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八章 乱世盛景 不回之愿(三)

    沈婉把握人心的本事,越来越有长进。她已经感觉,对面的“贵客”对她很是优容,说起话来,就轻松随意很多,但又能够把握住里面的分寸,绝不过线。

    鬼厌对她行事还是比较放心的,再不多问。

    稍稍一个玩笑过后,沈婉神色一正,道:“造起声势,是本阁操持交易会,应做也必做之事,但请贵客放心。但这时我倒想问一句,贵客手中的玄冥真水,还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怎么?已经不够用了?”

    “是本阁这边,收到了许多意向,并非是东华遗宝,但都价值不菲,想看贵客是否有意于此。”

    说着,沈婉便递上一枚玉简,鬼厌略一扫视,倒是有些意外,里面琳琅满目,蔚为大观,都是价值不菲的宝物、资源。

    换了以前,他恐怕会视之如敝屣,但此时,他却是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沈婉早就提出,要他在东华遗宝的需求之外,再提供一个别的单子,以备不时之需,他当时没当回事儿,但真等到宝物详单罗列眼前,他就发现,果然还是术业有专攻!

    如今毕竟是不一样了,身边牵着的人和事越来越多,由不得他不为身边人,为某些信众、眷属考虑。不说别的,要完成朱老先生的遗愿,复起上清一脉,光是培养无羽、回风道士、张妙林这样的核心弟子,所需要的资源,都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有些意思,具体的么,回头吧,我给你拟个单子。”

    沈婉自然说好,鬼厌对她的工作还是非常满意的,也想着提携故人,着实赞了两声,沈婉则是笑吟吟地道谢,不倨傲,也不矫情。

    从随心阁的店面出来,鬼厌大摇大摆地往坊市外去了,而在街道另一侧,余慈和翟雀儿收回目光,彼此对视一笑,不紧不慢地在街道上闲逛。

    这次出来,是翟雀儿的提议,她要看一看,随心阁究竟把气氛炒热到了什么程度,那一场交易会,是否还有可以进一步利用的空间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目前已经找到了可行性极高的方案,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通往东华宫遗址。但王人野的暴毙,给他们敲响了警钟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把黄泉夫人的“注视”浑不当一回事儿,而且对东华宫遗址内部的危险性,也做了新的评估。

    为安全计,他们反倒更需要交易会的成果了。

    翟雀儿对交易会抱有相当高的期望,不过到了坊市之中,她很快就把正事给忘掉了,在熙攘的人流中,笑嘻嘻地闲逛,没有什么目的,脸上却显出极舒畅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真不错呢,外面魔劫四起,却是把这里给带得好生繁华。”

    余慈有点儿意外:“道友喜欢热闹?”

    “热闹有热闹的好处,安静有安静的妙处,但至少要有两人,只要不是让我一个人独处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这就有点儿闲聊的意思了,余慈倒是很想趁这个机会,对翟雀儿进行一番深入了解,可这时候,他却是看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到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这位仙长,仙长……”

    被打断了思路,火炼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此时他是在店面之中,看新进来的一些法器,几天没有动手了,他有点儿手痒。

    因为七大地仙激战,还有随后论剑轩的“大手笔”,东华山灵脉几乎一扫而空,地脉流动也是紊乱,对制器、炼丹之类,影响极大,这种坊市上,更不会有什么供炼器用的好作坊。

    但火炼自小在炼器之道上打磨,又岂会为条件所限?

    这段时间,他正好在法器祭炼上钻研,考虑某个问题,这一手,可不怎么需要外力,甚至不用动手,只要在脑中推衍就好了。刚刚看到一个新颖的构思,激发了灵感,正有所得的时候,却被这不识趣的家伙破坏了。

    而说话的,正是小店的店主。

    他性子沉默孤僻,也未形之于表,就想直接离开,哪知那店主见客人要走,狗皮膏药似的凑上来:“仙长,仙长,我看你气宇不凡,眼光独到,定是个内行的,我这里有一样宝物……”

    火炼觉得这人真烦,更不愿说话,脚步不停,而那店主见状急了,见店中只他一个人,就压低了声音叫道:“客人,那可是玄冥真水啊……市面上流出来的第一滴,您就不想看看?”

    火炼一怔,如今市面上最火热的传言之一,他当然是知道的,但在随心阁全面掌控资源,造势发动之时,敢说有这等宝物,也不怕牙疼?

    不过,他的脚步还是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玄冥真水不算什么,但其中高品质的“劫水”,也就是市面上传言的那种,便是清妙宗里,也没存着多少,他虽是雷同豪的弟子,但修为不过还丹境界,也不能随意处置这样的宝物。

    要说好奇,肯定是有一些的。

    店主见有门儿,忙追着道:“不是我虚言相欺,实是随心阁那边,在处理运送的时候,不小心污了一滴,虽然程度不重,却怕毁了招牌,搁置起来,而小店还有些门路,就寻个办法置换了。只是这玩意儿烧手,寻的就是您这样懂行识货的客人,准备出手来着。放心,价钱上肯定要让一些的……”

    火炼真有点儿心动了,一滴受污的玄冥真水,可利用的价值当然大降,但如果能从中观察一下,大致也能猜估出其完美形态如何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像市面上传说的那么好,他还真要求师傅帮忙,买一些回去尝试。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店主大喜,连迭地道:“请请请,里面请!”

    说着便引人到后面,直接进了地下暗室,也没弄什么玄虚,推了个车子出来,上面却只放置着一个密封的玉瓶。大小对比,十分强烈只看这模样,火炼已经有些信了,玄冥真水的冥寂幽寒之意,还有它的份量,都需如此处置。店主小心翼翼地开启了瓶塞,请火炼过来观看,他方举步上前,后面忽有人撞门而入,怒火满盈:

    “老板,你这人好不地道!答应了许某,怎能再卖给他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