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四章 横尸闹市 魅影迷踪(上)

    鬼厌锁定的这个目标,侧脸轮廓倒也平凡,事实上,对方确实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子,姿容也是平平,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鬼厌的盯视,正随人流缓步移动,视线在一旁摊位上巡逡,非常自然。

    以前见过她吗?

    任何一名修士,在洗炼神魂之后,都拥有过目不忘之能,识神所触及的一切,都会深刻在记忆,像鬼厌这样的修为,只要想回忆,从出生到现在的每一个细节,都不会有什么疏漏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样是毫无意义的,而且也会带来很大的负担,绝大部分时候,修士们都会将过分繁琐的记忆封存,有用的时候才去搜寻。

    鬼厌也是如此,尤其本体那边自具解析神通,搜索起来最是便捷。

    偏偏今天邪门,不只是鬼厌这边,包括余慈本体、分身处的记忆都检索一遍,硬是没找到对应的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,比如说,如果以前见的不是她本人,而是与她有血缘关系,或者干脆就非常相似的旁人,又或是她形貌大变,都可能导致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一旦如此,要筛选的范围就太多了,记忆比对也就没了意义。

    此时需要辨别的,不是形貌,而是气息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气息都是不同的——这里所谓的“气息”,是个广义的概念,即是人身之形貌举止、气机流转、神魂波动等种种信息综合在一起,形成的独一无二的特质。不可能有重复,但若不是鬼厌这样精于魔识变化的强者辨析,倒很可能出现混淆。

    可这次不是混淆的问题,而是真真切切没有任何“存档”。

    翻来覆去地说,就是一个意思:他们之间,就是从未见面的陌生人没错!

    可如果是一个陌生人,又怎么会用目光盯着他看……好吧,也有可能不是这人。

    其实鬼厌还真没怎么当一回事儿,毕竟这个身份结怨太多,说是仇满天下,毫不为过,谁还没有个亲朋故旧?便是直接冲上来捅他刀子,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但能让他念头翻涌半天的人物,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了!

    念动间,鬼厌用了最直接的办法,一连八颗魔种洒出,最具嫌疑的八个人,没有一个漏过,现在搞不清楚,就放个长线好了,总能看出破绽的。

    有照神铜鉴在,魔种之类,对他真的“不值钱”。

    再往那个平凡女子处一扫,余慈便想继续跟上叶池,去办正事,可就在视线转开的刹那,“噗”地一声闷响,星星点点、红红白白的东西爆了开来。

    那是血浆、碎肉、骨渣之属。

    鬼厌愣了愣,然后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:那个女人的头颅……爆开了!

    无头尸身重重拍在地面上,溅起一片尘烟。刹那间,鬼厌的眼神阴鹜如鹰,一个念头直接就撞上了他的心口:

    黄泉夫人!

    也在此刻,热闹喧嚣的坊市声息猛然一顿,紧接着,不知是谁开了头,尖叫呼喝声起。

    此时的东华山本来就不是善地,而如此惨烈诡异场面,天知道是哪路魔头下的毒手,更是人人自危,至少有十多人同时张开了护体罡煞,毫无疑问,这些是还丹境界以上的修士。

    他们每个人的自然感应范围都至少超过一里方圆,相应的气机都是念动既发,敏锐犀利,小小的坊市又哪里容纳得下?

    如此十多个人的感应叠在一处,那种刀架脖子、剑抵心口的感觉别提有难受了,他们算是在无意,享受了一把长生真人的“猎场”待遇,每个人的神经都瞬间崩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此时的坊市,就是一个被泼满了火油的仓库,别说纵火,稍有一点儿火星,就是一场大灾难。

    鬼厌就站在原地,没有动弹,可他的心念,却是急如电闪,在形神交界地“砰砰砰砰”地炸开,像是夜空绚烂的烟火,看似纷繁,其实芜杂的念头少得可怜,几乎所有的心力都被驱役到有限几个方向,捕捉一切可能的线索,并推衍分析。

    不久前的记忆翻了上来,那是王人野的言语:

    “万万不能用你们那半桶水的种魔法门……某家就剩下这个脑袋,可不想再爆掉!”

    爆掉!

    鬼厌霍然举步,直趋那倒伏的无头尸身处,在一片纷乱的场面下,他的动作何其扎眼,更别提其酷厉凶鹜的眼神,更是一个强烈的刺激,近前恰有一个心弦崩紧的还丹修士,其身外护体罡煞张开,气机已经被压到了极限,被鬼厌这么一个刺激,就再也控制不住,一拳直轰过来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动,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,周围十多名可以称得上是高手的人物,正彼此警戒、牵制、打压,一人动,人人动,便是心里再不情愿,也要动手自保,一时间坊市之便似响起了连环炸雷,周围一些临时搭建的棚子直接给掀飞扯碎,离得近的修士更是被卷起的罡风轰得筋断骨折,转眼就倒了一圈,死伤数十个。

    当下更是天下大乱,商贩顾不得摊子,看客也顾不上热闹,呼啦啦四面奔逃,飞天的、遁地的、横撞的,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鬼厌别的不管,甚至对那还丹修士轰来的拳头都懒得理会,但看到有的人甚至是要冲了无头尸身所在,却是万万不能忍,当下嗔目厉喝:

    “都他妈老实点儿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的发音,前面滑动而后面转弱,本不太适合啸叫喝斥,可在他魔功加持之下,便如风暴般席卷数里之地。

    音波入耳,魔念透心,成百上千人就那么僵在当场,有动作没做全的摔了个七荤八素,却是连呼痛都不敢,包括打成一团的几个高手修士,也都似被无形的绳子捆缚,刹时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鬼厌这才得以走到无头尸身之前,径直蹲下身,去探此人残余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虽是蹲着身子,可滔滔魔威依然横绝全场,几乎每个人都往这儿看,但没有一个人敢直视这个身影,似乎这边放射出无形的芒刺,扎得人眼痛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本章是感谢时间的潮汐的大额捧场。

    呵呵,阴历生日当天,总算没有失言,三更。

    话说今天俺三十了……

    再隔一天,阳历生日也到了,那时候,就彻底是三十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