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六章 治标治本 如此仰慕(中)

    【汗,眼下简直是被三连爆的节奏啊!恳请各位道友神通加持,恳请大伙儿紧急支援,只要手边还有月票的,不用犹豫,直接投过来就好了!让我们的付出有一个好结果,让我们这个月有一个圆满的结局!拜托了!】

    三方元气无法覆盖旁人,除非他想杀人,但心内虚空可以。

    经过月来的洗炼控制,余慈对心内虚空的掌握,绝对是突飞猛进,

    对血煞雷池真意的感悟和描画,就算有九鬼心铃的帮助,也不可避免要借用三方元气,加深对这古怪玩意儿的理解,这是一个彼此促进的过程。

    余慈都开始怀疑,是不是当他彻底收伏血煞雷池之际,就是他三方元气的描画、控制水到渠成之时。

    也许这终究只是错觉,但也可以见出现阶段他的进步是多么明显。

    在心内虚空控制三方元气形成的防护之下,就是大劫法宗师的冲击,他也有信心抵挡片刻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这早已是强弩之末的“云雾水母”。

    千百道剧毒细丝击打在心内虚空的外壁上,那万千细丝触手,结成天罗地,喷吐出致命毒素,空气都给蚀化成烟,但在无形之屏障面前,半分都透不进来——以其目前所应有的步虚法域特性,这种情况并不常见,实是有三方元气的护持,方能如此。

    看心内虚空之外,那狰狞丑陋的云雾水母,余慈心念转动,倒是想起一招很适合用在此处的手段。

    当下指掌屈伸,变化印诀,而心在意先,早有一颗种子真符,在窍穴凝就,印诀之类,不过是导引之用。余慈低哼一声,右臂从上到下,一记虚劈,便在此过程,有串串天书符纹勾画拼接,终成形曰:

    斩!

    云雾水母的扑击倏然凝定,一道比剧毒细丝的还要细微的裂痕,就从云雾央呈现。

    聚拢的云雾本身是流动的,可无论雾气怎么波荡,在都无法遮掩那窄细的裂痕,似乎上面覆有一层无形的力量,隔阻外力流动。

    下一刻,湛然青光从裂隙冒出来,最初只是浅浅一道,如深黯冰隙下反射的微光,但很快,十道、百道、千道青光迸发出来,将云雾水母切割得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这些散射的青光虽是锋利无匹,却很快消散,而在最初裂痕的延长线上,分明有一道青光延伸过去,形成一道清晰轨迹,就从汲纳毒浆的鬼厌身侧擦过,虚空留痕,隐透湛青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而数息之后,那个方向,突然就传回一声惨叫,听音波变化,起码是在二十里开外。

    余慈点点头,久不用太一斩邪符,可修为境界提升之后,这周天符箓的威能,比还丹境界时,强出何止十倍!

    他确认数字:“一个!”

    叶池从他背后走出来,看着虚空仍然清晰可见的青痕,怔了片刻,忽然伸手,触到余慈身前、青痕最初起点的位置。

    纤手微颤,再提起来的时候,已经有一道深深的血口,向外殷出血珠。

    叶池扭头,看向余慈:“玄门……剑符?”

    余慈呵呵笑了声:“献丑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他笑容不变,却是微瞑双目,澄净心神。

    东海十凶一路奔逃,一路放出剧毒,遮蔽痕迹,那绝毒范围内,便是气机追索都受到限制,让人难以捕捉到他们的气息,更施展不开锁魂之术。

    但当余慈借符法之力,斩了其一人之后,因东海十凶长年修炼合击之术,彼此生机互有牵扯,一人死则诸方感应。

    这也没什么,如此类似于心灵感应的玄奥感觉,岂是外人所能得知?

    可他们面对的,偏偏就是余慈!

    对余慈这样深悉生死法则之妙的人物,事涉生死存灭,那心血来潮式的感应,实不啻于暗夜明灯,盏盏点映,尽入心间。

    既然是逃命,当然神。

    和叶池说几句话的功夫,跑得最快的家伙,此时已经遁出百里开外,最近的一个,也在六十里以上。用常规办法挨个去杀,到最后,绝对要跑掉至少一半。

    只是,余慈没有半点儿为难。

    那一记太一斩邪符,似乎是打开了他心某个积存已久的宝藏,灵光流动化现,种种奇思妙想层出不穷,彼此结合、穿插、淘汰,转瞬之间,就给他指出一个最具可行性的方案。

    他吸一口气,仰头看天。

    高崖云雾挡住了星空,但没关系,他头顶心,自有一片星空,三垣四象毕聚,气象辽阔深邃。

    心念上指,便有七星辉耀,行于天垣之,气机交汇演变,忽若夭亡之虚缈,又如生机之绵长,互衍互化,难以把握。

    可余慈一来早已移宫圆满,归垣近半,掌握星宿真意;二来更通达生死存亡之法则。以此二者为握持,便等于握其源流,掌其命脉,一切玄通变化,都不出樊篱。

    星辰天,斗柄似乎在星空转动,或者可以说,是星空围绕着七星旋转。但不管怎样,诸天星力随斗柄之转动,运化流转,汇聚天门宫室,似有一位神灵,居于诸天之外,俯瞰此界,而余慈心念便混化在其,视角亦如是。

    亿万生灵,其生机若何?

    萤光是也,扑而灭之;烛火是也,吹而熄之。

    南斗注生,北斗注死,劾治鬼灵,勾画众生。

    是谓北斗劾魂注死术!

    余慈倏然睁目,将抬起在胸口的左手掌指依次合拢、打开,数了九个,再加上之前毙命的那人,最终确认:

    “十个!”

    拳头握紧,苍茫群山之,相距数十、上百里的九个位置,几乎同时响起惨叫声。

    距离虽然极远,可那瞬间爆发出来的死气,却是让这里的叶池,心头莫名寒意滋生。

    “好,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微笑看过来,嘴里说着平常却又很古怪的话。叶池有些不太明白,她摇摇头,将心头寒意挥去,随后轻掠微乱的鬓发,浅浅一笑:

    “九烟大师行事,当真出人意表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,我倒觉得挺直接的,就是投名状嘛,想让叶道友你放心……这时候只要别以为我们在演双簧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叶池哑然失笑,看向身前至今才缓缓消散的青痕:“怎么会!如今的半山岛,可不值得大师这等人物,再做出这些周折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现在咱们的话题就可以深入一些。”

    余慈没有再和她客气,直入正题:“现在根据我这边的情报,叶岛主需要过海香,应该是避天劫之用。可我想问一句,有了过海香,真能解决目前的问题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