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七十九章 九鬼心铃 天魔摄魂(上)

    如果仔细去看,铃串上九个圆形铃铛,虽都只有枣核大小,但每个都是一头狰狞凶兽的头颅形状,且细腻真实到不可思议,仿佛是用什么法术,将真实头颅缩小而成——事实也正是如此。

    铃串上的九个头颅,正是当年制器的魔门大能,斩杀了上古奇兽、域外强者、天魔外道之后,以秘法微缩而来,每一个头颅之,还都锁着其本来的一线灵智,并无穷怨戾之气。

    随着铃音,那些狰狞头面,还会随之变化表情,或嗔目发怒,或露齿咆哮,还有快活享受、恐惧绝望等等等等……各自不同。这些不是拟化,而是各个头颅残存灵智的自然变化。

    这就是魔门东支宗主鬼铃子,当年随身佩戴的“九鬼心铃”,不知有多少人,先失神于铃音,然后被鬼铃子轻易斩杀。

    如今传到翟雀儿手,也可见鬼铃子对她的看重。

    九鬼心铃在魔门秘宝,属最拔尖的那一类,可不是只能杀人而已,更准确地讲,它应该是一种专用于转换的法器,将一切法力,都转化为直接作用于神魂的力量,生就许多不可思议的变化,铃音只是其外在表现罢了。

    铃音攻则杀伐神魂,守则消融一切作用于神魂的外力,遇见寻常的外力,便由九个头颅铃铛撕扯着吞了,权当进补,而一旦碰到那些不怎么好下口的,它们就自然形成一套防御阵势,再加上使用者的神意运化,足以抵挡十倍、百倍于它们极限的力量。

    此时的余慈,便享受着铃音的守御加持作用。

    九鬼心铃正是属于“能够抵御太阴血煞的宝物”,能够暂时加持在神魂上,不使污损,在和翟雀儿达成了协议后,余慈当机立断,选择了“抽离真意”的法子,解决血煞雷池的问题。

    具体的做法很简单,他在九鬼心铃的加持下,主动接触血煞雷池,其间造成的一切反噬,都由九鬼心铃挡下,余慈则借机体悟真意,尝试着彻底降伏此物。

    由于九鬼心铃的攻防一体的特性,这其实也是一个不断削弱太阴血煞的过程,长此以往,就算余慈在体悟真意上难有突破,也能将太阴血煞硬生生磨干净,当年,那就真要到猴年马月了。

    其实有一个更简便的法子,是由黑袍提出来的,即借助九鬼心铃,直接把太阴血煞的力量引偏就好。

    照黑袍的想法,寻一个人多的地方,施展类似于天魔殿的神通,将千万人的心念融汇一炉,再将太阴血煞的阴毒真意完全分担转嫁出去就好。只要人够多,早晚都能宣泄干净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非常阴毒的手段,充斥着魔宗的邪门意味儿,但不可否认,可行性极强,效率也是极高。

    但这个提法,被余慈和翟雀儿同时拒绝。

    前者是不想用这样邪魔手段,做过线的事;后者则更现实一些,在目前的局面下,做出太多天怒人怨的事情,可是真会招来天谴的,余慈本来就辟了一回劫数,再引来天劫加身,不死何待?便是翟雀儿,以步虚之身对抗天劫,下场也绝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为此,他们二人就要辛苦一些了。

    快一个月的时间,仍然没有彻底降伏太阴血煞,不过余慈也感觉到这种做法的好处。

    每日的体悟,淬炼心神不说,看着九鬼心铃的法力,和太阴血煞真意在形神交界地攻防不休,展现出种种不可思议的运化技巧,从实可窥见自在天魔摄魂经的一些玄妙处。让他在在黑森林体系的运转控制上,多有心得。

    而翟雀儿那边,太阴血煞对九鬼心铃来说,虽然“辣”了些,但也着实是大补之物,小口小口地吃一些,也是颇受补益。

    如此双赢之举,长远来看,好处要比一股脑儿地转嫁出去强得多了。

    如此他不急,翟雀儿那边也稳得住,就更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大约一刻钟后,今日的功课结束。余慈长身站起,向翟雀儿点头一笑,身外无形之屏障又缩回一截,只是脚下总有一团血影,伸缩流转,行步间雷音暗生。

    这是血煞雷池,也是屠灵狱,经过月余的功课,余慈已经能够以最小的消耗,压制血煞雷池,即只显化屠灵狱,和太阴血煞在纠缠不休,其余平等、星辰、承启、人间诸界,都无需再发动了。

    若不如此,他哪撑得了一个月?

    余慈也见到鬼厌和黑袍回返,如今既然是合作关系,他也不吝啬笑脸:“进度貌似还可以?”

    黑袍近前来,熔岩似的眸光冲着余慈上下打量一番,不免感叹九鬼心铃的威能。他也曾是鬼铃子的弟子,自然知道这宝物的妙处,很多次,他都有杀人夺宝的心思了,可也只有想想而已……

    九鬼心铃虽是天成秘宝,省了祭炼那一环的功夫,可真要上手使用,怕是比祭炼还要麻烦。因九个铃铛,九个头颅,各具灵性,又深具怨气,上手之前,必须要赢得它们的认可,通过它们的考验。

    也就是翟雀儿修炼自在天魔摄魂经,神意运化非同一般,又有鬼铃子相助,才能在步虚阶段,就成功上手,已经创了魔门近十代以来的纪录。

    换了黑袍,别说上手,说不定直接给伤了神魂,那才叫一个恶心!

    他动念头的时候,鬼厌已经把事情经过详述一遍,这话却是对翟雀儿讲的,余慈静心修炼时不知,一旦回神,之前的过程便尽都知晓,历历如在眼前。

    翟雀儿依旧是男装打扮,极是俊秀风流,听了鬼厌的讲述,她脸上便是笑盈盈的,十分满意的样子:

    “可真没到会这么顺利……黑袍师兄,今日在拍卖会上,可曾见到相关的线索没有?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?要我说,东华宫废墟不去上几趟,全凭着外围手段,想谋求《太初东华玉书》、《碧落通幽十二重天》,还有那《自在天魔摄魂经》,完全是撞大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东华宫肯定要去,若不然,何必请来九烟大师?只不过那里非同以往,便是有大师这样精擅虚空神通的高人在,也要先收集情报才好……地仙交战,百年留痕,还有什么比那些所谓‘东华遗宝’的废料,更能见出线索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