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二章 紫极黄图 生死寄托(下)

    鬼神剑二人当门拦人,高调无比,但若有人想窥探、监听,便感觉到耳目刺痛,却是被无形剑气所伤,出了几个倒霉蛋之后,大部分人便知道这里沾染不得,纷纷绕道,只有一些好热闹又自忖有些实力的,零零落落停在四周。

    “好狗不挡路!”

    说话的不是与鬼神剑刚结了仇的余慈,而是翟雀儿。这位一贯诡奇灵秀的女子,莫名地就炸开了一身刺芒,就像是毒蛇遇到了天敌,盘阵吐信,亮出毒牙。

    余慈立刻就知道,面前是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空有庵,胜慧行者。

    似乎佛宗魔门存世的第一天起,二者对彼此而言,都是第一位的天敌,就算五劫之前有剑修西征,也没有把这个关系改变。

    其实,从眼前的现实就可以看到了,鬼神剑和胜慧行者同来,并肩而立,虽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却绝比不上翟雀儿那锋芒毕露,毒信吞吐的直白。

    至于胜慧行者,依旧是祥和慈悲面目,可一个佛门弟子,面对天魔一脉的慈悲,不就是点化超度吗?

    不提二人之间暗流涌动,鬼神剑倒是直接盯上了这边,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,最后咧嘴一笑:“你们这一手很聪明,是从交易会寻找东华宫里的隐秘吧,不过来来回回,恁地纠结,何不来直接寻我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拿着这个。”

    鬼神剑劈头盖脸扔过来一样东西,也不知是不是加持了飞剑技法,相隔数尺,寻常人可能当场便被打爆了脑袋,而此物一接近余慈身外尺余,便是骤然减,最终轻飘飘地落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见状,鬼神剑有些惊奇地挑了挑眉毛,转眼又笑道:“真不错,怪不得那鬼厌也要对你俯首帖耳,看来不知是你们那‘主上’的缘故……喏,拿着这枚剑令,你们大可直接去东华宫废墟,真挖着什么宝贝,大可拿去,只不过临去前,要从我们这里过一遍手,登个记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知道得很多嘛!

    未等余、翟二人理清思绪,鬼神剑已是讥笑道:“看,多么简单,哪还用得到你们这样自找麻烦,尤其是你,翟雀儿,两边的临时盟约还没过呢,用得着这样,跟偷人似的?”

    余慈和翟雀儿对视一眼,也不说话,只一起拿看傻子的眼神看过去。

    鬼神剑被他们看得脸皮抽搐,很想直接拔剑砍人,偏偏这个时候,一旁胜慧行者低喧一声佛号,柔声开口,唤了鬼神剑的姓氏:“项师兄,我看九烟大师他们,倒也不纯是为了进入东华宫遗址,应该是另有所图……”

    一语既出,余慈先是愕然,随后就是佩服:这没剃度的小行者,是生怕自己不得罪人吧?

    必须要讲,只这一句话,的确真实无虚。就像他说的,余慈这边不只是要进入东华宫就算完,鬼神剑的嘲讽,其实根本没打到点子上。

    一句话不打紧,只看鬼神剑那张黑掉的脸,就知在不恰当的时间说实实话,会是怎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而对余慈这边,他那句话岂不就是明摆着让论剑轩盯紧了,不要出了疏漏?

    只一句话,得罪了两边的人,他却还是祥和安然,云淡风轻的模样,让人很是佩服。

    怎么看也不是个蠢货啊?

    余慈倒是对这位来了点儿兴趣,主动和他搭起了话:“这位,莫不就是胜慧行者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久仰大名……”

    “九烟大师大约是不久前才听闻胜慧之名,何来久仰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很少有这种尴尬的时候,偏偏翟雀儿还在一边用扇子掩嘴偷笑,但最后还是解释了一句:“胜慧行者乃是律宗大能,勤行戒律,不出妄语,也见不得别人如此,在他面前,你不用说那些客气话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翟雀儿便笑吟吟地问:“胜慧啊,我问你,你身边这位,扔个令牌过来,总不会是专门来惹人厌吧?你说说,他究竟想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胜慧眉眼低垂,神色平静,却是非常配合:“项师兄实是宗门的传话之人,概因论剑轩已经决定有限放开东华宫遗址,从寻觅北地魔劫发动之秘。至于更详细的情况,吾亦不知。”

    至此,他话锋一转,又纠正起翟雀儿的说辞:“这位魔女知了,吾修行戒法,不及于他人。只是知道九烟大师亦非拘于俗礼之人,请他还本来面目罢了。”

    鬼神剑上翻白眼,终于是受不了这位西来的怪胎,余慈则若有所思,

    本来稀里糊涂的局面,被胜慧三两句话一说,立刻清楚明白,免了许多无谓的口角,这一位,倒似是大智若愚之人啊。

    不过,他有一点儿想不通透:北地魔劫,真追究源头,勉强也能说源起于东华宫,但如今局面糜烂,东华宫里还有什么秘密,足够力挽狂澜吗?

    再把视线转向鬼神剑,这一位“论剑轩的传话人”嘿嘿冷笑,一点儿也不为隐瞒了部分信息而尴尬,可他却理解错了余慈眼神的意思:“要说持剑令者,要参加一个会谈,商议里面的行事之法,但你们偷偷摸摸惯了的,也不会受我们约束,老子何必费这番口舌?”

    余慈对着剑令打量几眼,奇道:“刚刚你和鬼厌碰面时也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八景宫一门心思想着釜底抽薪,重塑法则,立意高远,气魄宏大,我们这些只懂得拿剑的粗人可消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几句话便看出,两大门阀面和心不和之类的情况,也是很表面化了。

    不过鬼神剑能这么坦白地讲出来,余慈觉得,有很大一部分,都归功于胜慧行者,正是此人,将谈话引导至目前的氛围和内容。

    这一份心灵修为,着实惊人。

    又看了胜慧行者一眼,余慈转向鬼神剑,借着目前的氛围,问一声:“时间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间……你说这个!嘿,你们要是想凑热闹,二十天以后,直接到太初峰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余慈微微一笑,不再说话。其实只从时间安排就能看出,鬼神剑虽是极致嘲讽他们的行事,但对交易会的结果,还是抱有一定期待之心的。

    这么看来,东华宫里,真的有击破魔劫的秘方?

    可拖着胜慧行者,又是个什么章程?

    吴钩城里,“倚天万里须长剑”的悲歌余音未消,论剑轩便要和佛门眉来眼去了?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没想到这么累,战线也拉得很长,现在完全是迷糊了……今天就这一章,容后补,抱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