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八章 乱世盛景 不回之愿(上)

    看叶池远走无踪,余慈也不知道,接下来她和半山岛的态度会是怎样,不过他并不着急,九烟的身份那边不接受,换了本来面目就是了,到时再有什么麻烦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就是,不管怎样,叶缤、叶途的情分,他总要还回去的。

    暗叹口气,转过脸去,看向两个四明宗修士。这二人一中毒、一昏迷,他既然是先施了援手,眼下倒是不好甩手离开,又问那依然全身浮肿的女修:

    “你可想好找谁诊治毒伤了?或者附近有没有同门之类?”

    女修当下回应道:“我在随心阁有一位旧友,如今就在东华山……”

    此女的脑子很清楚,知道在这种局面下,找什么人才最有效果,眼下的东华山,局面混乱,各路修士自行其事,只有那些手眼通天的大商家,才能最有效地利用各方资源,达到良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余慈就问:“谁?”

    “随心阁东华分柜的沈掌柜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不会这么巧吧。

    东华山的环境,大有一日三变的态势。生活在其中,不知不觉就要受它的影响。

    为了玄冥真水交易会的事情,沈婉这两天忙得连轴转,找不到一点儿空闲,渠道、客商、消息、场地,各路事项,纷繁琐碎,手下几个执事,被她指派得脱了一层皮,个个叫苦连天,却又慑于她年来积下的威严,吐着舌头来回奔忙。

    越说是这样,各种奇葩事情还长了眼似的往她手里砸。

    先是荣昌彻底当了甩手掌柜,找了个由头,离开了东华山,美其名曰“授以全权”,将整个担子都压在她肩上,导致许多上层沟通渠道都要重新处理。

    随后,在北荒时结识的一位四明宗弟子中了剧毒,上门来求助,毕竟是早年经营的关系网,能够帮上忙,进一步加深感情,沈婉还是很乐意的,故而亲力亲为,寻了出色的医师,又拿出阁中的祛毒宝物,果然赢得了好一番感激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一个开始。和那位旧友同时上门的,就是北地魔劫已经攻入东华山的消息。

    早在一日前,沈婉就得到了北地起魔劫的消息,如今东华山北面的坊市尽收了摊子,纷纷南移,就是为了暂避魔劫锋芒。与他们一起南下的,还有数以万计的“难民”,都是被魔劫撵着,一路奔逃而至。

    最初沈婉还以为,魔劫临头,会把这一场交易会砸个稀巴烂,她甚至是抱着破罐子碎摔的奇妙爽感看待这件事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的变化,让她真正开了眼界。

    魔劫的滔天来势,在东华山被阻滞了。

    七大地仙给这里带来的创痕,在屏蔽了天地大劫之后,又阻挡了万千天魔。给周边一应修士、宗门、商家带来了宝贵的喘息空间。

    虽然时不时都会有一些天魔撞进来,杀死几个倒霉鬼,可就是阻挡大潮的堤坝,也会被海浪冲刷浸湿,这种事情,根本就是无法避免的。尤其是相较于此片区域之外,时不时传来的种种凄惨故事,滞留在此地的修士们,简直可谓是幸福安逸了。

    “安逸”下来的修士们,理所当然地又会寻找除“求生”以外的事项,这时候,东华山范围内的各个大小坊市,就成为了最好的去处。

    短短两三天内,这里的坊市交易,就猛提了两个档次,计算整个山脉区域的坊市交易总量,甚至可以与吴钩城这样的大城日常数字相媲美。

    但与之同时,不免就有流言传出,且是围绕着沈婉最不愿意看到的话题,说是有此避难之地,实是东华宫旧有的法宝镇压、法阵护持等等,东华宫虽亡,而其秘密还远远没有挖掘干净。

    再加上玄冥真水交易会的催化,一时间,东华遗宝中有“遗珠”的消息,更是甚嚣尘上,市价一日三攀,眼看就是要烧起来的架势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玄冥真水的价值,很可能就被那些虚妄的概念冲垮了。

    沈婉见不是头,忙做出应对,所以一日之间,市面上便流传出“玄冥真水”可以抵御天魔的流言。

    虽是流言,却不算谎言。

    相对于寻常修士,面对无形无质的天魔,浑不知该如何下手的窘状,玄冥真水的冥寂幽寒之意,确实能够对天魔造成一定的杀伤,如果运用得好,把天魔由虚化实,彻底冻结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能达到这样的层次,起码也是步虚境界,且学有专长的强者,谁还会奢侈到用玄冥真水克敌?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,这种前提条件是绝不会出现在流言中的。

    有魔劫的威胁,流言的推动,还有随心阁有条不紊的推介,外界对玄冥真水的好奇心在增大,认知度在提升,期待氛围也在稳步营造之中,但所有的这一切,都只是一个虚幻的预期而已。

    沈婉在随心阁众掌柜中,算是最年轻的一类,但经历的事情绝对不少。她听多了,也见多了事前炒得火热,而在交易现场,却因为一两个微小的变故,导致疑心四起,最后致使整个局面崩盘的反面例子。

    有多么大的预期,就在多么大的置疑。

    所以,作为一个成熟的掌柜,她决不会把交易会成功的希望放在虚幻的预期之上,而是要把握在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简单来讲,她需要几个引导交易预期,将其化为实际的渠道。

    用一个词来概括:

    托儿!

    但必须要讲,那种自家掏钱,自提身价,以造声势的所谓“托儿”战术,是最缺乏技巧性,最容易授人以柄的手段,走这种路子,在沈婉的认知里,就是下下之策。

    真正的稳妥办法,应该是以点带面、以早带晩,在交易会开始之前,就先找到几个稳妥的买家,把几桩买卖做成,到时候临场宣布一下,声势自起,再不济也能保住本钱。

    若能操作得好,这些买家或将心甘情愿、或是全情投入,甚至不自觉地把“托儿”的角色撑起来。

    沈婉目前的主要工作,就是这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