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七十九章 九鬼心铃 天魔摄魂(下)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东西,就算极不起眼,一旦数目极大,又相对整齐,给人的震撼力,就相当可观。

    玄冥真水也是如此,背靠魔门东支,翟雀儿或许也有这样的财力,却很难像千百滴玄冥真水那样,震憾人心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余慈才不会让小五白白垫付这笔巨大的投入,故而早就与翟雀儿达成协议,计算最后的损耗,由魔门东支对小五进行相应的补偿,在此之前,还要预付“定金”。

    翟雀儿为此预先支付的,是一千枚地缺阴针。

    此针乃是魔门极为阴毒的一类暗器,经元磁洗炼之后,聚散分合,几无实质,大有诛神刺的风采,可破罡透煞,伤人血脉,蚀人神魂,化入九地元磁神光之,可以弥补小五常规爆发力略差的短板,正合小五之用。

    就目前来看,两边合作暂时还是没有问题的,便是出现意见不同的情况,主事的余慈和翟雀儿往往也能各让一步,在对待黑袍这样“刺头”的时候,他们更是能够通力合作。

    翟雀儿刚刚摆事实讲道理,压了黑袍一头,这边余慈就扮红脸,打圆场:

    “其实,黑袍道友说的不错,事情虽然顺利,但也不能全依靠随心阁,毕竟在外围得到铜镜的可能性太小了,自己还要动手,不论早晚,大家总要进去东华宫废墟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正面进去的话,我们的目标其实有些大,这些天在外围,咱们也看到了,论剑轩的布置,总体来说,外松内紧,各路修士的探险寻宝,其实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下。咱们直接进去,指不定会碰到什么绊子,还要另辟蹊径才好。”

    黑袍嘿了一声,对余慈这种废话不以为然:“蹊径在哪儿?”

    余慈笑了笑:“我一直在想,所谓狡兔三窟,陆沉豪情天纵,自视甚高,或许不会做这种预备,但黄泉夫人的话,就不一定了……”

    翟雀儿点头附和:“黄泉师叔确实心思缜密,谋定而后动。”

    “东华宫可不是陆沉一个人的东华宫,黄泉夫人会不会在里面有什么安排?我觉得这应该是极有可能的事情。不知道黑袍道兄注意了没有,刚刚听鬼厌讲,拍卖会上,有一人拿出了蓄满了灵气玉液的藏灵珠,综合估量,应当是吸纳未久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微怔了下,余慈紧接着便道;“论剑轩早将东华宫周围灵脉转移,这个前提下,他的灵气玉液哪来的?这件事,我觉得完全可以深入地挖一下。”

    翟雀儿唔了一声,星眸闪烁,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:“九烟道友心思也很缜密啊,还有鬼厌道兄,既然讲起此事,是不是已经有了准备?”

    鬼厌低笑两声:“小雀儿果然聪颖可爱,鬼铃子前辈调教弟子的本事,貌似不比太玄魔母差多少啊。”

    翟雀儿笑吟吟地拱手,将鬼厌轻佻的赞许全盘接下,而鬼厌也没有隐瞒:

    “不错,我是留了一手,已经用锁魂之术,盯上那人。不过,想到这一点的,也不只是我一个,那个拿出阵盘的也用了差不多的手段,此外还有几个……那边怕是会很热闹。”

    黑袍此时已经顾不得再给翟雀儿添乱,很有些摩拳擦掌的意思:“这样的话,我们也去凑凑热闹?”

    “用不了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翟雀儿身边,魔门修士本来足有十七八个,但进入东华山前,都分散出去,在各处造势,此时她身边算上黑袍,只有三位。另一位也算余慈的旧识,即在黄泉秘府时,就随侍在侧,保护翟雀儿的龙长老龙元殇,其“天无二日”的神通,令人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余慈这边则是有鬼厌、小五,至于宝蕴,因为东华山区域,隔绝劫云,她的力量大打折扣,干脆留在外围,注意论剑轩的动向,这样三对三,也是取一个对等之意。

    但这么六个人杀过去,也是非常招人眼球了。

    黑袍颇不以为然:“难道你还想慢吞吞地侦察试探?放心,把那厮交给我,我自然有一千种法子让他乖乖听话。”

    翟雀儿也附和了黑袍一句:“师兄说得不错,人多也有人多的好处、人多的做法,若能形成压倒性优势,事情会更好做一些,况且,有小五在,莫说是六个人,就是六十个、六百个,应该也不会太惹眼……鬼厌道兄,那边的人修为怎样?”

    鬼厌简单回应:“没什么硬手。”

    余慈暗忖,莫非这就是强势者一贯的风格?想了下那边的局势,也就从善如流:“也好,那就让鬼厌领路好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不久,山坳之,磁光闪没,小五已经进入地下,朝着鬼厌所指的方向飞遁。厚重的地层对五岳元灵来说,不但不是阻力,还是可以借力之物,便如同激湍的水流,带着一行人度越飙越快,倏乎百里即过。

    唔,小五的心情貌似挺好的,难道是地缺阴针的缘故?

    也就是动几个念头的功夫,一行人已经被小五带着,远遁近千里,迅接近了目标所在。

    那里也正上演着一出剧目。

    漆黑夜色下,胡丹踉踉跄跄向前抢出几步,然后轰然倒下,整个身子都在抽搐,口更忍不住呻吟出声,身后又有人上前来,踏着他的腰脊,力道将发未发。

    胡丹终于找到机会,大叫道:“停手,我说,我什么都说。”

    踩在他背上的修士哈哈笑起来: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呢。”

    你娘的给老子说话的机会没有?

    胡丹呛出一口血沫,艰难抬头,看了下四周迷蒙不清的雾岚,刚从拍卖会上拿到手的点龙封窍阵盘,正是这圈雾岚的源头。他是没想到,对方竟然还有遥空操控阵盘之能,怪不得肯舍出阵盘,换他那藏灵珠。

    对方修为与他差不多,都是还丹上阶,但凭借阵盘,便能将他玩弄于鼓掌之上,在这一点上,出身于边陲小宗派的他,当真是没有任何可比性。

    天地大劫便是驱逐了大批长生人,剩下的机会,也还是被那些强大宗门的弟子接手,像他这样的人物,终究还是只有做棋子的命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