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七十八章 东华乱相 临时组合(五)

    两边的商谈一直持续到拍卖会结束,总体还算顺利,达成了初步协议,荣昌的担保终究还是没有舍出去,送拍人财大气粗,直接甩出百滴玄冥真水,作为交易会筹备,还有营造声势之用。

    百滴玄冥真水重逾万斤,其价值更是无可估量,连荣昌这样手指缝里漏一点儿,都能震得南五城商行乱颤的“大人物”,都看得眼皮乱蹦,心里对眼前这位的估计,更是直线飙升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手笔,就算不是某个大能,也是大能的代理人无疑。

    如此数目的玄冥真水,究竟是招了什么样的劫数,又是怎么摄来的啊!

    商谈结束后,送拍人与他的同伴会合,很快消失在黑暗。荣昌过了一会儿,才把视线从夜色收回,转向沈婉:

    “既然那位对你很是看重,这个交易会,就由你一手操办吧。你的想法我能理解,不过,我要再强调一回,既定的方略不能变,至于你能借着交易会做到什么程度,能否影响势头的涨落,那是另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沈婉脸色平静,垂首应是。

    荣昌再看她一眼,负手进去,心思还有些不太平稳。

    这场交易会的思路雏形,最初只是为了应付那个修为深不可测的送拍人,拿出的权宜之计,但到后来,他和沈婉都发现了其蕴藏的商机,便借着势头,要做出一场大买卖来。

    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也是他和沈婉达成的一次妥协。

    交易会一出,就等若是对目前“东华遗宝”风潮的一次总结,如果完全按照荣昌的意思,这样的交易会最高是放到“东华遗宝”的风潮出现下行势头的关键节点前,可以确保取得利益最大化,而随心阁也确实有这样的能耐。

    但目前这个时间点上,固然有十成十的可能,取得惊人的成功,但会后,“东华遗宝”的概念究竟是越来越火爆,还是盛极而衰,就真的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借力打力的本事,倒是有她祖辈**成的功夫。这小娘皮……

    荣昌这边的纠结不去说,早早没入夜色的两个黑袍人影,离开了拍卖场大约数十里外,其一人,便放下了兜帽,显露出俊朗成熟而又颇为阴鹜的面孔,眸幽光森森,一个转动又如绿焰跳动,慑人心魄,正是鬼厌。

    另外那人在拍卖场呆得久了,被那些看起来光鲜,实则狗屁不是的所谓“东华遗宝”倒尽了胃口,想起鬼厌在后面喝茶谈心,就心头火发,当下闷哼一声,兜帽之下,也亮起两簇赤红焰光:

    “南国商家,一向奸滑,你和他们勾搭,能济得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做的,是大人和你那师妹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鬼厌语气少有起伏。六天鬼神血光雷狱一战之后,虽说是花娘子和他们各有默契,一边没有将大黑天佛母菩萨和罗刹鬼王的关系传得天下皆知,另一边也没有泄露“九烟”和“余慈”一体两面的秘密,各自三缄其口,算是维持了一个脆弱的平衡。

    但鬼厌和九烟的密切关系,是瞒不过在场的有心人的,故而一路同行时,干脆就改了口。至于称“大人”而非“主上”,却是又使了个心机,有意无意误导魔门修士,在九烟之后,还有一个更神秘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且这么一来,余慈修为差了整一个境界,却能支使一个六欲天魔,理由也比较充分了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,看上去黑袍倒是接受了这番说辞,或者说,他的心思从来就不在这上面。

    月前激战之后,翟雀儿主动发来讯息,要和余慈一方共赴东华山,联手行事,分配则各取所需,里面种种妥协沟通自不必说,反正最后确实是达成了协议,就是桀骜不驯的黑袍,也心不甘情不愿地过来了——至少面上如此。

    而他对翟雀儿的不满,从来没有遮掩过,就算明知翟雀儿心思灵动、判断精准,也总爱唱一唱反调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看多了,也就没人在乎,鬼厌事情办完,才不理会黑袍怎么想法,径直回返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六欲天魔的级数,就算目前天劫的压力越来越大,不得不收敛气息,以备不测,但飞遁起来,度还是非常惊人,没多长时间,就越过数百里长途,来到一行人的落脚处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处山坳地带,本与山区其他地带没什么不同,但因余慈一行人的进驻,立刻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    鬼厌现出身形,轻声招呼一声,地层便飞起一道灰黯磁光,在两人身上一落,刷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虚空移换,等他们再定睛去看的时候,眼前天地已经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这里就是五岳真形图的自辟虚空了,拿这地方做休憩的营地,论奢侈,全天下也没有几个能比得上的。

    黑袍每次进来,都觉得满心的不舒服,以前他在这处天地间——也就是五岳真形图和黄泉秘府相融时的经历,可着实称不上成功,而且,一想到身处在一个堪比战力堪比大劫法宗师,又精通二十五路神禁的顶级法宝“体内”,随时都可能被镇压,他的心情又能好到哪儿去?

    所以黑袍一直在想,翟雀儿那小娘皮定是得了失心疯,要么就是好九烟这一口儿,给迷了心窍。若不然,她又怎会看不出来,九烟这类人物,他日定是大敌,最该做的事情,就是想方设法将其抹杀掉,至不济也是敬而远之,何至于花费心思,助其疗伤?

    “叮叮”连绵的声音,从浑茫不见边际的天地间传来,鬼厌和黑袍都知道,这是翟雀儿控制手那件魔门天成秘宝,帮助余慈消解太阴血煞真意的反噬。

    铃音徐徐,入耳便是静心宁神之效,若不是深知其根底,谁能想到,这是一件血腥的魔门秘宝,而控制秘宝的诀要,更是极贴合魔门本质的天魔秘术?

    “单从这层面来看,那九烟的胆识,也算出类拔萃。”

    这边想着,远远就看到,九烟凌空瞑目盘坐,翟雀儿祭起一件如珠串般的圆铃,晃动间铃音变化,合则绵密如哗哗水响,散而清脆如珠落玉盘,错落间十分动听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动听的声音,总让人忽略掉,圆铃那妖异诡奇的形状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继续感谢恍然一梦一峰书友的超大额捧场2/20。

    因为检查,更新乱掉,现在应该已经欠了七章了,这些我都记着呢。但不管欠多少,这个月我都会拼命补上。

    越是时间紧,节奏越不能乱,所以明天是早上八点前一更,晚上十点一更、争取两更,请大家用月票支持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