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七十八章 东华乱相 临时组合(三)

    条件出来,台下的修士有几个根本没用脑子,也不管拍卖师讲什么,抢先报了价,但大多数人还是迷惑不解:“与黄泉夫人相关?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拍卖师道:“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意思我来解释。”

    低沉的声音响在每一个人耳畔,众修士齐齐移转视线,只见有一人,从会场后方一路走来,径自走上拍卖台。所过之处,不管多么拥挤,众修士都自觉不自沉地让开一条路来,从拍卖师这个角度看,一时间是波开浪裂,煞是壮观。

    随心阁布置的防护法阵非常敏锐,根据送拍人身上的信物,测出其是目前拍品的主人,没有任何阻拦,让他上来。

    按照拍卖会的规矩,一旦正在竞拍的宝物主人愿意上台亮相,拍卖师就自动下台一鞠躬,那拍卖师很有些可惜,没有让这一件难得的天地奇物,在自家手上拍出个好价钱,但也不会违逆规矩,很爽快地交出了台上的控制权,走到台下。

    很快,拍卖台上,就只剩下这个突兀现身,要售卖玄冥真水的神秘人物,直面百多名修士的探询视线。

    此人黑袍罩体,辨不清体形面目,不过举手投足间,甚合法度,面对众人的逼视,也是从容自然,且不泄露半点儿气机,无论是心性修为还是真正的实力,都是拔尖的,而敢在群情汹涌的情况下,主动上台,胆色也定然不俗。

    不管众修士如何想法,那人在拍卖台后站定,以没什么起伏变化的低沉声音继续道:

    “我对关涉黄泉夫人的那些法器、宝物、法门、秘要很感兴趣,这些东西往往是与魔门相关,当然,对她本人更感趣,只要你们能‘请’得过来。”

    以平实语说笑话,效果更好,台下一时哄笑,但等笑声渐弱,那人继续开口,却是再没有一点儿玩笑的意思:

    “如果是黄泉夫人,肯定不会是一滴玄冥真水的份量,至于能抵多少,十滴、百滴、千滴?你们尽管提,大有商量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“千滴玄冥真水?”台下就有怪叫置疑的,“别是千滴墨水吧?”

    哄笑声起,但转瞬就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只见台上那人,手化出一道色泽幽沉的水链,当空飞舞,发出呜呜的声响,一时拍卖场,寒意深透,明明还隔一层防御禁制,也遮挡不住。台下修为稍差的,连打好几个寒颤,寒意都透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近台位置的修士呼啦啦向后退去,又是一阵混乱。

    水链很快就没入那人袖,而这时,台下修士都沉默了,他们沉默的理由,除了那让人难以置信的身家,还有其惊人的实力。

    那确确实实是由玄冥真水凝成的水链没错,不用提那数量,只猜估一下控制水链飞舞时,所要消耗的巨量法力,就足以让所有在场的人重新掂量台上那人的修为境界。

    有人喃喃骂了一句:“娘的,这不是哪个长生真人撞进来了吧?”

    随着天地大劫愈演愈烈,在劫数下死难的长生人数目不断攀升,以前主导真界的那些强者,几乎绝迹,但不是说没有例外,据说有一些坐镇山门的大佬,就是藏身在与外界封闭独立洞天之,还有一些在外面奔走的,也都是有其必须要完成的目标。

    聪明人都知道,和这样的人夹缠不清,纯粹就是找死的行为。

    拍卖场,热烈的气氛变冷了下去,其实场修士,哪个手边没有三五件所谓的“东华遗宝”?可他们自己掂量一番,也知道拿出去是徒惹人笑……不,怕是要找死的。

    所以,等台上那人把话说清楚了,反而没有人再敢出头——宝物再重要,也没有小命重要不是?

    台上那人虽然罩了头脸,可从头部摆动的姿势看,也知他目光巡逡,将场修士扫了不知多少遍,可越是这样,越没有人敢冒头。

    台上台下的气氛越来越冷,似乎那玄冥真水泄漏出来,不知不觉间,把拍卖场冻结。

    见冷了场,最尴尬的不是送拍人,而是台前台后,正观察局势的沈婉和荣昌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精谙此道,深知像台上那位送拍人之流,目标坚定明确,是绝没有道理好讲的,一旦此物流拍,台下这些人倒还罢了,说不定就要迁怒到随心阁头上。

    随心阁是庞然大物,不怕区区一两个长生人是没错,可近在咫尺的他们怕啊!

    便在台上台下一片沉默之时,沈婉被侍者叫入后台。

    此时,拍品的时间其实已经过了,按照规矩,随心阁这边完全可以宣布流拍,但拍卖师只顾得擦冷汗了,哪敢下这个令?他频频举目,看向原来沈婉的所在,可那边还没有人影出现。

    便在拍卖师几乎要绝望地认为,沈婉等人是不是见势不妙逃命去的时候,后台直接传来了命令:

    流拍!

    拍卖师眼前一黑,险些就软到在地,大掌柜下决定容易,可上台宣布的除了他还有谁?一个弄不好,怕是直接就被玄冥真水链打成了冰粉……

    便在他纠结恐惧的时候,却有一个窈窕人影,盈盈踱步出来,正是掌柜沈婉,她直接到了台上,淡定宣布:

    “超时无人出价,此物流拍!”

    没有人松一口气,气氛反而绷得更紧。

    沈婉这时才回头,看上台上送拍人:“这位道兄,无价之宝着实难以估算,各位客人也是有谨慎尊重之心,方是如此,着实可惜了……倒是本阁对此宝颇有些想法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沈婉便感觉身上微寒,已经被来人的视线刺了个通透,她心头微紧之际,送拍人却是在哼声,挤出两个字:

    “带路。”

    沈婉心长出口气,同样如此的,还有台下的修士。不知什么时候,这位送拍人已在众人心头造出了如乌云般的阴霾,让所有人都呼吸不畅,心情之轻重缓急,都操之人手,不由自主。

    威势之强,一至如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