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七十八章 东华乱相 临时组合(四)

    拍卖台之后,荣昌笑呵呵地趋步上前,

    作为随心阁在南五城的产业的第二号人物,荣昌实际管理着区域内几乎所有的大宗交易,包括各个分柜的经营监管、考评、任免等等,而在分柜具体事务上,他一般是不会也没有必要插手。

    但在沈婉这边,因为事态特殊,他既然插手了,想再脱身,就不是那么容易,他终究也是有担当的,虽是不小心粘了上烫手山芋,也不会急着甩出去,迎上前来,抱拳笑道:

    “在下荣昌,忝为随心阁南五城副总掌柜,道兄叫我荣九便好。”

    送拍人冷淡地嗯了一声,荣昌也不介意,继续摆出笑脸:“刚刚的事情,还要向道兄道个歉,道兄的玄冥真水品质虽好,可用送拍且置换的方式,却是很难体现出其价值所在,流拍了实在可惜。这也是本阁接待服务不周,没有尽到告知的责任,下面的人太平日子过惯了,做事反而失了章法,也是鄙人管教无方,还请道兄海涵。”

    因为荣昌地位不同,有些事情他就能敞开了讲,顿了一顿,他又问道:“恕鄙人冒昧,道兄如何称呼……呃,可是不方便显露真容?”

    “是要一副好头面,才能在随心阁办事儿?”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,道兄有不方便的地方,我们做商家的,自然要考虑到,没有强迫客人的道理。实是本阁行事,针对不同情况,也各有章程,比如道兄这样的情况,做事时,也许要多交一份押金,多办一份书,不为别的,只是商家保本儿的手段。不过,既然是本阁有错在先,若道兄不嫌弃,这份儿担保,便由荣九做了。”

    他拍拍胸口,也知趣地不再深问,随后着一拱手:“在这儿说话终究不方便,道兄里边请。对了,贵友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他自个儿管自个儿吧。”

    送拍人回了一句,自顾自往里走,荣昌和沈婉对视一眼,都跟在后面。待进了秘室,送上茶点,荣昌才重入正题:

    “刚刚我与鉴定师傅沟通了下,道兄送来的玄冥真水,绝对是上品之劫水,尤其难得的是,收取定型的时候,没有任何元气杂质掺进来,无论是制器、炼丹、修炼,都会大大地提升成功率,若在懂行情的人手,换取一件祭炼十四重天的法器,绝无问题,放到专门的拍卖、交易会上,价位还可能有所提升……这时就不得不说一句,道兄拿它放在这种规模的散场上,实在是暴殄天物啊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一想到眼前这位,拿着玄冥真水凝成的水链,随意挥舞,荣昌就觉得,自家说话的底气,并不是那么足够。

    他很快挥去这古怪的感觉,继续道:“不管怎样,如此品质的玄冥真水流拍,随心阁这边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刚刚我与沈掌柜商议了下,暂拟出一个大概的方略,不知道兄可愿与听一听,一块儿做出个更合适的章程?如此也不至于耽搁道兄的大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送拍人的首肯,荣昌松了口气,给沈婉使了个眼色,他手下最是聪颖的美人儿掌柜便轻声开口,且是换了个称呼,以便和荣昌区分开来:

    “客人在拍卖会上明言提出,要拿玄冥真水换取相关的‘东华遗宝’,但这边也不怕给客人交底,目前‘东华遗宝’的名头,绝大部分都是被炒起来的,良莠不齐,真假莫辨,之前在拍卖会上,也就是客人威仪甚重,使得宵小之辈不敢轻举妄动,否则总要多一些麻烦干扰。”

    看不到送拍人的表情,荣昌的脸色则有些古怪,这其实是沈婉一直坚持的观点,他认同是一方面,但也一直对“东华遗宝”价位虚高持放纵态度,如今听来,未免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沈婉似乎没有注意他的感受,继续道:“若换了旁人,荣掌柜与我,或许会劝告,与其在各家拍卖会、交易会上寻觅,还不如亲自前往东华宫废墟,来得直接,当然,此时的东华宫废墟上,虚空紊乱,拳剑残痕,内蕴真意,数月不褪,一个不慎,便是长生人,也有被绞杀的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过于直接了些,送拍人又一声冷哼:“我若能找到,还到这里干嘛?”

    沈婉微微一笑:“客人的情况自然是不同的,玄冥真水,天地之奇物也,平日里见到一滴也难,完全是可遇而不可求。客人有没有想过,以您手玄冥真水的品质和数量,完全可以支撑起一场远比之前的散场正规、规模更大,品类更全的交易盛会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东华乱局,世所罕见,早已吸引了全天下的目光,时至今日,仍是余波未靖。此间任何变化,都会得到超乎常理的响应,这也正是‘东华遗宝’泛滥的原因之一。‘东华遗宝’这等玄虚之事,都做得红红火火,客人玄冥真水,货真价实,而天下制器、炼丹者何其多也,其所关涉的各方势力、人物,更是不可计数,若能够造出声势,还怕得不到响应吗?”

    荣昌瞥了沈婉一眼,暗忖一向少见此女施展话术,不想还真是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此时沈婉趁势而进,当真是巧舌如簧:“此前‘东华遗宝’多是在客人所见的这种散场拍卖、交易会上,来回流通,总体数目众多,但每一场其实都比较有限,可供客人选择的余地并不多。可一旦‘大交易会’成为现实,形成声势,来自于各方的宝物群聚会,可供挑选的范围,超出何止千百倍?

    “另一方面,本阁亦能在其规划,分隔‘东华遗宝’的批次、品质,便于优选优,更能为客人争取更合理的价位,少花费,多进项。若客人还有别的什么需求,也可以列个单子出来,我们在设计的时候,便可以切与会人的心理,暗将重点移到那些物件上面,表里兼顾,一举数得……不知客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送拍人沉默了片刻,却是转向荣昌,嘿嘿笑了几声:“我今日方知,随心阁万年商家,人才济济,非是虚言。”

    荣昌也是哈哈一笑:“过奖过奖,这么说,道兄是同意了?”

    “两位的方略,我比较看好,细节方面,还要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不知道兄有什么要求,咱们仔细合计合计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回来就看到恍然一梦一峰书友的超大额捧场,肥躯剧震,然后先送上一更,以表谢意。晚上11点左右还有一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