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一章 阳谋阴招 名动天下(下)

    既然不止一次给人以这样的“误导”,余慈就没指望能限定范围,或者说他还想着让人做出这种判断呢,只不过式和他预计的差别很大就是了。

    好吧,这真不是什么问题,八景宫和论剑轩想岔就想岔吧,这也是他求之不得的事。

    他这也算是另一方式的名动天下了。

    相较于问题背后的因素,倒是问题本身更让他头痛。

    他的名号?还真没想过!

    在神主这个身份层面上,除了那时在东华山周边,与罗刹鬼王狭路相逢,险险脱身之后,蒙她“赠予”的“壁虎”之号外,他还有个屁的名号!

    可要把这个名号亮出来,道华等人会不会真接笑得背过气去?让他不战而胜?

    且可以想象,在未来极其漫长的一段时间里,“壁虎神主”之名,大概会永远烙在耻辱柱上,供亿万修士耻笑吧。

    他也就是一个思忖的功夫,那边道华真人又开了口,还换了一个称呼:“还请鬼厌先生不要误会,请问贵主上的名讳,是因为此界突遭大劫,正需各路前辈大能砥柱流,勘天定元。请教名讳,是想由本宗敬祈天地,在紫极黄图之上,刻下大人之名,行天之法,匡定正朔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道华真人说的每一个字鬼厌都知道,可合在一起,便他晕头晕脑,浑不知此何意。

    勘天定元?紫极黄图?

    还搞什么匡定正朔,这都什么跟什么!

    偏偏这个问题还无法问清楚,看道华真人理所当然的模样,似乎这里面的道理,是某个层次的大能所必知的常识。如果他问出口,岂不是明摆着告诉八景宫那边,他这个神主,识见狭隘、底子薄弱?

    当然,他也可以架起神主络,从各处眷属、信众那边收集信息,可这种方式相对于当前形势,耗时太久,动静也大,指不定便被哪位过路的大能感应到,那时可就真正尴尬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鬼厌只能拿出江湖手段,脑子里念头转动数圈之后,嘿嘿冷笑:“在紫极黄图上刻名……很了不起么?”

    看起来是单纯表示不屑,其实话语没有任何明显的起伏顿挫,是将“紫极黄图”、“刻名于其上”、“八景宫动手”共三层意思含糊着一起表述出来,只看道华真人怎么理解和反应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鬼厌也注意到,室内几人,鬼神剑面露不屑,沈婉有些迷惑,倒是那陶供奉,老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,同时眼珠转动,明显是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鬼厌哪还会与他客气,趁其心绪不稳,暗施展手段,直接破入其形神交界地,捕捉与“紫极黄图”相关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道华真人也做出回应,依旧是态度平和:“我知贵主上自有一番胸怀,不屑借于外力。然而如今天地劫起,短则数十年,多则数百上千年,谁也难说,可万劫辟易,变故不生。若贵主上刻名于紫极黄图上,至少水火风雷等天刑劫难可免,长久算来,益处绵延,非比寻常。”

    听道华真人这么讲,正窥探陶供奉念头的鬼厌,差点儿就把神通使得岔了。

    水火风雷等天刑劫难可免?天底下还有这等好事?

    如今这局面下,岂不是人人都要把名字刻上去了?

    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,一来此事需要所谓的“敬祈天地”,不是那么容易的事;二来刻下名讳的人的身份,必定很有讲究,现在看来,莫不是只有走神主之道的,方能如此?

    这个思路比较合乎情理,且进一步了悟,像是元始魔主、罗刹鬼王这样的大能,恐怕根本不需要八景宫插手,其名号就会自行印刻其上,所以才有“不屑借助外力”之语。

    再进一步,不管那紫极黄图究竟是怎样的宝物,若要将名讳刻在上面,定然不是随便说一个就成的,刻上去的名讳,必然与本体有着非常直接的感应,否则这“天刑劫难可免”,就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越是想得深入,鬼厌越觉得,不能轻易应允,一来是有所忌讳,二来就是很可能会闹笑话的。

    故而他表现得愈发淡定:“有些话,不用再说第二遍吧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这句,陶供奉那里就有了进展,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有关紫极黄图的消息,都被鬼厌这边盗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资料不是很全,陶供奉本身,也还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。但已经足够让鬼厌知道,紫极黄图,究竟是什么玩意儿。

    所谓“紫极黄图”,其为天下人所共知的源头,要追溯到巫神最为活跃的上古时代末期,大概是三十劫之前,是当年巫神所掌控的无上至宝之一。

    在世人所共知的五位神主,佛祖、道尊、元始魔主这三位根本无法计量时间跨度,乃是真界开天辟地以来,便以一直口口相传的无上存在。

    而巫神就是仅次于以上三者,唯一一位从百劫之前,漫长的太古时代一路走来、依旧存在的大能。就算现今沉睡不醒,其巫门势力益渐衰弱,但至少人们还没有把他彻底忘记。

    遥想当年,巫神在时,天地日月、海陆山川,一应灵气升降,都在他掌顾之间,可代天行刑,执天之权,封赏精怪,使其为山河海陆之主。

    而每一个受封的所谓山主、河神、海皇等,其名讳都刻印在那紫极黄图之上,地位由高至低,一路排下。其神权法力,都与紫极黄图密切相关,一旦名讳抹消,神力便自消解,名不正而言不顺,势必被其他精怪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世俗之间,流传有所谓“封神榜”的传说,大概就是由此异化而来。

    据说此宝是真界天地山川灵气所钟,亿万年间,点滴聚化而成,方有此神异之力,名讳刻于其上,便是与天地法则意志“结亲”,自然可避一应天刑劫数。

    后来剑巫大战,紫极黄图被无劫剑仙一剑斩破,失了封神之能,但依然可以将神道人的名讳刻上,以避灾劫。其后巫神沉眠而巫道式微,也不知怎么着,此宝流落到了八景宫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