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三章 真文灵符 神君入梦(三)

    由于捧着葫芦,距离最近,剑气刺得火炼眼睛都眯起来,但他一点儿都不在意,睁大眼睛,盯着余慈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要知这葫芦可不是天成秘宝,是需要祭炼的法器,这上面前任主人的印记犹在,又没有经过任何祭炼,怎么能发挥其威力?

    余慈微微一笑,直接带偏了话题:“这么说,这本是一个剑气葫芦,后来被改动,用以驱役葫芦里的毒砂?那么,这其改动的手法,是否有迹可循?而且,照两位的意思,毒砂也是一种法器?”

    其实,这样的话题才是余慈需要的。毕竟他的重心是放在黑砂上,可不能任由二人在葫芦上发挥。

    “毒砂肯定是法器,祭炼的痕迹非常明显,也因为如此,才有打落法器之效,至于改动手法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许、火二人商量了半晌,终于得出结论:“改动手法倒是没什么出奇,应该是为了驱役毒砂,做出的改变,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,没有照顾到法器的整体结构。”

    余慈得出结论:“也就是说,改动剑气葫芦的那人,其实是先有了毒砂,为了发挥其效用,才又改动的剑气葫芦。其必然认定,毒砂的效用,在剑气葫芦之上。”

    许泊赞同道:“对,是这么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如此众人的思路便统一了,关键果然还在毒砂上面。

    火炼拿手指轻搓砂粒:“毒砂的原料,应该是拦海山特有的‘暗潮砂’,炼制手法则应该也是那一带比较传统的方式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还有细微的不同。”

    拦海山位于北地三湖的西北端,在洗玉盟的势力范围,是多种矿物的出产地,百炼门在那边也有产业。故而许泊在此事上更有发言权:“暗潮砂出产丰富,又因为出产海岸的差别,造成性质差异,再加上其极高的可塑性,形成多种炼制派别,甚至还有专门接受订制的……这个应该就属于订制的一类。”

    火炼表示赞同:“应该是为了随后的祭炼,因为这毒砂虽是做了掩饰,但其祭炼之术,非是东方修行界的路数,而是佛门大咒加持,唔,应该有毒龙咒、金刚咒、空相咒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连报出十多个佛门大咒,余慈挑了挑眉毛:有门儿!

    许泊叹道:“也无怪乎于前主人祭炼不出效果,葫芦的炼法是一层,改法是一层,祭炼之法又一层,再加上几乎格格不入的毒砂又是一层,几乎不相统合,只是祭炼葫芦,无论如何都不会有进展。”

    对此,余慈才不会关心,他只关心毒砂的问题:“原料来自于拦海山?”

    “嗯,是‘青滩’的上好砂质。”

    “擅长炼制这种毒砂的门派或者匠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比较多了。”

    许泊张口就说出七八个比较有代表性的目标,余慈暗记下,又问起火炼有关“毒龙咒”消息,但这次他很失望地得知,在西方佛国,毒龙咒、金刚咒等都是比较普遍的一种加持咒法,其普及性几乎不在东方修行界的天罡地煞祭炼法之下。

    而其的精妙之处,比如为何能在对敌时打落敌方法器,就要看里面如何搭配、加持,这些都是佛门秘传,佛国大小乘秘传、三十三宝刹,十万八千法门,各有不同,又各有联系,想从得到线索,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余慈只能放弃这个方向,但有拦海山“青滩”这么一条线索,暂时也足够了,更重要的是,有这些缘觉法界碎片在手,他就可以对其余流散在外的碎片生出感应,不会耽搁寻觅的进度。

    此时,他见许、火二人依然在一边讨论得热火朝天,而且话题分明就涉及到改变祭炼方法,寻找将葫芦和毒砂统合在一起的祭炼之术,便道:

    “不如这样,这件法器就先由二位保管、研究,作为交换,等交易会结束,我要一份关于此宝的详细的章,不留死角,全方位的那种。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个决定对许泊和火炼来说,完全是意外之喜,自然是答应不迭。

    看两位痴人欢天喜地离开,余慈微微一笑,随即通过心神联系,对鬼厌吩咐几句,刚把一切安排妥当,之前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翟雀儿走过来,催促道:

    “快点儿吧,赶紧把今天的功课做完,一会儿我还有事儿出去呢。”

    刚才翟雀儿已经向他提起过,余慈虽然好奇,却也没有阻拦。毕竟今天发生的事情超出了他们的预计,想来翟雀儿也要好好筹谋一番,还要向魔门东支报备。

    当下再不耽搁,随心阁那里早就安排好了闭关用的静室,余慈和翟雀儿在里面结束了今天的功课,后者匆匆离开,余慈本来是想着,去拜访一下顾执二人,询问北地局势,也探一探步云社的底,可也在此时,奇妙的感应,从虚空深处透过来。

    那是沈婉。

    第一场拍卖会结束之后,沈婉一直没有离开贵宾室,就坐在鬼厌之前的座位上,看着拍场内人来人往。一直到第二场拍卖会结束,鬼厌都没有过来,而拍卖会就那么平平淡淡地过去了,不是太热烈,也没有冷场。

    沈婉没有做分析,也没有下指令,就这么看着,脑子里昏昏沉沉,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手下管事找她请示,她才勉强回神,简单应付了过去,又觉得这样下去着实不好,强打起精神,撑着扶手想站起来,心里微动,伸出右手,上面鬼厌手指冰冷的触感,似乎还有残留。

    随着她心念流动,那繁复的轨迹自然重现——不是在掌心,而是在心底,清晰得令人恐惧!

    沈婉不自觉地将心神聚焦在上面。

    鬼厌口的“真灵符”,看起来确实有“符”的模样,笔画曲折,似字而非字,十非古怪。还好沈婉自幼修炼玄门正宗心法,又见多识广,也懂得一些玄门符箓,仔细分辨,连蒙带猜,总算有了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也在答案浮出心湖的瞬间,那真灵符的种种模糊难解之处,突然一洗而空,符的真意清晰显现:

    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