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一章 阳谋阴招 名动天下(中)(8/325)

    心生怯意,陶供奉不自觉就摆出了戒备的姿势,而此时,沈婉冷淡的言语入耳:

    “陶供奉,交易会还开着呢,你把不相关的人请出去吧。顺便叫人把这里清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婉这言语,也是大胆至极,几不把八景宫、论剑轩的两位长生真人放在眼,又或是刚刚惊心动魄的一切,不过是一点儿小小的口角——对鬼厌等人或许这样,但对沈婉而言,又岂会如此简单?

    一时间,屋所有人都向她行注目礼,沈婉的脸上半分血色也无,可是神色平静如水,在操作几下法阵,确定完全破损之后,转向鬼厌,竟是露出浅浅的笑容:

    “抱歉,如今这情况,看来是要请贵客往现场去了。”

    鬼厌也是意外,目光在其身上一转,却见这位自上而下,都从容恬淡至无可挑剔的女掌柜,在以他为屏障,阻挡了其他的视线后,虽是神色未变,投来的视线却是其自身都未必能察觉到的专注和僵硬。

    所谓僵硬,正是紧张过度的表现,看得出来,她正竭尽全力地探究这边每一个细节。鬼厌任何一个微小的表情变化,都会引起她不自觉的颤抖——在心尖子上!

    于是鬼厌微微一笑:“好啊,在这儿正觉得气闷!”

    一语既出,沈婉的身子终于控制不住,出现了一个明显的震动,鬼厌能够感受到,其形神交界地,飓风般刮起刮落的念头和情绪,带走了她绝大部分的力量,以至于她已经到了虚脱边缘。

    可是,沈婉知道这是最关键的时候,以低微但坚定声音再道三字:“陶供奉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好。”

    一语既出,陶供奉就恨不能敲烂自己的头,但话已出口,再拒绝是绝对不可能了,他移转目光,正好看到以微妙眼神盯着他的鬼神剑,老脸微红,随后又想到接下来的难题,心里面更是把沈婉恨到了极处。

    沈婉却不在乎陶供奉怎么想,方才,她就是做了一个赌博,而且是胜算极小、看不到什么翻盘希望的赌命之举。

    她赌的是从来没有和她有什么默契和私下交流的鬼厌,不会在这个时候拆她的台,进而支持她,维护她。

    这里面没有太多的依仗,所凭借的,只是事发这段时间,她所观察到的,鬼厌对她的态度,包括控制交战的杀伤、询问失职供奉的名号等——虽说在变故,更能够表现出真实,但这些毕竟都是非常微妙的感应,很有可能都是一厢情愿的错觉,或者就是完全相反的解释。

    可沈婉更清楚自己的境况。

    她在随心阁里的地位,本就是非常尴尬,时刻都走在悬崖边上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赌这一把,已经抓着她把柄的陶供奉,还有其背后的荣昌,定不会让她好受,此次交易会的成果,十有**都要为他人做了嫁衣;更致命的是,她在随心阁里的对头,更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。

    正所谓进也死,不进亦死,纵然她明知鬼厌声名狼藉,也必须要搏这一回!

    幸运的是,她赌对了。

    不幸的是,便是赌赢了,她也没有为自己赢得哪怕任何一个筹码,有的仅仅是一个茫然无所知的未来。

    在原地静静立了片刻,沈婉终于恢复了一点儿力气,也有些艰难地移出了第一步,但至少在表面上,她还是仪态端庄,举止有度:

    “如此,请贵客移步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看到了鬼厌碧焰灼灼的魔瞳,长生真人级别的威压直抵心口,她觉得自己要窒息了,走动的时候,双腿软绵绵的,就在飘在云端,不知脚下虚实,随时都要能一头栽倒。

    可她终究还是撑下来了,她艰难地移转视线,让自己缓过一口气,修长的双腿在裙裾间以长年训练的精准步幅交错移动,就那么走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鬼厌无可不可地跟在后面,眼看两人就要迈出门去,后面还没有被“请走”的道华真人突然开口:

    “请稍待。”

    沈婉脚下一软,险些就摔出门去,总算暗扶住门框,才让自己不至于出丑。

    事实上,道华真人语气平和,语音连贯,虽是问话,却不给人强迫之感:“不知贫道有无荣幸,听闻鬼厌先生所奉主上之名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室内的气氛又有变化,

    鬼厌也停下身子,目光倏乎间在所有人脸上转了一圈儿。

    道华真人和鬼神剑神情专注严肃,沈婉和陶供奉则是惊骇而茫然,一时无人说话。他最后将视线停在道华真人脸上,心里颇有点些惊讶,他还担心是不是理解错了,多问了一句: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道华真人态度诚恳,又打一个稽手:“若是允许,贫道、项道友及八景宫、论剑轩等同门、同道,愿闻那位大人的名讳。”

    鬼厌一时无语:那个“秘密”,玩大了!

    在九宫魔域时,鸦老分身就曾怀疑,鬼厌身后,是不是还站着一个“高人”,当时鬼厌也是一门心思地把脏水往大黑天佛母菩萨头上倒。最后这个误导成没成功也不清楚,主要是鸦老分身被昊典斩杀,它与本体到底有没有联系,还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因种种原因,他将九烟和鬼厌两个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人物,牵到了一起,为了掩护真身,也给翟雀儿等人一个交待,就刻意将此事模糊处理,给她一种假象:即九烟和鬼厌等人之后,还有一位大能主持。

    翟雀儿应该是相信了这个假象,这段时间,话里话外也多有试探。

    这是两次有意放出的消息源,但都是对魔门那边,怎么论剑轩和八景宫也听到了风声?

    可转念再想,鬼厌也必须承认,他自成就真人以来,不是没留下过破绽。

    最大的问题就在于,一贯无恶不作、沉溺美色的蠹修魔头,自入长生之后,几乎就再没做过案子,但其行事,却是一点儿都不低调,几乎就是和论剑轩对上了,三次对战,一次比一次来得惊人

    如此行事,就是那些立志以战养战的狂人,都没他来得张扬。

    察人之法,不外乎听其言而观其行,这样的鬼厌,在有心人眼里,除了顶着一个鬼厌名头,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鬼神剑嘴巴虽臭,却是话糙理不糙:不吃屎的,那还叫狗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