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七章 生死妙化 魔劫大兴(上)

    气氛变得有些古怪,余慈早料到会如此,所以一直不停地引着叶池转移位置,将这份尴尬消磨在路程。

    此时他们二人已经来到另一个十凶人的毙命之处。

    东海十凶都是携毒遁走,死后毒素也是覆盖全身,大概是常年与此毒共生的缘故,便是死了,身体的抗毒性还是比较强,大致保持了身体的完整,能让余慈做进一步的勘探。

    上一个死在太一斩邪符下的,能够一眼看出来致命原因是裂身一剑,但这个,死因就不太明显。余慈以神识扫过,最后发现,其人是脑宫变得一塌糊涂,元神湮灭而亡。

    唔,北斗劾魂注死术是直接攻伐神魂么?

    得出一个初步结论,余慈没有耽搁,让鬼厌收尽周边的毒浆,便继续转场。当然在此之前,也要让叶池确认一番。

    叶池倒是没有什么矫情,大大方方地观察凶人的死状。看得出来,她对余慈隔空一举灭杀九凶的手段,当真是好奇得很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出,古怪尴尬的气氛也消散了一些,路上,余慈就直接就绕过了刚刚那个话题,继续谈正事:

    “道友应该也知道,我要提的,就是合纵连横之事。我知道,这种事情叶岛主必定是有所考虑的,具体操作,也肯定有你们自己的想法,但我提起此事,更多的还是想提出几个可能性,使贵宗多一些的选择余地。”

    叶池很专注地听下去。

    “合纵连横,谁是朋友,谁是对头,要第一个搞清楚。眼下对半山岛具有最直接威胁的,无疑是四海社,但若只有这一方,贵宗又怎会如此被动?就我所知的情报,四海社高层与罗刹教关系颇为密切……最麻烦的对手,应该是罗刹教才对,或者,就是那一位!”

    所谓“那一位”,自然就是罗刹鬼王,虽说叶缤至今不过是一位长生真人,但余慈把她和罗刹鬼王并称,并不觉得突兀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倒有一个疑问:“那一位,怎么突然就和叶岛主翻脸了?”

    叶池明显不想谈这个问题,如果是在最初的时候,她肯定把话题转移,但此时,余慈已经通过“投名状”和高妙的上清符法,彻底改变了在她心的地位,嗯,或许那番关于“仰慕”的解释,更有效一些?

    不管怎样,叶池还是简单地回应一句:“师尊曾帮那一位推衍法门,但后来发现,所涉非是正道,便不再帮忙,由此恶了她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一个月前,余慈未必就能了解所谓的“推衍”的价值,但如今自然不同。心不免震动,他是亲眼见过花娘子“无歧妙解”的推衍之妙,且花娘子明言,是罗刹鬼王和大黑天佛母菩萨共同增修完善的,罗刹鬼王那里绝对不缺。

    有那样不可思议的推衍秘术,还要叶缤帮忙的法门,会是怎样一个惊天动地?

    “这是十来年前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叶池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余慈见状,也不再多问,继续讲解他的观点:“不管怎么说,叶岛主和罗刹交恶,已经难以挽回,除此以外,就是论剑轩。贵宗与论剑轩的关系一直比较……嗯,奇特,东海上最大的两股力量,与贵宗都不是太友善,影响之下,导致四面皆敌。那么,为什么不跳出去呢?”

    不等叶池回应,余慈就补充道:“当然,我知道,远水不解近渴,太远的宗门,真到危急关头,也帮不上什么忙。但这个时候,就要深悉牵制之妙,也要抓住对手的重心所在。有的情况下,不是近前的盟友才管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有点儿故弄玄虚,可余慈要讲的,是事关罗刹鬼王和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关系,又涉及本人的一些隐秘,由不得他不谨慎。

    这时候,已经来到第三人边上,余慈不经意往那边一看,却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此人的尸身不像前面两个保存得那么完整,被毒素腐蚀得几乎不剩下什么了,只有一些残肢断骨,而就是这些残余,呈现出和前面两个,尤其是第二人完全不同的形态。

    皮肉枯皱,骨胳松脆,就像是那些过不去驻形关,寿元耗尽的修士一般,骨肉残余都衰老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这也不像是毒素所致。

    余慈只觉得莫名其妙,同样是死在一种符法之下,怎么还有两种不同的死法?

    下一具尸身的位置也不远,余慈暂时停下言语,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诡异且不出所料,第四人的尸身表面无异样,但五脏六腑如遭火焚,阴火上透脑宫,由此绝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叶池看过来的视线已与最初大有不同,不为别的,如此诡异的手段,绝对当得起。

    但是,作为叶缤亲传弟子,叶池的眼光也不会只限于表象,从第三具尸身起,余慈能够感觉到,叶池那边剑意若有若无,从尸身内外切过。

    他没有阻止,一方面是没有必要,另一方面,他也很想见识一下,纯粹的剑修,是如何看待这种现象的。

    第五人,上下丹田爆裂,精气流尽而亡。

    第六人,面目恐惧狰狞,显是死在心魔之下。

    第七人,终于出现了重复,和第三人的死法一致。

    也是到了这里,叶池有了些头绪,扭头看过来:“九烟大师是诱发了他们的劫关?”

    东海十凶都是步虚境界,阶、上阶都有,已经接触到长生劫关的威胁,若因势利导,确实可以做到这样的效果,而魔门正是其翘楚。

    叶池的眼力很不错,但她只是看到了里面的共性,却没有明晰其根本。

    余慈却已经彻底明白了,死在北斗劾魂注死术之下的九凶,看起来每个人死法都不尽相同,可事实上,其内部的作用机理都是相同的。

    外力都是从生死法则上一路延伸下来,切入其人在相关领域最薄弱的环节,诱发死因,而得其果,符箓在其又起到了一个催化加的作用。

    这正是通过生死法则杀人,但相较之前余慈的两次应用,这回当真是流利顺畅,不见半点儿窒碍,而且,也愈发地隐秘。

    至少余慈自己,都没有感觉到,有刻意勾动生死法则的迹象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晚上要招待亲戚,更新大概要到10点以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