉:“我那边有事儿,主上需要的东西,就由你来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沈婉本能地伸手接过,没等细看,便见到鬼厌转身离开,一时愕然。想叫住,又觉得眼下这模样,实在很是尴尬,一个迟疑的功夫,鬼厌却又转回来:“对了,这个家伙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虚空再次开裂,一个人影从里面滚出来,旋即起身,像个木偶一般直直立住,就在沈婉身边。

    陶供奉!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1点半到家……还好结束了。今晚会再拼两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