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二章 紫极黄图 生死寄托(上)9/325

    对这样一个烫手山芋,八景宫的做法,就是将其置于云山之绝顶,任各路修士观瞻。

    说是任由观瞻,但天地重宝,自有玄异之处,长生真人以下的修士,吃宝光一照,连紫极黄图的影子都看不见;而长生真人级数,也只能是看到其一部分罢了。

    此宝其实是分为上下两层,紫极和黄图。巫神封赏精怪,用的是后者,至于前者,据说是天地法则意志之投影,专门用来显化那些最顶尖的神主大能。当年无劫剑仙,也未能将这一部分毁坏。

    如今紫极之上,只有五位,即佛祖、道尊、元始魔主、巫神、罗刹鬼王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,八景宫的允诺,就是在那“黄图”之。

    至于“匡明正朔”、“勘天定元”之语,陶供奉也不明白,不过纯猜语意的话,或是那紫极黄图与天地法则意志密切联系,值此天地大劫之时,若各路神主同心协力,以其对天地法则体系的掌控力,将一团混乱的天地法则重新归拢的话……想到这个场景,鬼厌险些就笑破肚皮,很明显,这根本就不可能!

    你能想象罗刹鬼王这样的大能,会乖乖听从八景宫的指派,为天下人鞠躬尽瘁,死而后己吗?

    罢了,终究不过就是个方便窥探虚实的名目而已。

    鬼厌心有了底,但并没有改变决定的意思,只是让自己应对起来更加自如:“黄图精怪一流,吾主不屑与之并列……这话,道华真人可如实转述。”

    说罢,鬼厌示意沈婉领路,往外便出。

    道华真人终于皱了皱眉头,但也没有再阻拦,只是在后面柔声加了一句:“紫极黄图之会,自巫神长眠之后,再未有过,当是此界第一等的盛事。若贵主上不能赴会,未免失色。”

    怎么还有什么盛会?

    也在此刻,一个念头突兀而来,突兀而去,似乎还很是重要,可无论是鬼厌还是余慈,都没有捕捉清晰,只能以后再仔细回忆。

    目前来看,鬼厌觉得自己对此事的了解还是太肤浅了,但既然已经决定不再理会,他也不回头,径直出门。

    沈婉缓缓走在前面,也没有回头,鬼厌很怀疑,她还有没有回头的勇气。

    这也没什么,作为一个还丹修士来说,她能做到这一步,已经很让人佩服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路沉默,由沈婉引着,通过特殊通道,直入拍场单独开辟出来的贵宾包厢里。这里正对着拍卖台,居高临下,可以清晰看到上面发生的一切,听到拍卖师略显尖锐的嗓音,同时房间里还布置有启动“优先购买权”的法阵,与枢区域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由此便能看出,沈婉及她所辖手下的细腻的心思。

    鬼厌坐在专为他准备的太师椅上,摆了一个放松的姿势,没有理睬拍卖会的进程,只是静静思索。刚刚接收的信息太多,各种权衡毕竟还是有些仓促,如今静下来,鬼厌和本体那边都在继续整合消息,以备不测。

    别看他拒绝得那么干脆,可坦白说,那“天刑劫难可免”的好处,着实让他心大动。

    特别是他在与陆素华交战后,已经避让了一次劫数,花娘子也提及,下次天劫再来,只会比六天鬼神血光雷狱更加凌厉。

    至于下次天劫什么时候来……别的不说,他本体破劫成就长生之时,定然逃不过。

    原本是大劫法宗师级数才会碰到的灾劫,这么一个提前,当真是能要人命的。

    世间灾劫,概括来讲不外乎水火风雷等天刑,还有魔劫两类,此外心劫、衰劫都太过稀少,几可不论。如果能将名讳刻在“黄图”之上,便是他日劫来,也只会来魔劫,而余慈对此颇有心得,危险性会大大降低。

    这是可以目见的利益。

    其余的各种隐形的好处,包括与八景宫的交往、得到诸门阀大宗的承认等等,一时也数不清。

    可是,不管前景多么美好,眼下就有几个障碍绕不过去:

    他的名号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而其他在紫极黄图上留名的神道人,其名号又是怎样?

    留名黄图之上,好处如此之多,难道就没有一点儿代价?

    这些问题,大概只有那些大宗门阀高层,还有此界顶尖人物方可知晓,而在此时此地,无人能给他答案。

    而那些有答案的家伙,一个个又都叫不醒,唤不来!

    一拍椅子扶手,鬼厌暂时挥去这些难解的疑问,准备把精力放到眼前的变故上来。四大门阀的精英修士齐聚东华山,总不会是专门邀请他来参会的,不管是鬼厌、九烟还是所谓的“主上”,都没那么大的脸面。

    他需要问一下翟雀儿,那边是否听到了风声,还是明明知晓,却要把他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接下来的行事,都要有所变化才成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身畔的沈婉突然开口说话,嗓音低柔,:“鬼厌先生也有信奉的神明吗?”

    鬼厌扭头看过去,因为一站一坐,为了表示敬意,沈婉的腰身弯下,秀发垂落一束在侧脸旁,欲张而未张的发髻不复一贯的端正,整个人有一种心力交瘁的虚弱,和万事都难再萦心的颓废。

    这让鬼厌明白,她如今只是想说说话,排解一下心的忧思压力,以至于都不再看对象是否合适。

    究竟是因鬼厌的屡次相助,让她消去防备呢?

    还是自暴自弃,懒得再用心的堕落呢?

    鬼厌没有仔细把握,只是觉得因为这份儿心思的变化,使一贯精明的沈婉身上,显现出来某种很让人怜惜的特质,这或许是她某个真实的侧面?

    所以,他虽然没法仔细解释,还是拿了一个比较烂大街诉理由:“嗯,有个寄托嘛,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沈婉闻言微笑起来,微侧过脸颊,似乎在思考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,鬼厌便看到,她发髻上斜插三根碧翠长簪,形成一个扇面形状,非常优雅,记得本体在天翼楼第一次见她,就是这么一造型,想来是她很喜欢的了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发髻的松散,三根簪子的角度错开了,使得“扇面”有些变形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地,鬼厌伸手,帮她扶正。

    出手就知不妙,果不其然,沈婉本是柔和慵懒的姿势,倏然僵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