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八十章 深窟鬼域 劫后之人(中)

    林贤真的阵势未乱,胡丹和他同伴都在其间,发出惨叫的人,当然与他们无关。

    发声的是隐藏在暗处的对手,听声音,那人肯定是完了。

    对手少了一个,林贤真却一点儿欣喜之意也无,因为在比惨叫声还要早上一线,周围地层在疯狂地晃动。

    他在一路下来的时候,因为要布阵,对周边地层的结构也做过了解,就算因为灵脉被强行移转,呈现不稳定的态势,却也不至于如此激烈,至于地震之类,更不可能,那种天灾,像他这样的修士,早半刻钟都能感觉出来。

    这肯定是非自然的,是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扭曲、在作用。

    林贤真转过视线,要喝问阵的胡丹,可目光到处,阵已然是空无一人,仿佛两人凭空蒸发了一般,而他竟然全无所觉。

    他为之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非常时刻,合力对外!”

    黑暗的对手这样大叫,地层间同时亮起火光,显示那人的位置,林贤真险些就要开口答应了,只是心底某种悸动突然发作,让他的回应慢了半拍,就是这半拍,不同方向的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,刚亮起的火光也骤然熄灭,其间没有任何过程,就像是被黑暗一口吞掉——是的,黑暗分明就是藏着一头凶兽,肆意捕食,而他们就是猎物!

    林贤真连自己的对手长什么样子、什么身份都不知道,就再也不用为这种事情操心了。

    但他一点儿也不觉得轻松,更深沉的恐惧从黑暗漫过来,一下子就封住了他的口鼻,攫住了他的心脏,这不只是心理的压力,而是确有一股力量,碾过地层,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精心布置的层层阵势,此刻就像是纸糊的壳子,直接被碾平,连安慰的作用都不起半点儿,他只能僵着身子,呆站在地层深处,半分都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便是傻子也知道缘由了。那胡丹和其同伴,分明就是个饵食,被这处的强者钓鱼一般放出去,果然吸引了这么七八条蠢鱼上门,也不炮制什么,直接开口给生吞了!

    越是明白,林贤真越是心头发凉,此时黑暗的地层,只他一人,无有助力,让他有着前所未有的孤独感。

    黑暗掌控一切,却又将光天化日下可能具备的大部分限制都给抛去,使得人心的防护分外薄弱,不过是短短一息时光,对林贤真来讲,却不知是多少心路转过,莫名地就双膝一软,直接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等他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,便再也控制不住,放声狂呼:“前辈饶我性命!”

    地层的晃动渐渐休止,黑暗的压力却始终未去,就如同一头猛兽,绕着假死的猎物,慢慢巡逡转圈儿,偶尔还伸出抓子,拨弄两下。

    林贤真跪地之后,所有的勇气尽都蒸发殆尽,越发地不堪,为之瑟瑟发抖,只能等待黑暗人的判决。

    终于,有人声响起,非常低哑,像是干渴多日的人,艰难摩擦声带的响动,只不过不是对他,而是对胡丹与其同伴: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做的不错,这几个虽不算可口,总还能有所补益。这样,隔上三天,你们再出去,还是这个法子,引几个贪心不足的蠢货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林贤真听得肝胆欲裂,这……这是真吞啊!也不知是哪方魔头大妖在此?

    隔了片刻,黑暗响起胡丹的回应:“小九呢?”

    之前那个声音没有再说话,可很快就有一个截然不同的清亮嗓音响起来:“二爷爷,我没事儿……妖怪,我师傅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黑暗人对这一位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同,轻描淡写地道一句:“天法灵宗能有什么好师傅?”

    “说出来吓死你……可我就不说,气死你!”

    “天底下能够同时驾驭生灵死气的,并不太多,至于能给你打下这么深厚根基的,就更少了。你就是不说,我也能猜得**不离十。但不管是谁,如今天地大劫降下,越是能吓住我的,越是自顾不瑕,你还是省点儿力气,让家长辈专注做好眼前的事情吧……那个新来的。”

    话锋突然落到林贤真头上,他一时没发应过来,发了会怔,才打了个激灵:“在,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你比那两人要更管用一些。眼下这局面你也看到了,聪明人就都操办起来吧,胡丹你领他到灵脉那边,布置几个镇压、运化的阵势,我在这儿的时间还长,你们用心做事就好,如果没有必要,我也不想常常换人用。等哪一日我功行圆满,也少不了你们几个小辈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黑暗人对人心的把握,也是极强的,他把自己放在一个极高的位置,便是明摆着算计人、利用人,也给胡丹等人一个盼头。毕竟双方的境界差距实在是太大了,处在绝对劣势的胡丹他们,又怎么可能挥去那一点儿希望?

    林贤真已经是应声不迭,刚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,只要能保住性命,不管什么事他都要去做的,更别说布阵这种最熟的工作。至于灵脉什么的,他现在想都不敢去想,生怕露出点儿杂念,就被那显然是长生人的魔头大妖一口吞掉。

    倒是胡丹,已经有些习惯那人软硬兼施的手段,也不多言,从黑暗现身出来,示意林贤者往他那个方向去,手边还扶着同伴。

    同伴老游,正是游公权。两人同游北地时,就交情深厚,胡丹游历天下时,多与他结伴。这次他们两人到东华山附近,倒不是故意来凑这份热闹,而是过来小九这个万灵门上下的心头肉见面。

    十五年前,小九令人吃惊地舍弃了进入离尘宗的机会,远赴南国,拜入天法灵宗,一直在宗门内潜修。

    此次她难得外出游历,便早早与同样在外游历的胡丹联系上,约定在东华山外围的坊市碰头,只是双方距离太远,等信息传到、双方各自启程,间跨度都超过数月,也正是这段时间,天地大劫兴起,东华宫陷落,使得硬着头皮到约定地点会合的三人,都一头扎进漩涡里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