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九章 废料碎片 暗流涌动(上)

    十个会场入口同时开启,由于分流得当,没有狂涌进来的人潮,在几乎挖空了山腹的巨大交易场衬托下,人流淅沥沥的,一两人、三五人,还有些踌躇,慢慢地踱进来。

    但人流从一开始,就再没有断的时候。

    人们沿着“多宝格”划定的路线,走动、停留,前面的停下,后面的赶上,更后面的超过去,渐渐就形成了十余道壮观的人龙,曲折蜿蜒,不久又开始“盘起”,慢慢碾过“格子”外每个空隙。

    沈婉唇边勾起浅浅的笑容,第二道指令发下去:“鉴场,启动!拍场第一节,公示、引导开始,预备!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指令,几乎要满溢的人流分出了一批,进入山腹更深处,

    而在他们后方,“多宝格”上,因预购担保而亮起的各色光芒,一道道地亮起,一层层地绽开,映得会场五彩缤纷,也晃得会场内的修士们目眩神迷,心头摇曳。

    会场内的人声陡然间就提升了数倍,那是摊主与买家口舌交锋,讨价还价;也是各路朋友高谈阔论,指点真伪;当然也有小贩掮客游走其间,引诱勾搭。

    声浪甚至透过了厚厚的山壁,隐隐传到会场枢,让这里的人也感受到现场的氛围。

    鬼厌眯起了眼睛,在他看来,比声浪还要惊人几十、上百倍的,是涌动的人心欲流,那灰暗昏浊的湍流,固然是激荡澎湃,但在掌控魔识的魔门人看来,简直就等于是如臂使指的力量,反而让人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而且在浊流,也闪烁着几点莹莹的光芒,与灰暗的底气相比,更是亮眼。

    啧,真的很可口的样子。

    鬼厌那边的信息传导回来,余慈也开始理解翟雀儿的感触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翟雀儿,正背着手,笑吟吟地在最外围的“显场”闲逛,他们来得不早不晚,正好是在人流行将爆满、鉴场开启分流的时刻,四面虽然有些拥挤,但却是热而不乱,就算是有些脾气暴躁、想闹出乱子的,也在防御法阵和多宝格法器监控压制之下。

    翟雀儿一路行来,都非常满意:“不错,真不错!”

    她忽然压低了声音,靠过来身子:“那个掌柜叫沈婉是吧,鬼厌和她走得挺近,是想吃掉她吗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的话,我就不说什么了;但若鬼厌没兴趣,这么一个人才,就留给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哈哈一笑,同样是压低声音:“既是人才,又是美人儿,你觉得呢?对了,要说可口,后面的……”

    将装饰用的折扇在掌心一敲,此时的翟雀儿,说不尽的儒雅风流,唯有口吐露的字句,不太相称:“不急,还可以再养养。”

    “正在养”的火炼,正与许泊一起,看着琳琅满目的法器、遗宝,点头又摇头、欣喜又遗憾,全情投入,完全不知有人正想着如何把他“下锅”。

    “显场”之内,超过上千个摊位,各式法器,还有作为交易会重头戏的“东华遗宝”超过万件,想挨个地看过去,肯定是不可能的,不过在他和许泊这样的人眼,灵光的有无,结构的奇正,整体的完损,都是三两眼就能看出来的,进度倒也比较可观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进来倒也不是为了练眼力,此时许泊手有一份单子,上面就是雇主希望在交易会上拿到的材料、宝物。

    在拿到单子之前,许泊还有点儿担心,雇主究竟是不是真的懂行,

    必须要说,这份单子还是比较合乎情理的,有很多都是东华山脉周边才会出产的天材地宝,按照常理,确实需要在本地购买才比较划算。

    但也不是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:单子有些过时了。

    以前,这些天材地宝绝大部分都由东华宫把持,成为其浑厚实力的一部分。东华宫也利用这些,和外界换取不同类型的资源,形成了相当繁华的东华区,等同于一个南国大型城市。

    如果那个时候,拿出这张单子,只要手里宽绰,凑齐的可能性差不多是百分之百。

    但如今,整座山脉的灵气,因为七大地仙的激战,因为论剑轩的“扫荡”,几乎搬空,各式天材地宝迁移的迁移,枯败的枯败,散溢的散溢,有一些甚至永远消失在天地之间,想要凑齐,何其难也?

    许泊和火炼却一点儿都不认为这是在出难题,相反,他们兴致勃勃,将其视为一个非常有趣的考验。

    “富有富路,穷有穷法,炼器之人,岂能为材料短缺所限?”

    “正是,现成的材料没有,但制成的法器上面总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所谓东华遗宝,多数都是这些年争战,损毁的法器之流,只要是东华宫炼制的,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儿此地特有的材料,以区别于其他。这么多损坏的法器,边角料,选一些,再分离精炼的话,不就有了吗?”

    “质性的改变需要注意,还有祭炼的层数也需要洗炼还原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可以试验三哥你的法门哪,顺使逆使都无碍的话,才可确证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回头看了两位痴人摩拳擦掌的模样,余慈忍不住又问了翟雀儿一句:“你拿那单子,确实有用?不是耍弄他们的?”

    翟雀儿笑吟吟地回应:“有用没用无所谓,至于是不是耍弄,要看他们自己的感觉,你没觉得他们很是乐在其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确实。”

    “越快活,越美味。”

    以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结尾,翟雀儿刷地一声打开折扇,不再理会这个话题,继续饶有兴致的观察会场陈设的种种法器——当然,在显场,更多的都是那种残缺不全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这些“残缺品”,也许是哪个强大.法器的碎片,但更有可能,就是奸商模仿做旧的废渣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只看人们的眼力。

    但不论是余慈还是翟雀儿,都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这里。以他们如今的地位和掌控的资源,自然有随心阁为他们服务,做出更精确的筛选。

    而随着会场内传音法阵和四角水镜显形的通报,今日拍场第一轮的竞买马上就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本章恭贺我会钻石星辰拳书友新婚大喜,非还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