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章 深窟鬼域 劫后之人(下)

    走背字的时候,喝凉水都会噎死。

    胡丹在外闯荡这么些年,自然也是明白的,所以他倒是没有怨天尤人,反正只要一时不死,日后总有机会。唯一让他担忧的,就是小九。

    这妮子的脾气,越长越倔,而且心思也难捉摸。

    比如当年她拜入天法灵宗之事,虽说天法灵宗是南国奇门,其宗门心法,也与万灵门所精擅的生灵死气比较合拍,但比之南巨擘离尘宗,还是有着相当的差距。万灵门自史嵩以下,就没有一个乐意的,可硬是架不住小姑娘的犟脾气,最后还是无奈答应。

    此后小九便与家人分别,几年都未必见得一回。

    可事情说也奇怪,在万灵门也仅仅是显现出上天资的小九,在最初数年沉潜之后,厚积薄发,以令人瞠目结舌的度,接连冲过数个关卡,二十二岁定鼎枢机,随仅三年便又成就玉液还丹,一举追上了祖父史嵩的修为,莫说家,便是天法灵宗也为之上下震动,许为最有前途的四代弟子之一。

    但最让胡丹为之震惊的,却是两年前,小九回家探亲时,秘密送来的一颗玄真凝虚丹,专供史嵩延命之用。如此丹药,胡丹也只在当年天翼楼的易宝宴上见过一回,只这一颗丹药,便能让万灵门付出砸锅卖铁的代价,却还是有价无市,未必能捞到买卖的资格。

    天法灵宗也不过是个型宗门,小九再怎么是后起之秀,又怎么能拿到当初让离尘宗解良等人都觉得棘手的续命丹药?

    那时胡丹便知道,当年跟在他屁股后面,奶声奶气叫“二爷爷”的小姑娘,正被某种神秘的色彩包围着,再不能用旧眼光视之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他越要维护师兄这个最有出息的后代……不惜一切代价。

    可这几日,他渐渐明白了一个让人倍受打击的事实,那个不知什么来历的魔头大妖,之所以没把他和游公权吞掉,貌似更多的还是因为小九的缘故。

    对林贤真的任用更体现了这一点——他和游公权根本不是对方最需要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心绪烦乱,胡丹带着林贤真抵达灵脉所在。

    之前当鱼饵时,他所说的一些相关信息,其实很多都是真实的,比如这条灵脉,灵气之充沛狂暴,着实罕见。

    林贤真一到地头,就看着发起了呆。

    在黑沉沉的地底岩石,透出玉色的光芒,氤氲成雾,其再化生出种种鸟兽之形,还有更多妖异形体,在地层间翻飞蹿动,看起来虚影一般,没有实质,可扑面而来的气息,却是清晰而特殊,在凉与热的感觉,不断转化,那是灵气挥发的表征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胡丹所说的“泄漏”之语,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由于灵气挥发太过强烈,影响了林贤真的感应,一时找不到灵脉的真正流向,就问起胡丹,但胡丹正担忧小九那边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还是被他搀着的游公权开了口:“是从西南方向来,间因地层受损,盘曲甚多,具体去哪里,不是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游公权之前在那几个已葬身地底的修士手,很是吃一番苦头,后来又被林贤真罡煞轰击,伤势着实不轻,但被那魔头大妖从林贤真阵摄走后,又被注了些元气,此时已经恢复了一些,见胡丹失神,便替他回答。

    林贤真一眼看出,游公权不过是个还丹阶的修为,再加上又散修,心里便有些看不起,可转念想到,自家现在的境况,似乎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,心气儿便又落下,摇了摇头:

    “我看一看吧。”

    布阵镇压、梳理灵脉以助修行,是个非常耗心力的活儿,尤其现在小命还攥在人手心里,林贤真更要谨慎。可一旦成功,对他的增益也非同小可,这算是那人先预支的好处吗?

    林贤真心绪也是难平,只能趁着观察的空当,借机调整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了些起色,灵脉光雾照耀的边缘地带,忽有人影闪现。距他们不过数十尺距离,林贤真竟然毫无所觉,不由得吃了一惊,定睛看时,却见是一个娇小灵俏的女子,脸型小小的,眼睛却很大,流盼间眸光纯净,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,甚至更显小一些,乍看去很乖巧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若仔细去看,便能见到她总是习惯性微微昂起的尖俏下颔,还有唇边似抿非抿的弧度,让人感觉到其乖巧面目下的倔强味道。

    一直在走神的胡丹失声道:“小九!”

    “二爷爷!”女子露出笑靥,几步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乖囡,你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出来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,当然好!”

    胡丹自觉失言,且是失陷后,都没有和小九见过面,自然有说不完的话,倒是小九,看上去更冷静一些,听胡丹问起出来的缘由,她笑眯眯地回应:

    “那家伙行功到了关键处,不敢让我在边上捣乱,又不敢杀我,当然要放我出来喽。”

    这个“不敢”当真用得可圈可点,胡丹闻之苦笑,人家是根本不在意才真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心情也终于平复了些,脑子变得清晰,便扯着小九,询问那魔头大妖的面目、来历。

    小九撇撇嘴:“藏得怪严实的,看不太出来,不过气味很重啊。”

    “气味?”

    “血腥气嘛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众人所在的地层陡然间再次晃动起来,胡丹初时还以为是那个磨魔头大妖不满他们背后议论,要下手惩治,可随后就发现这个判断完全错误。

    因为他听到了地层传递过来的,与对方嗓音截然不同的笑声:“原来这里还藏着人呢,这是招劫了吗?识相的束手就擒……咦?”

    新入耳的声音突然有一个微妙的转折,也在此时,一边的小九突然发力,一下子撞在胡丹肩上,力道迸发,又将他推到游公权身上。便在三人的肢体挨在一起的时候,小九骈指如刀,在自己左手小臂上切过,血光迸射,一块皮肉就那么飞起来,半空就被一道火光烧过,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而那火光也同时燃起在三人身上,并将其彻底覆盖。

    一旁林贤真看到这一幕,瞠目结舌的时候,火光燃尽,那三人却是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此章继续感谢凝固眼泪书友超大额捧场14/100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