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五章 正反围杀 毒元之阵(下)

    主事人想到这里,耳畔的尖叫已经变成了惨叫和呻吟。

    就在他眼皮子底下,一名修士的身躯以可以目见的度肿胀起来,直到超出肉身的极限,“哧”地一声,又极瘪了下去。

    与之相应的,是里面“挤”出来的近乎无色的浆液,那是所有的骨头血肉化成的东西,随后就气化,化为致人麻痹的毒气,与崖底的云雾混杂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道近于虚无的影子,从那修士的皮囊上抽离,分明就是“水母”垂落的细丝,就如同真正水母那毒性的触手,只不过毒性要强大成百上千倍!

    那群王八蛋真对我们下手了!

    东海十凶,横行外海、凶名昭著的散修群体,师承南海十三天妖海君之一的水母妖君,最是精擅合击之术。据传结成阵势之后,能够发动长生真人级数的力量。

    月前在移山云舟上,他们还和鬼厌等人同行了一路,而那夜在论剑轩的封锁下,又是第一个逃命,竟然给他们逃出生天,此后便通过与半山岛的功勋消息,和主事人这边联系上,准备联合起来做事。

    当然,其目标不只是是一个叶池,还有相关的很多枝节。

    那时候,这边的修士都想着,这么三四十号人合在一处,仅步虚强者便有十五个,论战力,已经不逊色于一些型宗门,在天地大劫兴起,长生人远遁域外的环境下,那还不是横着走?还有什么事办不成?

    可现在,“横着走”的局面还没看到,名震天下的“毒元水阵”,已经压到了头上来。

    主事人脑子乱糟糟的,近乎本能地撑开了步虚法域。他是几个同级修士,唯一修炼出法域的人,正是凭借这一点,才得了这主事之位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一点,救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上百根细丝从云雾间透出来,每一个修士都分派到几根,没一个例外。

    这种细丝乃是“毒元水阵”最可怕的武器,看似纤弱,却蕴含剧毒,可蚀破罡煞,堪比神兵利器。

    这一拨人马原有二十四人,还丹修士十九个,在围杀叶池时,被接连斩了十人,而毒元水阵一起,剩下九个简直没有任何抵抗之力,转眼就被被杀戮一空。

    至于五个步虚强者,之前虽也是多有带伤,毕竟没有减员,可毒元水阵发动太快,他们的注意力又都放在鬼厌身上,仓促之下,应变不及,转眼就折了三个,剩下的也是左支右绌,眼看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倒是主事人,甚至还凭借法域,折断了两根。

    但他可不会为此松口气,因为死去的修士不但骨肉化液,放出巨量的毒气,崖底更多了十多张人皮,在阵势的催动下,飘悠悠浮起,真如在水一般。

    转眼十多条人命销掉,鬼厌却连动都没动,细丝未及近身,便被无形魔火焚毁,他还有闲去盯着那些人皮看,觉得那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滋生。

    主事人和另一个步虚修士——恰是被植入魔种的那人,几乎是同时开口:

    “烧皮!”

    “戳烂掉!”

    意思都是一样的,就是要把那皮囊毁掉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都对毒元水阵的阴毒诡谲有所了解,深知此阵最可怕的武器是“细丝”,但最让人绝望的,却是那些死难者所化的人皮。

    要知东海十凶的师尊水母妖君,本体就是一只水母,从这样一种正常寿命仅有数月的生灵,成就此界最顶尖的妖魔之一,其间机缘巧合、诡谲莫测之处,实难形容。正因为如此,这位妖君传承下来的手段,也多以诡谲妖异为主。

    毒元水阵最诡谲之处,就在于死在阵的修士,都会化成这样空荡荡的皮囊,但很快又会被毒水充满,形成新的“水母”——水母结构九成以上都是水,和这个情况非常相似。

    一旦成就,每一个“水母”,都将成为小型的毒元水阵,生成无穷无尽的变化,必要时还可以炸开,除惊人的冲击力外,剧毒、高腐蚀性的液滴喷溅散射,那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景象。

    可是,鬼厌还没有动。

    他完全是在看着十二张皮囊鼓起,还原成人类的轮廓,看着妖异的液滴从皮囊撑开的毛孔渗出来,形成一层光滑透明的薄膜,上面还流动着瑰丽的色彩。

    这期间,云雾间“水母”的细丝攻击还在继续,逼得两个步虚修士自顾不瑕,根本没办法处理那些“皮囊”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阵势的第二重变化成就。

    主事人忍不住要想:鬼厌到这儿来,就是专门来看我们是怎么死掉的?

    念头未绝,他仅剩的一个“同伴”,终于是避不开已是千百细丝成的杀局,被毒丝戳得千疮百孔,转眼就毒液漏出、气化,自身也化做空荡荡的皮囊,飘浮在崖底云雾,只等着下一轮毒液的灌输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全无先兆地,鬼厌是形影俱无。

    再现时,竟然是顶着千百根挥舞的细丝,直冲进云雾水母的央。一入其间,他身外碧焰阴火炸开,便如一束焰火,火星溅落四方,遇到细线,便是粘附不落,从头烧到尾。

    云雾水母剧烈抽搐,真似有着自己的灵性,而下方那些刚充起来的“小水母”,反而因为枢的混乱,变得无所事事起来,只是随着风向,来回飘流。

    就这么简单?

    主事人看得稀里糊涂,只能眼看着绿焰将细丝烧了个遍,已经有大半都再不成形,云雾水母也为之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这就破阵了?

    念头起处,无形的波动忽从云雾水母的最核心处透出,瞬息遍及崖底每一个角落,主事人呆了一呆,却发现自家的步虚法域完全无法阻挡这波动的渗透,任它穿透全身,带动五脏六腑,还有血液脑浆一起激颤。

    到了极限,他浑身气血上冲,脑壳砰声爆开!

    便在此刻,崖底骤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鬼厌依旧顶在云雾水母的枢位置,却是若有所思,末了开口道:

    “妖君?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此章是感谢恍然一梦一峰书友超大额捧场6/20。

    更新太晚了,请诸位见谅。明天首更还是在午。

    厚着脸皮再求一求月票,后面的势头太猛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