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二章 师承之秘 心池合击(下)

    大笑声,申德福拿出示警符牌,做最后的确认。

    符牌漆黑的面上,流出有指向性的气机,锁定了恶蛟旁的女修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役灵宗余孽!”

    上一劫末,役灵老祖开宗立派,即为“役灵宗”,但因与东阳正教结怨,被满门屠灭,役灵老祖重伤下拖命而逃,仅以身免,由此结下不共戴天之仇。

    近年来,役灵老祖压住伤情,直趋北地,专杀东阳正教修士,搅得东阳教众一日三惊,着实被折腾得很惨。在此期间,教便发明了这么一个示警符牌,是收集了役灵老祖的气息,还有当年攻破役灵宗后的一些战利品,以魔门秘法炼成。

    其最主要的功能,就是当役灵老祖出现在百里范围内,符牌就会震动示警,牌面变成血红色,给教众准备或逃命的时间。

    符牌还有一个不怎么能用到的辅助功能,即发现了受役灵法门加持的生灵,而附近又没有役灵老祖的踪迹时,牌面则会发黑。这原是做坚壁清野的准备——役灵老祖可以驾驭世间一切飞禽走兽,驱役它们以为耳目,或者干脆就作为暗杀的工作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有了这牌子,便可以先下手为强,剪除役灵老祖的羽翼,只不过做为大劫法宗师,那一位的行事何其老辣,东阳教众着实很难捕捉到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符牌,自从教三魔君联手追杀役灵老祖,将其再次重创后,教弟子都不怎么用了。但这回东海上役灵老祖驾驭天梭鱼潮重现,虽说劫后再度不知所踪,但像申德福这样的聪明人,还是很自觉又拿出来配上,果然收到效果。

    见过受役灵法门加持的飞禽走兽,但大活人还是第一个。除了当年役灵宗的余孽,还有别的解释吗?

    就算有,申德福也会自觉屏蔽的。

    如此天降功劳,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个闪失。

    他胖脸上笑容不减,眼蓝芒却是大盛,已经用上了东阳正教秘传的“震心术”,一声低喝:

    “役灵宗余孽!”

    本是要一语攻破对手心防,却不想几乎与之同时,恶蛟身边的女修也是喝道:“你这人当真没有道理,路遇就下杀手,当我们天法灵宗好欺么?”

    申德福一呆:“天法灵宗?”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天法灵宗,南国奇门嘛,也是以役使灵兽知名的,论历史,还要早在役灵老祖成名之前。

    但很很快就反应过来,嘿嘿冷笑;“好啊,原来天法灵宗也是役灵宗的余孽……今日你落到申爷爷手上,合该倒霉!”

    至于话里面荒谬之处,申德福完全不在乎。

    说起来,役灵老祖专注与东阳正教为敌数百年,教也一直怀疑,是不是暗留下了传承,如今终于找到了端倪,管他真假与否,都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至于天法灵宗……南国一个型门派而已,在东阳正教面前,又算个屁!以前都不屑理会,如今若真是一桩功劳,回头请几个人,发力灭了就是。

    当然,在此之前,还要“取证”。

    这条入云蛟龙,还有……

    他居高临下,往周边山林一扫,忽地欢喜不迭:“哈,还要狡辩,这血灵秘遁的法门,正是役灵宗独有,瞒过别人还成,又如何瞒得过你东阳正教的爷爷我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那个刚刚还义愤填膺的女修,已然发力,正面扑击而上。

    胡丹惊呼一声:“小九!”

    这……岂不是不打自招?

    虽然申德福有九成以上的把握,肯定这女修的来历,但真等着完全确认之后,还是有老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会因此而心神失守,而是提起了十二万分的注意,他修炼的是东阳正教的“勾月夜魅法”,算是根本法门的一条分支,威力甚著,步虚法域更是早早就结成了,且在上面有上百年的造诣。

    随阴影扩张,有一道勾月若隐若现,黑暗阴影固然是困锁敌方气机的有力手段,但勾月化现,才是勾取人命的辣手,而二者之间,又可以相互转化,明暗虚空变化,极是玄妙。

    站在云杉之顶,百尺距离虽也不算什么,却足以让他判断出小九的气机虚实:

    这个叫‘小九’的女修,本身修为和自己还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,而她也知这一点,故而是把本人当饵,让那头分明有着步虚实力的入云蛟龙暗偷袭。

    好吧,那蛟龙可化云成雾,虚实变幻,确实比较棘手。

    申德福拿出绝大部分精力,通过步虚法域,限定那蛟龙气机变化,同时双眸蓝芒剧盛,往胡丹、游公权两人处一照,勃然而发的精神强压,使得修为远逊于他的胡、游二人都是一激,气机失控之下,都是发一声喊,反被激着发起冲锋。

    殊不知越是如此,他们形神精气,都会以更快的度流泄而出,被步虚法域吸收,更增益对方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种玩弄人心的手段,本就是魔门最擅长之事,申德福更是驾轻就熟,直接将胡、游二人那边的“收获”转化,反手便加压到已经从面掩杀上来的恶蛟身上,发一声喝:

    “孽障!”

    已经张嘴扑杀上来的恶蛟,发出含糊的利齿摩擦声,一头栽了下去,重重撞在云杉树根上,四丈许,有千斤之重的躯体落下,似乎整个地面都震了下,一时宿鸟惊飞,卟啦啦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前面的小九见了,分明有些惊怔,当即止住冲势,申德福则是哈哈大笑,就势便转移了目标,要一鼓作气,把小九制住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刻,他心底忽地警兆翻动,匆忙间转换视野,只见得四面八方,鸟影翻飞,乱成一团,有的像是吓昏了头,扑扇着翅膀就往他这边撞过来,而其有一只云雀,其翅尖分明流动着一层银白的光芒。

    法域便是申德福气机的延伸,那云雀与之接触,独特的气机感应让他脸色骤变,却是想起之前曾听詹基提起过的东海交战细节。

    “……灵殒鸟!”

    想到其上携来的灵殒绝雷之威,申德福只觉得头皮发炸、鼠蹊抽紧,欲待避让,可这一手连环计的时机用得太好,他拼尽全力,尽起法域隔阻限制之能,又发力猛纵,才跳出二十尺开外。

    后方,银白雷火轰然炸开。

    冲击力轰在背上,申德福喉头发甜,口鼻溅血,却是放松了一点儿:“还好,不是役灵老祖亲制……你娘!”

    森然之意倏然而入,一点寒星就从黑暗迸出来,在他眼前放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