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九十章 风云际会 门阀强人(上)

    鉴场的法器试验区域,看着黑光之下,灵光尽失,摔落地上的测试法器,鉴宝师轻赞一声,正要做出最后估价,以备拍卖时参考,来自枢的命令抵达。

    他怔了怔,随后对持着葫芦的修士露出笑脸:“恭喜,客人你的法器经确认,可以直接进入宝场!”

    鉴宝师久历此道,态度还算平和,那修士直接就怔在那里,被突如其来的好消息砸得懵了。

    比他更懵的是外间一直在等待、盯梢的疑似黑天教众,看着目标满面喜色地出来,正要跟上,不想那人到半途一拐,没有进入拍场,而是在侍者的引导下,从另一门户离开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除他以外,再没有人看到这个情况,就是看到了,也不会引起怀疑。

    就像所有人都不知道宝场的准确位置在何处一般,也没有人知道通往宝场的路径是哪个。

    只有黑天教众隐约感觉到问题所在,可那个门户有人把守,没有许可,根本就进不去,他尝试了一回,悻悻而退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此时的余慈却是安定下来,也开始有闲心听翟、顾二人唇枪舌箭,目前来看,顾执处于守势,因为他对翟雀儿的手段着实有些忌惮,不想惹恼了人家,被真枪实剑戳个对穿。

    所以,他开始转向余慈诉苦:“如今之外域,是越发地不好混了。其实只从这一场魔劫就能看出来,地天相通,界内域外连起,那些天魔、外道都从哪儿过?当然就是先到此界外围,再尝试从漏洞下来。

    “唉,现在的碧落天域顶层,据说让各路天魔、外道堵得严严实实,都是受真界生灵之心智、欲求的吸引,如逐臭之蝇,嗡嗡地附了一片。至少北地三湖区域、北地冰原、北荒这‘三北’之地,彻底是不能进出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也奇怪:“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?洗玉盟在干什么?魔门呢?”

    后一句是对翟雀儿讲的,余慈很清楚,所谓的魔劫之下,天魔横行,看起来和魔门沾亲带故,以前也确实出现过类似的事儿——便是上清宗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魔劫大兴,对魔门来讲,可真的算不上是好事。魔门修士和天魔、外道的关系,更像是竞争者而非合作者,他们之间的争斗,甚至要更凶残、更致命。

    对此,翟雀儿回应得很是无辜且无奈:“人家又没在那里……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雀儿小姐说的其实没错。”

    顾执竟是又附和了一声:“人在他乡,能知一时一域之事,已经很不错了,我们就吃了这方面的亏。目前这局面,断界山那边还好、南国的话越往南越清净、东海上也可以,所以社弟兄们,只能在这些地方想办法。可问题是,这些年来,社里的力气,绝大多数都用在了北地三湖,这些地方开发不够,风险大增啊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在诉苦,同时不忘招揽:“我知道老弟你在东华山有大事儿要做,不过也可以想想以后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知我们有什么大事?”翟雀儿拿折扇点点他,俏脸上神情微妙。

    顾执同样是摆弄扇子,横挡胸前,像是要挡住那边的无形锋芒:“还用知道你们吗?只要看东华山这边来了什么人,不就成了?啧,各大门阀全数到齐,多少年没有这样的声势了?”

    “大门阀?”

    余慈还真不知道这事儿,但转念一想,论剑轩一直隐在幕后,监控东华山脉;仅他所知,魔门也有东支、东阳正教在;八景宫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雷同豪?”

    顾执很奇怪地看他,大约是觉得他思路扩得莫名其妙:“雷真人都当了清妙宗的上堂客卿,自然算不得八景宫人。难道老弟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余慈“哦”了一声,顾执摇头笑道:“说起来,过来这位,以前也要叫雷同豪师叔的……道华真人,在八景宫四代弟子,也是第一流的人物了。”

    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八景宫的修士一向低调,余慈也只听过如辛乙一般,名声在外的几位大能,四代弟子,更是只知道一个允星,那是八景宫新生代标志性的人物,与陆素华齐名。

    “魔门有雀儿小姐,论剑轩是一位长生剑修,具体不太清楚,至于另一位……”

    还有?

    余慈将八景宫、论剑轩、魔门数了一遍,猛然醒悟:“空有庵?西极佛国?”

    顾执哈哈笑道:“正是如此,看起来老弟你真不知道,空有庵来的是胜慧行者,据说这一位本已证得菩萨果位,却是转世重修,持多世福报、修为,不过三十年,又证了阿罗汉果,当真是不得了。如今虽出家而未剃度,在世间修行,不知怎地,过了天裂谷,到东方来。”

    余慈和翟雀儿对视一眼,心思都有些惊疑不定。这时候,拍卖会已经过了四五件拍品,一个新物件刚拿到台上。

    拍卖师久历此道,态度把持得非常到位,以相对平淡的语气道:“东华遗宝,疑似法阵枢法印一件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示意侍者展示拍品,同时打开传影法阵,让场众修士都清晰看到此拍品的细节。

    会场枢,沈婉盯着拍场,神情略为凝重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玄冥真水主人非常谨慎,虽说是指了一个宝场名额,但在拍卖场,并无建树。

    虽说拍卖场的气氛还算正常,几个拍品都冲上高位,但这些拍品本就是随心阁事精心挑选出来,准备要在会上一炮打响的,相对于最理想的状态,目前还是显得平淡了些。

    而且,交易会的时间长达半个月,如果没有话题性和期待感,到后期很可能后力不继,那就非沈婉所愿了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玄冥真水主人重又走进来,沈婉早从侍者那边得到消息,那一场交易已经成了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掩饰了心情:“恭喜贵客入手一件宝物,如果没有异议,这边就将结果挂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公开“宝场”的交易成果,也是制造话题的手段,若能公开所有信息自然最好,但出于安全考虑,最终达成的协议是:只公布交易的笔数以及交易涉及的玄冥真水数量。

    鬼厌嗯了一声,目光转到拍卖台上,几乎没有任何迟疑,他启动了手边机关,一声清罄之音,响彻全场。

    拍卖师正在接受报价,闻声一怔,随即反应过来,声音骤然提高一个层级:

    “玄冥真水主人出价,优先购买权成立,现在价位冻结……那位的出价是,三滴!三滴玄冥真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