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一章 阳谋阴招 名动天下(上)(7/325)

    鬼厌也是从本体处,刚刚得知“道华真人”的名头,但他见蓝袍道士能够劝得住鬼神剑这等论剑轩的强者,本身气机又是玄门一路,非常浑厚精纯,理所当然就要往那边去猜。

    显然,他猜对了。

    随他话音,室内忽然发出一声尖锐扭曲的啸叫,音波过处,沈婉身外最后一层屏障轰然破碎,她面色发白,向后踉跄一步,撞在了石台上。但至此之后,再没有任何变故。

    鬼厌身前,道华真人做了个稽手,平实的面容上沉静安然:“源洁则流清,形端则影直,反之亦如是。先生素来行事有异于常人,也怪不得别人往那处想,所谓‘立身一败,万事瓦裂’,当如是焉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就是头一次见不吃屎的狗,谁不好奇,想过来瞧瞧?”

    鬼厌眼神凛冽,往说话的鬼神剑处一扫,这厮嘴巴太臭,回头要拿个什么手段,砸掉他满口牙才爽气。但如今,他只是冷笑一声:

    “顺便踩死个蚂蚁耍耍?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地上已经被之冲击的强压碾得不成人形的侍者,不管怎样,此人绝对是无辜的,虽说鬼厌也不是说特别在乎其死活,可在道华真人的言语之后,提及这具尸身,无疑就是绝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一语将两人堵住,看似气氛僵硬,其实对峙三人正一起收束力量,顷刻之间,枢之地风平浪静。只不过那些陈设、法阵是别想再恢复过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刚刚动手、斗嘴都吃了亏的鬼神剑,眼神凌厉,在他身上打转,看得出来,便是收手,也是心不甘,情不愿。

    确认了本体那边已经知道了信息,并做出应对,鬼厌态度更为自然。

    其实以他目前的修为和手段,除非两大门阀出动大劫法宗师级数及以上的强者,且在修炼法门上,具有极强的针对性,否则想把他留下来,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一点,别人不知道,已经连吃了三次亏的论剑轩肯定明白。

    所以,只看目前对方的人员配置,鬼厌就知道,那种你死我活争斗,十有**是掀不起来的。

    事实确是如此。

    鬼厌又往沈婉那边瞥了一眼。说实话,虽是仓促间打了一场,他对道华真人和鬼神剑的恶感也就那样,倒是对目前仍未出现的另一位,极是不满。

    随着鬼厌露出本来面目,作为室内角力的四方,第一个垮下去,便是随心阁的那位供奉。此人一退,便使得道华真人和鬼神剑的压力全都倾注在他身上,且是顺势而为,冲击力尤其强劲。

    这一点鬼厌也能理解,他的恶名,从北到南,沾上了就是臭气熏天,到南国之后,尤其是成就六欲天魔之后,恶迹见得少了点儿,可更是凶名昭彰,如非必要,谁愿意和他站在同一战线上?

    可那家伙,全不顾室内还有沈婉在,若不是室内对峙的三方已经没了咄咄逼人之势,只这么一个失衡,已经没了法阵保护的沈婉,大概就要和地上的侍者一般模样了。

    摊上这么一个人做护卫,鬼厌觉得,沈婉要比北荒时还要倒霉……

    “那人谁啊?”

    虽说鬼厌说话没头没尾,可沈婉冰雪聪明,稍怔之后,便明白鬼厌所指。她之前紧张惶恐还不觉得,如今定下心思,便回过味儿来,脸上雪白,却是气的。

    但她更清楚,这个供奉是荣昌配给她的,除了护卫之责,更有监视之实,她从根子上就把控不住,又怎能直斥其非?

    最终,她只是淡淡地道一句:“陶供奉,你还在吗?”

    外面没人回应,但有脚步声响起,很快就有一位满头银发的修士进来,不看头发,面容不过年,眉心有一道淡淡青白之气,如覆冰霜。他脸上也是绷得紧紧的,好像有谁欠他钱似的。

    此人便是陶供奉,他当然知道自己算是失职了,但有鬼厌恶名在前,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。和鬼厌“搞在一起”的沈婉,也让他有些厌烦,没事找事儿,弄出这么个局面,岂不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吗?

    虽然在外人面前,也不至立刻指斥其非,但他已经决定,回头就向“太老阁”申诉,告沈婉一记狠的!

    作为供奉,他是有这个资格的。至于眼下如何,谁理会!

    但事情终究是出乎他的意料,他还以为接下来道华真人和鬼神剑会联手绞杀鬼厌,可出乎意料的,不论是执玄门牛耳、向与魔门势不两立的八景宫人、还是横行霸道、把东华山当自家后院的论剑轩修士,面对那个鬼厌,竟是没有再起争斗。

    照这个局面发展下去,他还告个屁!

    他又看到,鬼厌冰冷的眼神直投过来,很显然,这位新晋的“大魔头”,是对他临时抽手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陶供奉心大叫不妙。

    说实话,作为一个老牌的长生真人,虽说如今已经沦落到在随心阁吃供奉的地步,但资历在那儿,靠山在那儿,他总还是有些傲气的。刚刚喝斥鬼神剑,便是这种心态的表现。

    但要说他对室内三个长生人,哪个更忌惮些,毫无疑问,是以鬼厌为最。

    其余二人,鬼神剑虽是论剑轩的后起之秀,锐气十足,真动起手来,未必能敌得过他的老辣;而道华真人则是名门正派,只以言语便可搪塞过去。反正他背靠随心阁,最不怕就是和这些大宗门阀打交道。

    唯有那鬼厌……

    连续三次和论剑轩的对抗,都是从容遁走,搞得论剑轩灰头土脸,尤其是最后一回,先破了旗剑天罗大阵,随后又在李伯才李大剑仙的眼皮子底下遁走,随着移山云舟上的乘客分流四方,消息轰传天下。

    特别是船上乘客,对两方都是观感欠佳,原本的“追剿”情状,不可避免地流变成“狗咬狗”的厮杀,比真实的情况更多出几分血腥惨烈,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如今的鬼厌,已经是近些年来,新晋长生真人,名头最响、煞气最重、恶迹最彰的那个。

    得罪了此人,指不定哪天就遭了暗算,人家自去远方逍遥,难道随心阁还会为他大索天下,报仇血恨不成?

    想想论剑轩年前传檄天下的追缉榜,再看看眼下鬼神剑的那副嘴脸,陶供奉只觉得头皮发紧,心下已是怯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三更时间,开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