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二章 师承之秘 心池合击(上)

    余慈挺奇怪林贤真突如其来的勇气,不过看到他偷瞄翟雀儿的视线,所有的一切就是理所当然了。

    不管有意无意,翟雀儿确实有激发异性潜能的能耐,反正这可以大大提升效率,余慈乐见其成,点头道:“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看着翟雀儿目光转过来,林贤真胸膛里一下子充盈着力量,以前所未有的宏亮声音道:“两位大人,在下布阵梳理灵脉之时,受到地层一些特殊干扰,经查,确有人为布置的痕迹,只是受了极大的冲击,导致面目全非。”

    从林贤真的自我称谓,就可以看到他目前的心态,在这种工作,有自信是好事,对此余慈当然不吝啬夸奖,但所有一切,都比不过翟雀儿轻轻一声赞叹:“不错呢!”

    林贤真胸膛更挺,也不待二人再发问,便道:“除了这些残迹以外,还有灵脉运行的残留,但目前都已与残迹脱钩,想来是地层变动之故。如果……如果那位小五大人能够测出灵脉前面的走向,我大概就能还原当时地层的模样,也能算出阵法禁制的大概,不敢说能否复原,总也是个参照。”

    余慈点点头,这就相当于某种解析之法,或者是简略的推衍秘术,在阵法、符法等领域,这种心法也不罕见。可以想象,如果在这儿的是花娘子,说不定转眼就能得出结果。

    至于这一位么……

    “大概需要多少天?”

    林贤真咬了咬牙,答道:“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间有些长了,不过对一个还丹境界的修士,着实不能苛求太多;再加上还有小五,出于天生本能,也可算是阵禁、符禁的大家;而能够帮助王人野脱身的布置,想来也应该就是有限的几类,如此几方综合,应该会把时间提前一些。

    但就目前而言,最重要的还是耐心。

    余慈和翟雀儿对视一眼,初步认可了这个计划。翟雀儿倒是毫不吝啬,伸手拍了拍林贤真的肩膀,笑眯眯地道:“你这人真聪明呢……不错。”

    林贤真早就被女修的魔力摄魂而不自知,竟然有些脸红起来,翟雀儿再不管他,和余慈在灵脉附近逗留片刻,也对目前现状做一些认识,这才往回走。至于林贤真,早鼓足了干劲,陷入到浑然不知外物的境况。

    余慈临走之前,扫了一眼,但见其形神交界地,念头层层炸开,掀起了一场风暴,正是灵光迸发的超凡境界。这么下去,十五天的期限,说不定真有可能提前一截。

    但造成这一切的,不是他的积累,而是翟雀儿的魔功刺激,最是损耗心力。如此下来,轻则一场大病,重则修为倒退,怎么说都是半条命下去。

    余慈由此对身边美人儿的认知更深入一层。

    两人回程走到半途,余慈开口道:“这是一条路没错,但咱们不要耽搁时间,困死在这一处,之前的计划也不要临时修改,只要在这儿留个看守的,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该如此。”翟雀儿极是赞同,然而紧接着妙目流盼,问道,“道兄又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大约想着四处逛逛,看看周边局势。”

    “每日里的功课怎办?”

    “咱们商议个时间,回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东华山广大,局势各有不同,如果还这么个做法,不就还是等于困守于此?”

    “唔,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何不一路同行?自然就没这份儿困扰了。”

    你是不困扰了,我才困扰!

    余慈脑子里转过多个理由,一时间却找不到合适的,迎着翟雀儿的目光,他唯有苦笑了一下:“是呢,这样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有些事情,只好让鬼厌去做了……啧,他那个臭名声啊!

    自东华山兴灾起劫以来,论剑轩强迁灵脉,有一段时间,周边可说是人烟绝迹,但随着“东华遗宝”的火热行情,东华山内外,又迅汇聚人气,大大小小的临时坊市、聚居点,纷纷起来,背后的那些大小商家固然是大发其财,一些人也从寻到机会,招摇撞骗、杀人夺宝之事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最初的死寂战场,正在以超乎想象的度化为一个新的热点区域,便是之前全被地仙交战余波灭杀的飞禽走兽,也因为此地隔绝天劫,日月照常更替的环境,迁入了一批又一批。

    日夜更替,晨光渐显,山林声息起复,草木簌簌之声,兽走鸟飞,尽显生动。

    而就在一处较空旷的区域,忽然爆起一团血光,随后散化成烟。

    周围山林有些骚动,附近的飞禽走兽本能地感觉到危险,想跑掉,却被一股无形力量束缚,伏在地表、枝头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下一刻,千百道极细的血线,从周边各个生灵身上分出来,汇入血烟之,

    诸生灵,肉身较强韧的还好一些,只是萎靡不振;而稍弱些的,直接就化为干尸,或者爆裂成碎片,染得山林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而那些汇聚的血线,就在血色烟气外围,化生成一层奇曲之符,光芒通透,照射内外。很快,其有人影闪现,破开血烟,在地上摔成滚地葫芦。

    作为发动者,小九是心里最有谱的那个,她飞快地从地上跳起来,“都没事吧?”

    胡丹摇头挥去因虚空移换而导致的眩晕,却还记得之前小九的凌厉动作:“乖囡,你的伤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早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九随口应了一声,虽是上臂血肉模糊,缺失了一块皮肉,她却是面不改色,取出一瓶药汁,洒在伤口上,转眼就是覆了一层红色的皮膜,其内血肉以肉眼可辨的度复生。

    见到这种情况,胡丹才松一口气,但心头的疑问,也是层层而起,与当年见到那枚玄真凝虚丹时,心情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虚空挪移的神通,乖囡你从哪儿学来的?”

    “唉呀,现在还没真正脱险呢,不是问问题的时候!”

    小九随口回了一句,唇舌却是发出一道极低沉的音波,远远发送出去,不过数息,天外忽有一道云气降下,垂流直入山林,在地上打了个滚,化为一头鳞角俱全的凶物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下一更在11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