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七章 生死妙化 魔劫大兴(下)

    魔潮?

    余慈第一个感觉是,天地大劫又开发出新品种了吗?

    不过这倒不急,看女修已经浮肿到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脸,余慈倒觉得更棘手些,鬼厌能吸取外面毒浆,对已经入体的毒素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余慈也只是给她加持了一记天河祈禳咒,看看效要如何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倒是此女的同伴要好办一些,在天魔妄境只是被伤了元神,流失了一些精气,没别的办法,也没有性命之忧,修养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“附近有什么医馆吗?还是你们二个认识信得过的医者?你们两人都该医治一下,尤其是你,此毒是东海十凶放出的水母毒素,很是棘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东海十凶?”

    女修肿得几乎只剩一条缝的眼睛,都又睁大了一点,看了眼远处,还在妄境包裹下的尸身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。对她这个层次的修士来说,东海十凶绝对是那种不愿面对的魔头凶人,可如今却是横尸当场,被眼前黑肤大汉轻描淡写地指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恩公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嗯,要说你这毒,也和我有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的话,若非恩公到此,我们两人怕已经都被天魔染化,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了,四明宗的弟子,没有这样不知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们是四明宗的?”

    余慈有些惊讶,又有些亲切,那里毕竟是有熟人。又看了眼女修,见其虽受毒素侵害,那一身修为也着实精纯,当属玄门正宗,只不过刚刚那放声尖叫呼救的模样,可真有点儿……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那种境况下,呼救反而是最正确的选择,若非如此,再耽搁一会儿,可就真要出人命了。

    余慈点点头,弹出一点炽白火焰,将凶人尸身毁掉,仅存的一点儿天魔妄境也随之彻底湮灭。这是玉京三光破元消魔符的应用,只是要低调多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刚刚说魔潮……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女修愕然:“恩公竟不知么?因为天地大劫,真界环境大变,五日之前,北地上空的碧落天域洞开,域外天魔蜂拥而下,转瞬漫卷北地三湖。如今魔劫难制,已冲过沧江,漫到这东华山来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眨眨眼:“是吗?怎么大劫之时,净出这种妖蛾子?”

    没想到他如此轻描淡写,女修险些岔了气,也不知是这位恩公艺高人胆大呢,还是根本就没搞明白魔劫的可怖之处。

    如今真界的长生真人,多因畏惧天劫,避往域外,正是最空虚的时候,万千天魔从北地三湖降下,继而南移,一路魔染生灵无数,推进度更是让人恐惧,只五天功夫,前锋已到东华山脉之北。

    如此度,显然不可能是最早的一股,而是普遍降下,汇成洪流。而今日从他们的遭遇看,已经有小股魔头,越过山脉,杀到了山脉南麓,要知如今东华山附近的修士,得到魔劫南下的消息后,都在往南方聚拢,而若魔劫赶在他们前面,怕不要给包圆儿了?

    这些担心,女修都讲了出来,余慈却不置可否,扭头向北,举目远眺。

    他还是更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些。

    到他这个境界,望气之术无师自通,果见北方有阴云,上合于天,下贯于地,垂流如瀑,又如大潮,倾压而来。

    可是从某个区域起,势头一下子回落,如今虽然已渗透过来一些,但声势显然比外围差得远了。

    余慈便摇了摇头,从东华山这边看,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陆沉等七大地仙激战,将东华山脉开辟出一方不染大劫的独立天地,自有其一番玄妙,越是向里面,受到的限制越大,某种意义上,这里应该是最安全的区域之一才对,

    像四明宗这两位遭遇的情况,更多的还是意外。

    大概是符法诱发魔劫时,给一群游荡的魔头捕捉到了可趁之机。而这些魔头蜂拥而来,又何尝不是在周围感受到了威胁,到这里来“抱团取暖”?

    他这么个想法,却未必能得到人们的认同,不只是四明宗的两位,就是同行的叶池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一旁叶池蹙起眉头,望北瞭望片刻,转向他道:“大师,我想先走一步,未尽之事,可否稍迟两日再议。”

    “怎地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朋友,昨日往北去了,如今魔劫四起,我有些放心不下。”

    小九?

    余慈好险没问出来,但眉头也是皱起。不错,小九和胡丹、游公权正是往北去的,余慈见他们没有危险,也不想让这边的烂事拖累了他们,就没有急着见面,想着事情过后,再联系不迟。可如今这情况,却还真要上上心。

    魔劫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可那天魔无形无质,又专刺人心之最虚弱处,一般的还丹修士,对这些东西还真没有什么办法,只能凭借旺盛的阳气,还有意志硬顶。碰到高阶天魔的话,情况堪忧。

    不过呢,仅就目前而言,那边还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因为有之前申德福那一出,余慈也担心东阳正教那边阴魂不散,早就在小九身边有所安排,余慈知道,那一行三人正往西北去,倒是没有碰到魔潮之类。

    可这种话,也不能明说,而且他感觉到了,叶池这时候提出来离开,固然是担心小九的安危,但似乎也是对他的做法有些把握不住,需要腾出时间,做个缓冲。

    或许他还是操之过急?

    余慈当然不会阻挡,想了想,问道:“有没有空白玉简。”

    不等叶池回应,一边四明宗的女修已道;“我这里有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有些艰难地取了几块出来。余慈道一声谢,选一块烙了段信息进去,将其递给叶池:“今日之事,想来道友也明白了我的意思。这里有些话,请代为转交。”

    因为有外人,余慈就没有提及叶缤的名字,但想来叶池也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待叶池接过,余慈又道:“至于香料的事,我也不会忘,里面有联络的方式,需要我怎么做,说一声就好。”

    余慈都把话讲到这种地步了,叶池神色郑重,施礼道:“大师高义,敝宗定然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言罢,再不耽搁,剑光远走,转瞬不见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没想到第一天就要用补更,下一更在十点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