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二章 紫极黄图 生死寄托(中)10/325

    此刻,第一场拍卖会临近尾声,已经到了最后一个拍品,拍卖师经过几次情绪语气的起落,也有些累了,但在这份拍品面前,还是振起精神,对着台下众修士露出笑脸:

    “这个,就不用再介绍一回了吧。”

    台下一些人发出会心的笑声,但更多还是紧盯着台上推来的车子,感受着那上面的玉碗,全无遮拦的冥寂幽寒之意。

    拍卖师刻意将声音放得低沉:“玄冥真水,十滴!”

    随他的声音,几乎每个人的心脏都跳了一记。尤其是那些修炼特殊法门,需借助天地奇物修行的,更是眼睛都绿了。

    十滴的玄冥真水,对法器、丹药的助益也许很大,但对他们这类人群,助益更是惊人,如果是一个步虚上阶的修士,说不定能一直用到长生!那就的的确确是“天翻地覆”的变化,之前拍卖师所说的,没有半点儿夸张。

    这一轮竞拍,自然不会再有玄冥真水主人的参与,而那些只是奔着玄冥真水来的修士们,之前一直忍耐着,此刻自然是摩拳擦掌,又或紧张调配资源,意图一举夺标。

    拍卖师将台下众修士的情状尽收眼底,微微一笑,亦是颇为自豪,因为这种场面,至少有三分之一,都是他的功劳。

    他最后一次强调:“十滴玄冥真水,合并拍卖,不单独计价交易。那么现在……开始!”

    拍卖场瞬间就爆开了,至少有三十人启动了座位上的投影法阵,将自家宝物的外形映射到台上去,心思细致的,还将相关信息罗列出来,一时间光影闪动,几乎将拍卖师给淹掉。

    近两息之后,台上的法阵才将各方投影归拢清楚,依次摆列开来,分了上下三层,供全场修士观瞻,而就是这段时间,投影的数目又增加了七八个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那些“暗拍”的人物,他们是直接将宝物的信息导入鬼厌的私人法阵,理所当然,这些宝物或多或少都有些见不得光,但比之台上罗列的宝物,整体上要胜出一筹。

    跳跃的光影也搅乱了贵宾室里的古怪氛围,沈婉趁机直起身来,躲过了鬼厌的“轻薄”,但还不能翻脸,只能浅浅一笑,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轻声道:

    “鬼厌先生可看了哪个没有?”

    看她的反应,鬼厌觉得挺有意思,便笑着回应一声:“是啊,看一个。”

    说是“看”,其视线却根本没往前方整齐排列的宝物投影上,而是投射在沈婉脸上,其义不言自明。

    沈婉刚刚泛起血色的俏脸,霎时间又是一片雪白。

    鬼厌看得哈哈大笑,终于不再逗她,回过脸来,仔细打量眼前这些排列整齐的光影。

    虽说里面宝物品质极高,单只是祭炼过百层的法器就有两件,距离单**圆满,也只是一线之隔而已。可他的原则没有变化,仍然是以东华遗宝为最优先,尤其是那些很可能涉及到东华宫废墟,或者是与黄泉夫人相关的物件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他很快就锁定了其的两样,其台上一件,他眼前一件。

    台上那件,是一尊半边残缺的神像,约五寸高下,头部缺了大半,身躯也崩缺多处,看不出本来形象,但依旧是灵光隐隐,气机莫测,似乎常年都有加持。据旁边的说明,乃是地仙大战时,从战场附近的高处坠落下来的,也不能确定,是否是东华宫里的藏品。

    至于投到鬼厌眼前的“暗标”,则是一件天成秘宝,状若飞轮,边缘锋利,其上还沾染血迹,分明是久远的留痕,却是鲜红如昔。这件宝物的来历则十分清晰,乃是东华宫已经身殒的七大教习之,唯一的女修厉夏所遗之物。

    那厉夏修为仅是一般的长生真人,却精擅巫蛊诅咒之法,其随身宝物,指不定就藏有什么险恶手段,大概也是这个缘故,现今的主人心忌惮,就想着拿出来,看能否换个便宜回去。

    殊不知,鬼厌正是看了上面可能遗留的手段。

    袍袖一挥,通过法阵作用,只留一明一暗两处投影,其他的宝物投影尽都消散。拍场内登时响起连番的叹气声,由于是最后一件拍品,有些人已经失望地起身往外走,但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留在原地,想看看最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场一时颇为混乱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的环境,一直安坐不动的九烟和翟雀儿对视一眼,同时站起身来。还想看最后结果的顾执有些奇怪:

    “不看看花落谁家?”

    翟雀儿刷地一声展开折扇,给自己扇风,笑吟吟地道:“这只说明顾二门主你不懂得暴发户的心态。这不都很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暴发户”无奈地瞥她一眼,而顾执当真是一点就透,当下做恍然大悟状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也把江上雁唤了起来。

    四人正往外走的时候,台上拍卖师宣布了结果:玄冥真水主人选择了那尊神像,但是,也指定某个“暗标”直接进入“宝场”,与他做面对面的交易。

    拍卖场一时低哗,余慈等人却是相视一笑,径直往门外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半截,余慈眉头便是微皱,门外有个感应,他实在不怎么喜欢,但终究脚步未停,待出了拍卖场,果然有人等在外面,而且非常直接地伸手拦阻。

    “喂,都不打声招呼吗?”

    伸手的人,是鬼神剑。

    这一位刚刚还和鬼厌对峙,并发出“不吃屎的狗”的高论,眼前却又大咧咧地拦路,当真是讨厌得很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太直接,以至于周围经过的人,都好奇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鬼神剑身形偏瘦,颧骨甚高,形貌颇是丑陋,但气宇轩昂,不管什么时候,腰背都是挺直,有一种做什么事都是理所当然的神气,那种由内而外迫发出来的自信心,非常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,就是另一侧,那位穿着粗布衣服的青年人,其人衣饰简朴到近乎寒酸,偏偏面如满月,唇红齿白,极致俊秀,让人一见难忘。而此人手拈着一串佛珠,站在那里,微微笑着,有一种超乎外相的安详稳重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明天朋友结婚,全天候服务,早上和午都更不了,晚上应该会在十点前更两章,请大伙儿见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