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八章 乱世盛景 不回之愿(六)

    火炼很清楚,师傅在天地大劫的环境下,过得其实很是辛苦。由于是长年避劫,早为天地法则意志锁定,只能通过种种方式,敛息避难,如今的功课,更是每日都不可落下。

    他更知道,这次天地大劫到来,师尊还冒着殒灭劫下的风险,强行滞留此界,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,他这个徒儿正在修行的关键时期,需要指点安排之故。

    火炼看在眼,记在心里,但他没有去求师傅远赴域外,那太矫情!

    他只会加倍努力,在最短的时间内,学出个样儿来!

    虽说雷同豪行功未起,但火炼还是谨守礼仪,到屋外站了片刻,才往自己屋里去,可没走几步,后方便有声音想起来:

    “火儿,你今日见了什么人?”

    火炼忙转过身来,但见屋门打开,也就走进去。只见师尊正盘膝坐在云床上,

    雷同豪名字虽是强势,但相貌颇为儒雅俊朗,眉头一道深痕,实是他所修炼的“清源显圣雷瞳”的痕迹,但不知者则觉得他似是满腹心事,不得开解。

    火炼进屋行礼,如实将今日之事一一道来,当然首先要说许泊,且不吝赞美之辞:

    “许道友精于炼器,根底扎实,实在看不出是半路出家,且那法器祭炼之术,能使法器质性变化,因人制宜。这种手段,徒儿只听师傅说起过,但门坎太高,唯长生人可以为之,而许道友此术若能成功,当对长生以下修士,功莫大焉。”

    对此雷同豪颔首赞同:“此人坚韧,胜于常人,但更多还是一个‘痴’字,倒与有些相像。”

    火炼咧嘴一笑,又道:“说起来,许道友还与咱们有缘,当年他与辛祖师可是有过约定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将聊天听来的许泊与辛乙相约之事,三言两句说了,雷同豪一直沉静的面孔也有些变化:“这还真是缘分,师尊他老人家学究天人,向不轻易许人,或许真有一线传道授业的机缘在?你不妨多用心帮忙,若能成全一场造化,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火炼自然答应。

    “除此以外,还有什么人没有?”

    火炼又说了几个,雷同豪都不置可否,待讲到最后那给他玉简的女修时,雷同豪双眸一张,旋又瞑合:

    “知道了,交易会上,做不做事,随你的心意……也要收一些玄冥真水备用,还有,挑几件东华遗宝回来,让我看看你的眼力有没有长进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火炼应了一声,再行礼告退,自去鼓捣他的法器模具,试验祭炼之术不提。

    雷同豪这时才又睁开眼睛,沉吟良久。

    半月时光,倏乎而过,今日便交易会开始的日子,为今天,随心阁专门布置了会场,不在临时坊市,而是改造了附近某处山腹内的临时拍卖场,且老早就把位置广而告之。

    交易会共有四个会场,其一曰“显”,其二曰“鉴”,其三曰“拍”,其四曰“宝”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给携宝而来的众修士,设下的四道关口。

    其的显场,是要众修士拿宝物出来亮亮相,没有任何门槛,有专门的摊位格子给人摆放货品,可以想象将最为热闹。

    鉴场则有随心阁的鉴宝师把关,是要将良莠不齐的所谓“遗宝”筛选下去一批,一般的“遗宝”、法器之类,只有通过鉴场,才能进入后面的拍场。

    等进到拍场,就等于是一场高规格的拍卖会了,进来的就是拍品,每个修士都可以出价,但玄冥真水主人,有优先出价的权利——只限玄冥真水,而卖主也可以拒绝。

    至于宝场,就是跳过竟卖的环节,直接与玄冥真水主人面谈。

    看似等阶分明,但其实每个人都有机会。

    随心阁早就指出,玄冥真水主人有权将四场的任何人邀请到宝场;而显、鉴两个场地的法器、宝物,也可以自由交换买卖,当然,玄冥真水主人同样具有优先购买权,且必须出价玄冥真水,至于卖主答不答应,则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鉴场被刷掉的,也有机会。只要在显场,能收集到超过百人的预购担保,也可以绕过鉴场,直入拍场。而进入鉴场,只需要五人就可以。

    为此,随心阁拿出了他们在超大型交易会上,才有机会用到的“多宝格”法器,其祭出之后,与山腹地表浑融如一,只是在地面上显现出一格一格的摊位区块,非常精细,且可以自我感应调整,足以让每一件法器、遗宝都占据一个小格子。

    有交易想法的修士,只需用随心阁的如意钱符牌,贴在格子上,交付一定手续押金,就等于是一个预购担保,若是进了鉴场或拍场,预购者就有优先

    当然,摊主也可以直接喊价交易。

    这些措施,正是为了最大程度地筛选交易品的遗珠,也最大程度地激发交易热情,岂不见在最外间的显场,专门设置了十个特殊摊位,只是出售如意钱符牌,且以“一”、“十”、“百”标注,就是专供那些手边没有符牌,没法预购担保的修士挑选,标注多少,就是能够下多少次担保。

    当然,“多宝格”法器早已经排除掉了一个或少数几人狂刷担保的可能性,至于是不是有修士拉人来刷,随心阁不关心,那不菲的担保金,足以吓退绝大部分人了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,就算真的刷进了拍场,且不说拍品质量不过关导致流拍的话,卖主绝对是血本无归;就是该拍品的优先竞价人,也即提供预购担保的,在场人数少于总数的五成,也可以直接判定为刷保,立刻被判出局。

    这是随心阁数劫以来,形成的交易会成例,以其巨大的影响力,不担心与会修士不理解、不认同,而长期以来,一心想在上面钻营出邪路,并获得成功的,不是没有,但都是少数的少数,且作为筹办者,随心阁几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会场布置完毕,各处人员准备完毕,防护法阵开启。

    “多宝格”祭出并运转,预订摊位的法器和遗宝开始罗列。

    摊主进场,各摊位确认开始。

    一项项流程有条不紊地进行,透过水镜,看看渐渐丰富、热闹起来的会场,位于会场最核心地带的沈婉深深吸一口气,微微波荡的心思重归于平静,她转头,看向那位依旧是黑袍罩体的玄冥真水主人,礼貌性地问了一句,得到肯定答复后,她发出指令:

    “进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