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六章 治标治本 如此仰慕(上)

    轰杀主事人的波动,不是阵势的变化,而是某个强大存在,通过毒元水阵,透出意志,因其境界太过高端,已经影响了周边生灵的存在根基,禁受不起的,便是主事人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至此,围杀叶池的四海社修士死得绝了,鬼厌甚至连小手指头都没动过。

    “真是敌友莫辨哪。”他嘿然一笑,向着波动透出的核心地带拱了拱手:“竟然水母妖君到此,鬼厌这厢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如此情况下,除了与此法阵同一根脉的水母妖君,还有谁能拿出这样的威煞?

    大约经过半息左右的延迟,不知在多少万里以外,对方也在回应,意念阴冷,可着实不怎么亲切。

    “鬼厌,做事之前,后果要考虑周全。”

    居高临下的态度,让鬼厌又笑起来:“妖君明鉴,我可是什么都没说,什么都没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他们是谁?”

    湛蓝的光波翻涌着扩散开来,就像是海水漫过堤岸,冲开崖下云雾,唯独保留着央硕大的“云雾水母”,剧毒的细丝又延长了一些,在湛蓝的光波,飘游抽动,似有灵性。

    而消散的云雾之后,正现出两个人影,一个光头黑肤,身材高大;一个青裙背剑,纤瘦沉静,正是顶着九烟面目的余慈,还有叶池。

    他们选择的位置非常巧妙,恰好是停在了光波覆盖的范围之外,这不是早早的预测,而是在毒元水阵扩张之时,快准确的移位所致。

    水母妖君没有纠结这一点,此时局势清楚,不容人有任何狡辩:“我分神到此,就此是看看,你准备选哪边!”

    “哦?妖君对本人很关注?”

    “一应干扰社对半山岛用兵的,我都会关注。前面是九烟,现在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鬼厌呵呵一笑,还伸手轻捋颔下半长不短的黑须,看着闲适,而下一刻,他身形倏然虚化,原地只留下他的冷笑:

    “何必再说废话!”

    “云雾水母”巨大的形体猛地向内一缩,却是吃了重重一击。湛蓝光波,“云雾水母”就像是一个活物,痛苦痉挛,千百剧毒细丝抽搐着挥击交缠,要捆缚住鬼厌的形体,可如今鬼厌散化精气,归入无形,便是有毒气毒液渗透,也是转瞬被阴火碧焰烧化蒸发,几乎造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顷刻间击杀十四个步虚、还丹修士的毒元水阵,面对鬼厌,完全抓不到点子上。

    纯粹的力量冲击,还达不到这种效果,这是鬼厌放出了“五伤气”的神通,顺着阵势的气机流转机理,直取驱动阵势的十凶。

    再怎么玄妙的阵势,归根到底,也要人来操控。十凶的修为都在步虚境界,天然就有弱势,而若水母妖君回护,恰可引出他下一个变化。

    鬼厌忌惮的,也只有水母妖君的手段。

    可这一刻,在冷森森的哼声之后,强大的压迫感毫不迟疑地回收,转眼从阵势抽离干净。

    竟然走了!

    不管是鬼厌,还是东海十凶;不管是阵内还是阵外,都为之愕然。

    没有了这份力量镇压,毒元水阵的范围骤然回缩,气机波荡之下,东海十凶本是深藏的在阵势之后的身形,都不再是那么隐密。

    两边又是愣神,但还是鬼厌这边反应最快,叫一声“动手”,神通变化,从“五伤气”转为化“乱欲精”,直取十凶心神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得手,东海十凶终于展现出他们仗之以横行东海的决断和狠辣。

    砰砰砰砰一连串爆音,飘浮在崖底的十二只“小水母”爆裂,剧毒的浆汁几乎凝化成了银白色的光,横扫方圆数里,但凡沾上,就是崖壁,都给腐蚀了尺余厚的一层。

    十凶的身形也没有再遮掩,纷纷从各个方向显化,径直投向弥漫的银白光雾,能够腐蚀岩石的光雾落在他们身上,却是效用最猛烈的丹药,十个人的身形几乎在瞬间就膨胀一圈,且又不是毒性造成的浮肿,而是肌肉骨胳受刺激,形成的异变。

    十个人影怪叫一声,没有半分迟疑,就向四面八方投去,竟然是战都不战,便逃命去了。而央的云雾水母一时还没有消散,成千上万根剧毒细丝,不去寻鬼厌,而是掉头扑向余慈和叶池,分明是想借此绊住鬼厌的手脚。

    其实这才正常,他们都曾在移山云舟上,亲眼见了鬼厌突破旗剑天罗大阵的手段,最清楚彼此的差距。之前布阵,阵势本身是个依仗,但更多的还是水母妖君的撑腰。

    如今连师尊都不顾而去,阵势又乱了套,他们要多傻才会和鬼厌等人拼死一战?

    这些人的遁逃手段,还是相当了得的。

    鬼厌便看到,他们飞遁时,身上沾染的毒液还在不断挥发扩散,落在草木岩石上还好些,最多蚀去一片,可一旦落在飞禽走兽身上,就是蚀肉化骨,便如之前阵一般,只剩下一张皮,其余都化为毒液,渗漏出来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东海十凶跑一路,那剧毒便传播一路,而且扩散极快,转眼就形成了一片巨大的死寂绝毒区域,处处都是痕迹,反倒没有痕迹了。给想要擒捉他们的修士,出了个难题。

    鬼厌哼了一声,没有管十凶的去向,对卷向余慈和叶池的万丝细丝触手也视若无睹,脑后虚空,却是破开一个幽暗的空隙,塑形如瓶口,崖底数里方圆之内,刹那昏暗,便似所有的光线,被瓶口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而更实质性的表现是,那些生灵沾染不得的毒浆,受这瓶口吸引,如百川归流,纷纷来投,转眼形成一道银链,无有断绝,但数息之后,银链的颜色就渐渐转淡,最终归于无形。

    这等手段,正是幽冥九藏秘术的神通之一:吞海瓶。

    鬼厌忙着收取毒液,十凶阵势形成的云雾水母,却是尽往余慈和叶池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叶池神情严肃,正待拔剑,肩上却突地被搂了一把,猝不及防之下,整个人都给扯到九烟身后去。抬头往前看,只能看到九烟宽厚的背脊,此外,便是一层漫过口鼻,封人吐息的压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