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八章 乱世盛景 不回之愿(四)

    撞进来这位,头发灰白,形貌苍老,但双眸炯炯,甚有生气。

    店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尴尬,火炼见状,哪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但他也没有急着撇清,继续弯着腰,去看玉瓶,那色泽深沉的天地奇物。

    由于离得太近,冰冷的寒气透上来,让他忍不住侧过脸去,打了个喷嚏,然后直起身来,感受着寒意在脑宫一转,让人都有些晕眩了。

    这种竟也算是被污了的程度?

    火炼对交易会开始有些期待了。

    不过,目前这档子事儿,他可绝对不会掺合进去,对那个撞进来的修士点点头:

    “我只是来看看……你们可以继续。”

    那苍老修士狠瞪了店主一眼,转向火炼的时候,脸色已经平和下来,苍老面上便显出惯有的稳重坚毅来:“这位道友,刚刚冒失了,鄙人许泊,敢问道友名号?”

    “火炼。”

    许泊“哦”了一声,差点儿没了下,显然这一位也是不太善于交际的,而且也没有听说过火炼的名头。顿了一顿方道:“我在两个时辰前,也是让这奸商撺掇着到这里来,当时说得挺好,要一件天成秘宝换取,我专门回去……拿来了给他,不想竟是如此计较!”

    店主尴尬得都要哭了,点头哈腰不迭:“是小人一时给猪油蒙了心,觉得许爷您去得太久了,天成秘宝又不是那么好得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,与你说话,脏了我的嘴!”

    许泊劈头砸过去一样东西,店主也算身手敏捷,手忙脚乱地接下来,定睛一看,却是一颗冰冷的铜球,表面凹凸不平,铭刻着颇为精细的花纹。

    “这颗迷珠,共有三种变化,通神境界是迷雾之,干扰神意;还丹境界则可以催化出缚、电两种变化,无需祭炼,修为越高,威力越强,正是一件天成秘宝,具体的你自去琢磨!现在,把玄冥真水给我!”

    在许泊扔出铜球之时,火炼的目光已经盯上去了。那店主爱不释手的时候,他也走到边上,看了半晌,直接伸手拿过来,慢慢摩挲。

    那店主吃了一惊,但见火炼这模样,也不敢再夺回来,只能在一旁干等。

    许泊才不管他,大步上前,取出一个小巧的葫芦,凌空朝那玉瓶的玄冥真水一吸,店主只“哎”了一声,便眼睁睁地看着重逾百斤的玄冥真水被收摄进去。

    “客人,许爷,这还没验货呢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快去!”

    “那,这位客人……”

    火炼将铜球还了回去,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又盯上了许泊手那个小巧的葫芦,这次他直接凑过去,要重施故技,将葫芦从人家手里拿过来。

    许泊吓了一跳,忙缩了手回去:“干什么!”

    火炼一抓未见效,倒是丝毫没有不好意思,抬眼看许泊:“你这葫芦,祭炼的手法,有改动?”

    许泊闻言,眼就一亮:“你能看得出来?”

    等店主眉开眼笑地验货回来,就看到一老一少两人,就站在秘室,聊得火热,手上还比比划划,浑然忘我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许、火二人并排而出,手上犹自比划不停,自是不知便在这条人流熙攘的大街上,正有一人微笑看着他们,片刻才转过脸去。

    余慈都准备离开了,却见翟雀儿还若有所思地盯着那边看;“很可口的样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你不是一直在关注吗?不如直接去打交道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?”

    “装什么蒜哪,就是那一老一少,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余慈吃惊于翟雀儿的敏锐感应,这半个多时辰,他主要是陪着翟雀儿在街上闲逛,只是留了一份儿心念在那边,也就是最后二人出来的时候多看两眼,不想还是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翟雀儿似乎一直都在密切关注他……

    见翟雀儿兴冲冲要过去,余慈忙拦着她:“且慢,不要节外生枝,那少年人后面的人物,很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余慈当然不会把他认识许泊许三爷的事情暴露,那么只能从另一人身上说事儿了:

    “这少年叫火炼……”

    “周天火炼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少年英杰啊,怪不得很鲜嫩可口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翟雀儿竟然知道他,让余慈明白,自己是低估了火炼的名头。

    从翟雀儿这边得知,火炼是前年在云山系“小含章法会”上,排名第三十六位的少年英杰——当真是少年没错,当年也只有二十一岁,刚刚迈入还丹境界不久。这个名次,看起来比沧江含章法会上的季十九要差了很多,但要注意,“小含章法会”的含金量,可是天差地别的。

    作为“天下之”的云山,上有八景宫所居的云外清虚之天,下有两江交汇、龙脉并行,阴阳冲和,五德交真,是天地间修行资源最丰富的区域之一,八景宫、清妙宗等门阀大宗在此扎根,每一届小含章法会,都是天地间最顶尖的英杰会聚于斯。

    火炼能够以二十一岁的稚龄,还丹初阶的修为,在步虚修士都不稀奇的法会上,得到这一名次,固然有法会不提倡武斗搏杀的因素,但也可确证其人的不俗。

    因为“火三十六”这排名称呼太过拗嘴,人们便从这个巧合的周天数字上延伸出来,称他为“周天”。

    “啧啧,火炼来了,雷同豪应该也不远了吧。咱们这交易会,前景可期呢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,随心阁的掌柜也这么说。”余慈见翟雀儿打消了前去照面的心思,不介意再透露一点儿鬼厌刚得到的消息,反正也没什么欺瞒的必要。

    翟雀儿倒有些沉吟:“据说火炼天分惊人,年龄虽小,却已经在炼器、符箓两门上,深有造诣,又与雷同豪情同父子。雷同豪便曾讲过,火炼就是他的关门弟子,是传承衣钵之人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就奇怪了:“你很关注清妙宗那边?”

    翟雀儿“嗯哼”一声,俏脸笑盈盈的,亮如点漆的明眸转动,一点儿都不介意让余慈看到,她动心思的模样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翟雀儿拉着余慈往路边去,目标正是刚刚接待了火炼、许泊二人的小店。

    “喂,都说过了,别节外生枝!”

    “这叫把握机会!”

    不一刻,翟雀儿又从小店出来,手把玩着那枚铜球,大摇大摆往火炼二人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在她身边,余慈还真想不通,她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