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九章 废料碎片 暗流涌动(中)

    “咦,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按照翟雀儿的要求,火炼和郑泊是要在拍卖会上,出谋划策,辨析真伪的。不过他们如今正把解析分离法器的工作,干得热火朝天,渐入佳境,一时还真不想走开。

    翟雀儿和余慈对视一眼,笑道:“没关系,你们就留在这儿吧,第一轮我们要先看看形势,也不准备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……”

    火炼脱口而出,随后连忙闭嘴,翟雀儿则不以为忤,扇着风,笑吟吟地往里去。

    要到拍场去,首先要经过鉴场,这里要比外面显得稍微宽敞一些,也不再是多宝格的形制,而是一个个的柜台,超过三十名鉴宝师在其间工作,几乎每一个柜台前面,都排起长长的人龙。

    这里还是采取逐层筛选的模式,

    一件宝物要由此进入拍场,至少要过三遍手,禁受住鉴宝师最挑剔的眼光,绝大部分所谓“宝物”在第一关都被刷回去了,只能想办法得到上百个预购担保,才能到拍卖会上去。

    余慈和翟雀儿本是一路走马观花地过去,可在此时,余慈收到了正在枢区域鬼厌的消息。

    此时的鬼厌,正通过“多宝格”法器和监控法阵,关注各处会场的细节,如果发现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法器,会第一时间提出来,作为合作方,随心阁会给他们行一些方便。

    而余慈和翟雀儿也可以更早地准备,甚至直接截胡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鬼厌是通过心念,隐秘地传过来消息,别说随心阁,就是翟雀儿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余慈很自然地扭头四顾,视线从排队、走动的各个修士身上扫过。

    鬼厌鉴别法器宝物的能力,着实是平平,可在魔识法门的加持下,他看人的水平却很是了得,也许法器、遗宝良莠不齐,但如果持有法器的,是那些修为不俗的强者,找到宝贝的可能性就要大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,鬼厌指出的这位,倒不是有宝贝,而是其气息比较“熟悉”。

    余慈再走几步,“恰好”从这位身边走过,进一步确认了鬼厌的判断:

    “未来星宿劫经?黑天教?”

    手有从灵犀散人、黑蛟真人那边得来的《未来星宿劫经》版本,又和黑天教人打了那么多回合的交道,余慈对之早有辨别之能,一时倒是小吃一惊。

    难不成,大黑天佛母菩萨阴魂不散,又让人过来寻他晦气?

    但很快,他就摇摇头:不对,这一位只有步虚修为,在这里虽是相当不俗了,可见识过他对陆素华一战的花娘子,肯定已将相关信息传递过去,那边不至于做出这种蠢事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这位,两人的视线还对了一记,对没有遮掩“本来面目”的九烟,这位根本没有任何反应。此时其全副注意力,都放在了某个正在排队的修士身上,眼神冷冽,似乎有旧怨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在察颜观色上,世上能强过翟雀儿的,还真是不多。余慈的注意力也就是稍稍变化一下,她就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“我看那位,手上的法器似乎不错。”

    余慈指的,正是那个正在排队的修士,那人的位置比较靠前,前面的进度又很快,此时他已经将要鉴定的法器拿了出来,却是一个红皮葫芦。

    这件法器品相看上去倒也完整,灵光隐隐,根据余慈从许央处学来的本事,初步判定,这件法器应该是在整个葫芦的基础上,炼制而成,省了“塑模”的功夫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作为根基的葫芦本身,能成为法器的“模具”,应该相当不俗,一般来说,这样的法器都在水准之上。

    正思忖间,已经轮到那人鉴定,鉴宝师刚把葫芦接入手,没有耽搁,直接说:“过了!”

    如此简单,不是鉴宝师尸位素餐,而是第一关就是看一看材质、灵光等,红皮葫芦的材质没有任何问题,至于功能、估价,要到后面才做。

    就这样走到第二关,也没多久就轮到了,这一位鉴宝师把葫芦拿在手,翻来覆去地把玩半晌,便去打开葫芦的塞子,可是没有成功。这种情况也常见,鉴宝师便将葫芦递回去:

    “你打开,试一试。控制得住么?”

    排队的修士点点头,念了遍口诀,葫塞自然弹开,有黑光从射出,像一把飞剑,在柜台上绕过,森森然,还有一些扑鼻的浊气。

    鉴宝师眉头皱了皱:“唔,可放出黑煞剑光,精炼还逊色一些,但潜力颇足……过关了。”

    同时皱眉头的,还有余慈,他眼神敏锐,自然看出,所谓的“黑煞剑光”,是由无数磨制祭炼的毒砂组成,以法器之本,行剑器之用,更多了一些变化,算是不俗之物。

    可真正奇怪的是,在修士放出黑煞剑光的时候,他分明有一些异样的感应,似乎是碰到了某个很熟悉的东西,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修士一路到第三关,在这个关口上,目前的人数只剩下几十个,但花费的时间要更长,因为鉴宝师要领着修士到一侧单独开辟的试炼场进行测试,以做最后的估价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翟雀儿就问余慈:“还要等吗?”

    余慈往另一处瞥了眼,只见那应身属黑天教的修士,还在附近游荡,有意无意地做着监视。他就摇摇头,要想监视这二人,他有的是更隐密的办法,要想研究那红皮葫芦,动用自己的优先购买权就可以,没必要杵在这里耽搁时间。

    二人就此直行,进了拍场。

    此时准备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尾声,拍场内人头涌动,也不下几百号人,这里面的平均水准,绝对远超前面两个区域。

    虽然受限于防御法阵,每个人自觉不自觉地都要收敛气息灵光,可毕竟距离太近,彼此感应之下,形成了密雨不云的压迫感,还丹境界的修士,在这里都有些呼吸不畅。

    而针对这一种情况,随心阁采取的办法是:利用玉罄之类的清心法器,消减人心压力,每隔一刻钟都响起一次,也可以做计时之用。

    随着玉罄再次鸣响,拍卖会开始了,拍卖师已经在台上发言,而余慈和翟雀儿还没有找到他们的座位,两人在过道,倒是非常招眼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后面有人站起,前行两步,引得余慈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正回头的时候,便听那边纸扇“嚯”声打开,更有低声笑语:“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逢。九烟道兄,咱们是有缘还是无缘哪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