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五章 正反围杀 毒元之阵(中)

    众人行事,当然有临时推举的主事者,可在如今这个局面下,这一位暗忖出了头就是寻死,干脆闭口不言,心里不住在想:

    怎么就招惹了这位爷?

    鬼厌其人,不但是神憎鬼厌,还是神出鬼没,自从他破劫成就长生之后,每出现一次,都要掀起好大的波澜。最近在天马城上,移山云舟的大变故,这位爷又现了身,直接就轰破了论剑轩的旗剑天罗大阵,且在剑仙李伯才的剑下逃生,由此魔威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同样是逃出的来的,姗姗来迟的那几位大爷怎么到现在都不见人影?

    鬼厌也没有闲心折磨弱者,虽然那一位,分明也是个步虚修为。他转过视线,再看了眼崖底这群散兵游勇,寻了个干净的石头,大马金刀地坐下:“来,给道爷我讲讲,你们这做的什么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众修士面面相觑,心暗道大爷您就别折腾咱们了,真当大伙儿都不知道,你和那个九烟在移山云舟上,同进同退,一块儿从李大剑仙剑下脱身?

    那九烟又可说是半山岛的“救星”,是社明里暗里,都想处理掉的。作为新进入社,又看过榜的鬼厌,又不是不知道,偏偏还这样凑上去了,简直就是狠抽四海社的脸。

    据几个消息灵通的人讲,自从传出这个消息,社高层就想将把这个家伙处理掉。只不过鬼厌的战力太过莫测高深,可能会付出相当惊人的代价,这才没有落到实处。

    而代表鬼厌身份的铜牌,已经给做了标识,代表他是一个“不确定人物”,给甩到了外围的外围去,再不可能接触到社的机密信息。

    相对长生真人在社的地位,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。

    但看得出来,这位爷明显是不在乎,还把自己当社大佬玩呢。

    对这样一位爷,招惹不起,侍候不起,得罪不起,他们还能怎样?

    沉默蔓延开来,相当长一段时间,都没有人讲话,而这肯定是不行的,故而随着时间推移,绝大多数人的视线,都落在了那位临时推选的主事者身上,让人明白,究竟啥才叫权责统一!

    鬼厌当然能感觉到众修士之间的暗流趋向,他视线一转,也落到主事人身上:“你是管事儿的?”

    主事人无奈之下,上前一步,脸色有些发青,但总体而言,还算镇定:“呃,只是道友们临时推举,做事糟糕得很,糟糕得很。”

    鬼厌点点头:“的确,二三十号人,好像让人家小姑娘单枪匹马,砍掉了四成?”

    主事人苦笑:“魔君您明鉴。”

    鬼厌也不为已甚,换了个角度:“快三十号人,围追堵截一个小姑娘。咱就不提你怎么做。就说万一做成了,你们怎么分来着?对了,我那牌子上,可没有显示这个条目。”

    能显示才怪,相关信息社里早给你锁了!

    主事人腹诽一句,却是不得不回答:“禀魔君,近日里社里调整了报酬,拿出的都是在海鸥墟预购的铺子,我们这些人只需分股便好,倒是免了不均之患。”

    鬼厌哦了一声,四海社还真是豪赌海鸥墟啊,若他们知道,海鸥墟的创造者,正和半山岛眉来眼去,又会如何?

    又笑了一声:“怪不得,你们伤亡如此之重。死得好,死得好啊!”

    崖底众修士都是尴尬,这是诛心之论,但必须要说,他们或多或少,也有点儿类似的心思。

    鬼厌笑吟吟地,撩了下袍角:“这么的好买卖,又能如此谋划,我都有些心动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修士一个个脸上变色,主事人总算脑子还清楚,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乱,

    当下勉力露出笑脸,道:“魔君明鉴,我们这边既然发动,这个功勋消息就已经锁死了,没法再接……若不然,有魔君出马,我们这些人,在旁边喝点儿汤也是好的,也不至于闹得如此狼狈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还真是可惜了。不过既然能锁,就能打开,是不是你们这边全死绝了,那边就能再让人接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,看你那张脸,开玩笑而已,你当道爷不知道,这牌子给动了手脚?我到哪儿抢你们的买卖去?”

    鬼厌笑得开心,众修士却给揉捏得哭笑不得,想松口气,却听得鬼厌话锋再转:“不过呢,死得还是少了些。我看看,一、二、三……十四号人呢,铺子再好,地段再旺,分成十四份儿,怕也不够分吧。”

    主事人脸上早就僵了,不知该怎么回应才好,

    不过受余慈这话的引导,他心里倒是又冒出个念头:屁的十四份,二十四份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一念方起,就听鬼厌道:“你们真愿分出去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这是弟兄们的血汗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,看来是不愿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幽暗的崖底突然放出幽光,湛蓝如海水,便似有一层水膜将周边罩住,阴冷幽寒的湿意直渗进来,真让人以为是泡在冰冷的海水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崖底一阵骚动,主事人见到这场景,一个愣怔,猛然间想起了什么,仰头上看,便见迷蒙的云气之,似乎有千百道细丝飘游,细丝一垂一缩,有一份齐整的节奏,从外形看,裹着云气,就如同一只巨大的水母,所有人都在它的覆盖下。

    主事人打了一个寒颤,而此时,已经有反应更快的家伙尖叫起来:

    “毒元水阵!十凶……弟到了!”

    话大有欢欣之意,难得他还知道“十凶”之名不好听,硬生生在后面加了个“弟”字,把意思给了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就有点儿小聪明……”

    主事人却是大觉不妙,现在想想,鬼厌最后那两句,根本就不是对他讲的,而那般语境下,其对象除了这毒元水阵后面的人物,还能有谁?

    想到鬼厌话里话外的意思,再看看这凶名卓著的杀阵,更重要的是想一想那些人的凶残恶名,他脑便是一阵眩晕,想到最紧要的一件事:

    一行人在满员之时,拥有五个步虚强者和十九名还丹修士,还能有一些与对方分庭抗礼的资格,而如今他们的人马死了快一半,对方却是以逸待劳,这种局面,那些凶徒又怎会放过?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此章是感谢凝固眼泪书友超大额捧场16/100。

    12点左右还有一章,继续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