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章 风云际会 门阀强人(下)

    受剑意刺激,鬼厌外袍无风自动,将压力消融,但无论如何都无法控制气息外泄了。阴诡幽冷的气息吹过,与剑意摩擦,在室内跳荡出朵朵碧焰阴火,倏闪倏灭,如临鬼域。

    侍者修为最差,处在两位长生真人气机碰撞的心处,余波一扫,哼都没哼一下,便倒地毙命。至于沈婉则反应很快,瞬间启动了枢区域所有的防御法阵,总算没有被余波伤及,还传出了警讯。

    当然,以沈婉不出挑的还丹初阶修为,能有启动法阵空当,也是鬼厌暗施援手的结果,看她暂时无恙,鬼厌便将全副精力都转到破门而入的对手身上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,说话这人,其实并不是追在侍者后面,而是在侍者说话之际,循气机而至。

    其间的距离足有里许,其间又有分层、门户、转折等十多处,有修士看守,更有随心阁布置的一应机关、防御法阵等,戒备森严。但这些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,剑意所过之处,那些防御法阵,就像是故意给他留出一道缝隙似的,被这位闲庭信步?一般走过来。

    鬼厌心便有一个形容:游刃有余!

    此人身如利刃,行止间如切入腠理,顺势而为,时有余力。让人感觉到,如果真是与人交手,他所发之剑气,切入人体之时,想来亦如是。

    是个劲敌!

    此时鬼厌与那人的距离相差不过十尺,这是个无比危险的距离。

    双方扩张出去的神意感应,碰撞摩擦,几乎就燃起了火,各自强劲绝伦的神魂修为,使得对方的感应都剧烈扭曲,所知所感,已非常态,而因为距离过于贴近,连调整、适应的机会也没有,沉重而尖锐的碰撞就已经到来。

    冷冽的剑光已彻底抹去了实体,从鬼厌肩侧切进去,几乎将他劈成两半;而鬼厌魔躯将分未分,碧光透出,正剑修胸口,所照之处,衣饰布料、筋骨皮肉等,几乎都变成了透明的,还可见微幅但频率极高的震荡从发散,那剑修闷哼一声,显然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近乎惨烈的对撞之后,两人非但没有退开,反而再向前一步。

    当然,鬼厌此时已展开乱欲精神通,彻底失去了形体,能看到的只有那剑修而已。

    面对九藏魔身展开的鬼厌,那剑修神色平静,手足不动,纯以元神驭剑,没有眩目的剑气流光,只有一道虚实莫辨的剑丝,忽上忽下、忽左忽右,转折竟是抹消了移动的轨迹,似乎是在方圆丈许间虚空挪移,如鬼神之莫测。

    鬼厌此时形神聚散,无有定式,如气如雾,又或是光影之闪灭,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形态,内蕴的阴诡幽冷的魔意不会变,剑丝盘转运化,便是锁定真意,不管如何来,都是一剑斩去,转折之间,更无丝毫凝滞,当真是一门上乘剑诀,而使出来的人,更了不得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鬼厌仍是一举将势头扭转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点,就是一旁等若“外行”的沈婉都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沈婉看不到鬼厌,只能看到进来这位剑修,但见他虽是神情镇定,身外剑丝玄妙,可那剑丝上下左右几次移位之后,之前连突几十道防线,无可阻碍的声势却是猛然滞住,即使他此刻如钉子一般钉在原地,丝毫不退,却是明明白白地落入守势。

    一息之后,剑修的颓势更为明显,他气息依然稳定,可暴露在外的皮肤一片片灰白下去,随后又被体内迸发的剑气撕裂,鲜血洒出。显然是被鬼厌的魔气渗透,被迫以剑气清排。

    虽说伤口很快被自身强大的力量催化,生肌造血,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伤损,但还是觉得他明明白白落在下风。

    而此时,沈婉呼叫的支援终于赶到,苍劲的声音灌入室内,音波嗡嗡乱响:“鬼神剑,真当我随心阁无人么!”

    沈婉松一口气,这是随心阁的供奉到了。

    但凡能在随心阁吃供奉的专职战斗、护卫之人,最起码也是长生真人,目前这个阶段,镇场的作用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她便心头揪紧,反应过来供奉的呼喝,透出的信息:

    鬼神剑?

    也在此刻,又是一道音波侵入室内:“停手!”

    之前那供奉发声,还受到室内冲击的影响,杂音甚重。可这一记喝声,清越明亮,没有任何抖动和变化,听来如人在眼前。

    那人也确实到了!

    沈婉只觉得眼前一花,一个蓝袍布履的道士便显化在室内,同样是视外面的层层防御如无物,而他的到来,使得整个枢之地,都似蒙了一层湿热之意,像是风吹着蒸汽热浪进来,短短时间,就让沈婉出了一层薄汗,层层防御法阵,竟似没有任何阻挡之力。

    会场枢的面积也有三丈方圆,是非常宽敞的了,可短短时间之内,竟然有四个长生真人级别的力量渗透其,彼此干扰摩擦,生成可怖的强压,一时间四壁都是酥了。其间的防御法阵一层接一层地解体,沈婉在其感受得最是真切,一时不免惶然: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她的死法?

    鬼厌在蒸汽热浪,聚散不定,心念亦不止歇。

    连续三个长生真人侵入固有范围,若是在外间,定是引爆“猎场”,无论如何都要分出个胜败生死,可眼下无论时间、地点、情势,都不合适,这也是四个长生真人的共识。

    包括最先那个“鬼神剑”,就算是落在下风,对剑意杀伤的把握,也处置得很是精到,如若不然,这里岩壁早给斩破,什么防御法阵都如泡沫一般。

    当然,鬼厌也有留手,除了对等的反应之外,也是早早感应到了那蓝袍道士的存在,必须要有余力应对才成。

    对这人的身份,他已经有些判断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对方则下了定论:“原来真是鬼厌先生!”

    感受到旁边沈婉倏然惊惧,又不可思议的眼神,鬼厌就有些无奈,转瞬又是一声长笑,凝化实体,同时将黑袍卸下: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名门大阀实在是莫名其妙,老老实实做生意都不成吗?道华真人,你给我个解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