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九章 废料碎片 暗流涌动(下)(5/325)

    余慈见得那人,黑脸上不由显出笑容,露出满口白牙,那一位也是是阳光灿烂。他乡遇故知,多少都是喜气,何况他们的交情本来就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顾老兄!”

    “九烟老弟!”

    两人都换了称呼,更显亲切。不过声音都有意收束,显然,顾执是非常理解余慈目前状况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有些出乎余慈的意料。但见顾执向翟雀儿打了个招呼:“雀儿小姐,风采如昔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顾执?”

    “雀儿小姐能记得贱名,顾执受宠若惊!”

    这话就显出几分顾执惯有的轻薄浮浪之气,翟雀儿却也不恼。倒是余慈着实没想到,顾执和翟雀儿竟然还有过交往。

    这时顾执身后又有一人过来见礼,也是位故人,正是长青门首席客卿江上雁,当年九烟入门,便是由此人做东,在移南园招待,引出后面许多事来。

    当下又一阵寒喧,不过四人在过道里当真比较扎眼,顾执便道:“你们二位先去座位上,后面看我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余慈和翟雀儿都是一笑,寻到自家座位,不多时,旁边人声响起,却是顾执展开三寸不烂之舌,请动旁边修士,和他们换了位置,四人便坐在了一起,这时候说话就要放开多了。

    这个场子是随心阁按照高规格建成的,座位上有专门干扰音波和神意的法阵,以防客人在商议时,漏了底细。

    待法阵开启,顾执便笑:“九烟道兄威震天南,随后就是神龙不见首尾,今日方知,原来是携美同游,好不快哉。”

    “顾老兄的消息灵通,也一如往日。老兄今日到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说的,保命!”

    顾执刷地合起折扇,往自己头上点了点:“哥哥我如今已在世上虚度三百二十载光阴,本来还觉得,什么都看透了,可那事儿越是临头,越想不开,大概是老天爷看我不顺眼,一直找不到更上一层的机会,就四处走动,碰碰运气,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延寿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余慈默然。

    这时他注意到,顾执修为至今还在还丹境界,虽是面容一如往昔,但两鬓风霜,甚为醒目,显然肉身正进入衰老期。

    能有这般状态,大概是把不老丹之类,当成糖豆来吃的结果,但药性层层递减,如今想来已经无用。他的寿元已是一日少过一日,难得还能谈笑自若,不管是不是真的“想不开”,都很值得钦佩。

    翟雀儿突然插了一句:“顾门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,这可真不敢当,我这些年一直在外面跑,已经不在门担任职司了,就是担着的时候,也不过就是个掌柜,这点,上雁老兄可以给我做证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江上雁,自然知道眼前两位的身份,他还有些不太相信,当年在席上与他觥筹交错的后进客卿,如今已是名动天下,在论剑轩都挂了号的风云人物,故而有些拘束,只笑了一笑,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翟雀儿笑吟吟地,调子上扬了一些:“哦,难道顾老兄你不是步云社,西天门的副门主吗?”

    顾执怔了怔,然后就咳起来:“在集社挂个名而已……九烟老弟,你刚刚还说我消息灵通,雀儿小姐可是不乐意了!”

    步云社?“三天集社”之一,专门组织步虚散修往域外修行的那个?

    余慈眉毛扬起,却是想到当年在长青门,见到青松先生和步云社的鲁连鲁二先生相会,看上去二人关系匪浅。顾执能在社拿到职司,倒也不是太奇怪。

    翟雀儿也没有再纠缠此事:“只是称呼而已,何必当真。其实我倒觉得,和老兄的性子很是投契,如今你遇到瓶颈,若难突破,实在可惜。不知老兄有没有意思,拜入我宗门下,再求长生呢?”

    听着是招揽,但话甚有咄咄逼人之意。

    顾执则连眼都不眨一下,便笑着回应:“多谢雀儿小姐美意,我这浪荡之人,向来是心意浮躁,无有分寸,今日若受了小姐的心意,说不定就要想着,是不是雀儿小姐对我有意思,脑子也要胡思乱想……不管是或不是,都不太好,是吧,九烟老弟?”

    余慈微微一笑,没有做出表示,心里却在猜测,是不是在北地三湖,步云社和魔门东支颇有龃龉,所以才见了面,就唇枪舌剑,不留一点儿面子?

    翟雀儿半开扇子,捂嘴嘻笑,看起来只当是顾执开了一句玩笑。这等女儿家姿态,她以男装打扮做出,更有一番奇妙风情,周围修士虽是听不到这边说什么,却也有不少人都忍不住转过眼睛,盯着美人儿不放,把台上正进行的拍卖都抛在脑后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不好的?顾二门主你若真拜入我宗,那就是后进弟子,不是叫我师姐,就是我叫我师叔,那时就你就要晨昏定省,好好侍候我才成;至于九烟道友那边,我也想招揽,但怎么说也是我有求于他,这个情况就翻过来了……我还担心他气盛心高,伤了人心呢!”

    余慈真服了这两位,不过他也不否认,当翟雀儿眸光流转,笑吟吟地说着柔言软语,心跳还真的有一点儿加,魔女的手段,着实令人佩服。

    顾执则是摇头晃脑,将折扇摇了两摇:“雀儿小姐,你也太不饶人,是不是知道我这边想请九烟老弟帮忙镇场子,就忙着堵我的嘴?

    不等翟雀儿回应,他便冲着余慈道:“九烟老弟,也不是哥哥我有意瞒你,着实是这西天门的差事难做,说不好就真的奔西天去了,老弟你如今在此界散修之,也是一面大旗了,有没有想过加入步云社,助哥哥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余慈嘿然一笑,正想说话,眉头突地跳动,与山壁后的某个物件生成了奇妙感应。此时他也顾不得其他,当即向鬼厌发令:

    “指定那人进场!对,就是他!”

    余慈的指令几乎在第一时间,就被鬼厌转给了沈婉。那位女掌柜本来看着拍卖会不愠不火的局面,考虑问题,闻言一激,知道今日第一个直入“宝场”的法器出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