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二章 师承之秘 心池合击(中)

    随那凶物摇头摆尾,山林草木倒折,瞬间清空了一片,小九哎呀一声,拍拍脑袋,有些懊恼:“还是没控制好。”

    胡丹,还有刚刚才回神的游公权,实在是顾不得她在说什么,同时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在他眼前的凶物,身长足有四丈许,头脸狭长,凶目半睁,独角如白玉,鳞甲漆黑如墨,四条粗短的腿爪牢牢扣在地上,巨尾摆动,便如刀戟一般,倒折的草木,大都是因为被这巨尾扫荡所致。

    “蛟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确确实实是一头恶蛟,虽说趴伏地上,没有太多动作,看上去是经过驯养的,可那天生凶威,还是让胡、游二人心生忌惮。

    任何一头成年蛟类,就算再不入流,都有着不低于还丹上阶修士的战力,若血脉比较近于“龙属”,其战力更是难以测估。而且细观其身上鳞甲,疏密纹路若断若续,似具符形,也不知是天生所有,还是后天为之,分明是身具某种独特能力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能力,想想之前云气垂流之状,胡丹也能猜个差不离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天法灵宗如今对待弟子,都如此优厚么?”

    一旁的游公权也是满心的疑惑,否则不会这么说话。

    小九却是完全不做回应,或者说,她根本就来不及做这样,她手上连续变化印诀,逼得鼻翼上都出一层细汗,才见得恶蛟身上,那些若断若续的符纹闪亮,周围云气层生,带来一些湿意。

    “呼,现在要控制‘老飞’实在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小九长吁口气,转向胡、游二人:“咱们快走吧,我那个虚空挪移的血符,济不得事,最多是挪移出百多里路,咱们可还没脱险呢……多事之地,多事之秋,离得远远的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?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坐‘老飞’呀,放心吧二爷爷,老飞虽然不好控制,但脾气还是温顺的,要不然师傅也不会让它当我的坐骑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?”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胡丹一定会认为,小九所指的是她在天法灵宗内的座师,但如今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前面游公权说得一针见血,就算天法灵宗专以降伏禽兽妖物为能事,各类珍奇的骨血灵种相当之多,可这等蛟龙之属,恐怕天法灵宗的宗主都未必能拿出几条来,又怎么可能交给一个四代弟子?

    就算小九前途无量也一样!

    胡丹心里如百爪挠心,恨不能揪着小九的耳朵,问明白这其的道道儿。可他更清楚,真界之,这类师承之事的忌讳最多,问得多了,只是让小九为难而已。

    “诸天神佛保佑,让这孩子一路修行畅通无碍,远离仇怨,早得长生……”

    胡丹一步步朝着蛟龙靠过去,嘴喃喃祈祷,可老天爷似乎专与他开玩笑,眼看他手指就要摸到蛟龙的鳞甲,便有一个声音,越过山林草木,响在耳畔。

    “啧,好一条入云蛟龙!”

    话音略显轻佻,又凌厉如刀。声音入耳,胡丹便觉得耳鼓一痛,脑袋更似被重击一拳,嗡嗡作响。游公权和他的感觉差不多,倒是小九,哼了一声,没有太吃亏的样子。

    至于趴伏在地上的蛟龙,则是双眸圆睁,暗黄的眼珠便如两个灯笼,放出冷光,长及四丈的躯体,受周身层生的云气托举,无声浮起。“入云蛟龙”之名,倒是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胡丹好不容易按下脑宫震荡,本能地一声喝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你们又是什么人哪?”

    声音骤然欺近,顺其方向,胡丹等人仰头上看,便见百尺开外,一株云杉之上,立着一个人影,锦袍玉带,身宽体胖,脸上面团团的似若哪家的富翁,可狭长的双眸,幽蓝寒光如剑,又邪意森森,虽隔着百尺距离,依旧刺人心底。

    胡丹只觉得此人面生,还想再试探几句,却见得那人身外,一层幽暗颜色正蔓延开来,以其立身之处为心,转眼覆盖了方圆里许范围,也将他们都圈在其。

    胡丹怔住,游公权则打了个寒颤:“步虚法域……魔门?”

    百尺外,三个还丹修士的表情,云杉上的申德福看得一清二楚,胖脸上露出惯有的面团团的笑容。

    作为东阳正教留守东华山的人员,他出现在这里,是巧合又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说巧合,他可不是有意在这儿堵人,这两天他本是在走背字儿的。

    东阳正教在东华山这里,很有些想法,故而在大战之后,暗留守了一批精英弟子,负责人是郑曼成、詹基这两位刚从东海回返的三代弟子的翘楚。

    可受到天地大劫的影响,这两位先后存身不住,往域外去了。留下的临时负责人的位置,申德福当仁不让,就想占住,可他运气实力都差了些,竟是被平日里最看不顺眼的李晟抢走。无奈当了副手,又转眼被架空,让出好大一块利益。

    憋闷之下,出来散心,看一个目标,就准备种魔,来上“一口”,可又被一个突然跳出来的小娘们儿搅了好事,而等他追上来,却发现那小娘们手段不俗,至少是在潜形匿迹方面,绝对了得,不过两百里路的追逐,就彻底把他甩脱。

    他只能一边咒骂,一边寻找,在山林耽搁了大半个时辰,眼看天色将明,却一无所获,想着那小娘们儿说不定早已远走高飞了,无奈绝了报复的念头,正要回去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他身上一枚特殊的示警符牌却是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“不巧合”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当时他真是给惊得魂飞魄散,还以为是宗门的那个大对头在附近,不管不顾,就要逃命,可这边山林动静,却是让他又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再看示警符牌,不是那催人命的血红色,而是更深沉的漆黑。

    他的胆气一下子重新填满,知道自己的运道来了。

    此刻,他居高临下,放出法域,转眼将三个还丹修士的气机压制住,他的视线在浮起的蛟龙,还有一旁使出驱役法诀的女修身上来回转了几圈儿,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:

    “好啊,原来当年还真没杀绝呢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此章是感谢ieee87书友的大额捧场,当然,还有那多篇精彩的长评,感谢。

    明天第一更放到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