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八章 乱世盛景 不回之愿(中)

    在头两天,由于消息传递需要时间,买家的数目不太多,也多是通过远程的传讯法阵,讨价还价,等到了第三天,却已经有人风尘仆仆赶来面谈,势头不错。

    可沈婉还不满足,因为她的目标,不是想做一场交易会那么简单,而是想用玄冥真水的价值、用一个无可置疑的成功,打碎所谓“东华遗宝”的虚妄,给越来越陷入危机的随心阁解套,也让已经有些脱了缰的局势,重新回到正轨上来。

    所以,她自我加压,专门找了周边区域,几位在制器、炼丹等领域,极具影响力的人物,或邀约,或诱导,请他们前来。

    不管是那些人物亲来也好,派人来也罢,她都认真对待,投其所好,她也不求多,只希望在半个月后开始、持续半个月的交易大会上,能有一两位关键人物到场,帮助她将玄冥真水的价值、更重要的是随心阁的权威,成功推介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,她正和一位重要人物商谈,外间心腹来报,说是交易会的正主儿到了。

    沈婉愣了愣,但很快将心神平复,吩咐了侍者几句,又回头与客人交谈,在她高超话术的主导下,本来可以延长到一个多时辰的长谈,只花了半刻钟就结束了,客人还觉得很是爽利,满意而去。

    沈婉却连松了口气的时间都没有,稍一调整,便往秘室而去。

    秘室,那一位依然是黑袍罩体,不露半点儿面目,端坐在椅上,似乎在养神。

    沈婉缓缓踱步过去,深施一礼:“贵客到来,沈婉不欲使外人得知,冲了计划,故而隐秘行事,望勿见怪。”

    黑袍下的鬼厌嘿地一声笑:“那我这回,就不该来?”

    “不敢,便是贵客不来,这边也想寻个机会,向您报告一下近来的事项。看看是否有行差踏错的地方,回头也有修改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就讲讲吧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鬼厌此番过来,确实是了解交易会的进度,也要通过随心阁的渠道,收集外界消息。

    魔劫大兴之事,给他提了个醒儿:天地大劫期间,有些变故,都突如其来,少有什么缓冲,如果太过闭塞,说不定两三日过去,天地又变换了模样,那时可就被动了。

    沈婉从容应了一声,将几日来的安排,应对变故的措施一一道来,又提及接下来十来天,可能碰上的麻烦,以及相应措施,还有一些注意事项等等,条通理顺,令人信服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表情,但沈婉觉得,这一位应该还是满意的。稍顿片刻,见来人还没有评点的意思,她心一动,却是提起一个刚从上位客人口得来的消息:

    “贵客可知,此界战力最强的炼器宗师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在沈婉眼,当数八景宫的辛乙辛天君!他老人家是大劫法宗师的修为,又是符法、器法双通,战力深不可测,而更上一层的大人物,小女子孤陋寡闻,就不知道还有哪个在炼器上有所造诣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如今这一场交易会,就想着落在这一位身上。”

    鬼厌可就惊讶了:“哦,你能请到他?”

    沈婉哑然笑:“贵客的玄冥真水虽好,却也难以让辛天君动心,但如今却有两位和他关系甚是密切的人物,正在东华山。”

    “八景宫的?”

    “不,但也差不多,是清妙宗的。”

    清妙宗是部大宗门,座落在云山系西南,离罗江上游,与大雷泽隔江相望,门下弟子数万人,论实力,要比同属部大宗的离尘宗还要强出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由于位置关系,清妙宗和八景宫的关系非常密切,此界有好事之人,甚至有称其为“八景宫下院”的。

    当年,王人野最巅峰时,在大劫法宗师,也是最顶尖的人物,曾将清妙宗闹个天翻地覆,但后来却狼狈不堪,有传言说,就是八景宫出了手。

    也不怪有人多嘴,除了守望相助以外,清妙宗对八景宫的态度,已经超出了独立宗门交往的范畴,据说,清妙宗的弟子如果有意,征得座师同意之后,可以到八景宫去进修,甚至改换门庭,而八景宫一些修士,如果自觉上进无望,也可以去清妙宗“养老”,被授予客卿之位,甚是尊崇。

    沈婉所说的这两位人物,恰好就可以代表这一种现象。

    清妙宗上堂客卿之一雷同豪,与他的弟子火炼。

    清妙宗客卿有上堂、正堂、外堂之分,一说“上堂”,大概就可以判断,这人就是从八景宫出来的了,极少例外。雷同豪确是如此,而且他的来历非常了得,当年在八景宫时,乃是辛乙的入室弟子,后来不知何故,绝了上进之途,转到清妙宗,成了客卿。

    此人精通炼器之道,尤其擅长度劫法器的锻造,这次到东华山,倒不是为了玄冥真水而来,毕竟云山和东华山虽同属“部”,但一在北,一在南,相隔也在千万里开外,无论如何都不能来得这么快。他之所以到此,实是为了观察东华山隔绝天劫的异象,为自家炼器手段的精进寻找灵感。

    雷同豪再怎么没法上进,也是相对八景宫而言,他是此时还留在此界的少数长生真人之一,又身兼八景、清妙两家之长,地位高崇,非常人可比。

    沈婉的算盘打得挺好:“玄冥真水对度劫法器的炼制有奇效,正合雷真人的口味,若能将他请来,在交易会前期露一面,做一些有利的评点,那气象定然不同。当然,要是他肯出手购置一些,自然更有说服力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沈婉却是狡黠一笑:“退一万步讲,就算雷真人用不到,难道他的那位爱徒还用不到么?”

    鬼厌听得兴味盎然,尤其是看沈婉这种少见的仪态,更觉得有趣,便问了一句:

    “你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沈婉笑吟吟的,竟是小小卖了个关子:“也不必做什么,那位火炼弟弟,可是个痴人儿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