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七十八章 东华乱相 临时组合(上)

    月色清凉如水,平日里极寻常的景色,在此刻的南国分外可贵。

    这里却不是吴钩城,也不是灵纲山、飞泉山等任何一处大宗地域,至少现在已经不是了。

    这儿是一片废墟的边缘,是东华真君等七大地仙激战数日夜的东华山外围,这里每一处山石流水,都可能留下了那一场大战的痕迹。

    七大地仙在这片区域激战数日夜,掀起了天地大劫,火云覆盖真界几乎所有区域。如今大战已止,可在此地,却似有一堵无形之屏障,横跨数千里区域,挡住周边滚滚劫云,使此生灵,依旧可享受静谧之夜色。

    难得一片清净天空,地上却不是清平世界。

    沈婉站在一处孤岩之下,斜倚岩壁,静静出神。

    她就任东华山区域分阁掌柜,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。因为论剑轩和东华宫的冲突,这一年多年来,她的日子可说是极其辛苦,本以为天地大劫到来后,会稍有缓解,那知事情全不是这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自东华宫化为齑粉,论剑轩就放开了对周边区域的控制,放任各路修士进驻其间,就算东华宫已经被论剑轩洗了一遍,大批修士还是如过江之鲫,从各个方向冲进去,为的只是寻找传说东华宫的秘宝洞天。

    对此沈婉只是冷笑,东华真君纵横世间五劫之久,何曾依仗过外物?便是有什么秘宝,论剑轩还会留给你们?

    可世人就是乐此不疲,数月以来,在东华附近区域,还真给他们鼓捣出不少东西。无不冠之以“东华”之名,一旦如此,价钱激增百倍。

    这与当年剑园之事还不一样,满目疮痍的东华山,哪会有剑园那样的积蓄?里面的虚数实在太高。

    随心阁收购的渠道还好些,经手的拍卖会已经有些失控了。

    如果沈婉有选择的话,她绝不会在这种时候举办类似的活动,可问题是,在这里,她不是当家话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沈掌柜,里面是第七件拍品了,就是那枚废丹……”

    沈婉无声叹了口气,但等到转过身来的时候,神色又恢复到淡然从容:“知道了,你去吧!”

    侍者躬身告退,沈婉又调整了一会儿心情,这才走回去。

    进去防护法阵,拍卖会的喧闹声浪便是隔着厚厚的崖壁,也隐约可闻。

    等进到山体内部的会场,热烈的的气氛甚至都要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不管在北荒还是南国,如此狂热的氛围,在修士群体,都着实罕见。

    除了天地大劫的到来,使得修士人人自危,导致各类法器、丹药价格虚高外,也一定是有人推波助澜之故。

    要说随心阁内部,对这种行为,一向有自己的章程,不能说是完全禁绝,但肯定会控制,尤其是要控制到自己能够完全掌控的范围内,可现在这个情况,明显已经有些失控了。

    沈婉看也不看狂热的现场,径直到拍卖台后面,找到此地真正的主事者,也是她的顶头上司,南五城副总掌柜荣昌。

    作为随心阁三大姓,荣姓的生代力量,荣昌无论是在地位上、资历上、人脉上、修为上,都全面压倒了沈婉,更不用说,沈家如今已然败落,没有被族诛,都是幸运,更是没有与之抗衡的资格。

    对这位上司,她没什么不服气的,可近日来,尤其是天地大劫之后,这一位亲临督查,在东华范围内的种种布置,却让人觉得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“九爷,不能再这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因荣昌在族排行第九,沈婉故以“九爷”称呼,也是拿出低姿态,求一个亲近的态度。

    她尽力控制着语气,轻声道:“一颗玄真凝虚丹的废丹,都快炒出上品的价格,且是类似的事情,发生了不止一次,眼下是客人们脑子发热,待日后清醒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去。”

    荣昌是一个体型适的英俊男子,说起话来慢条斯理,倒是比外型老成太多:“咱们只是做一个介,提供个场子,又不搞鉴别、定价,自然是百无禁忌,何须多虑?”

    “可发生太多起,本阁名声何存?便如九爷您讲的,我们不过是从抽成而还要承担这种风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每一起都如此,又怎的?东华的局势就是这样了,不只是我们,哪个商家不是如此?年轻人心胸就要放宽些。”

    荣昌语不变,脸上倒是笑眯眯的,不见什么威严:“沈家有出息的年轻人,目前来看,也就你这一个,与其在这里费脑筋,不如心思再活络些,往东边看看,如果能在东海上,给阁争气,说不定太老阁的耆老,还会重新审视你们家族的事情,岂不比窝在这废墟上,要来得有效得多。

    沈婉很想质问回去:若这里的名声坏掉、规矩破掉,东海上面临更强势的海商会的严酷竞争,还能讨得了好吗?

    但最终,她什么都没有讲,只再行了一礼,退出了后台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原本如沸水一般的拍卖场,突然一静,她清晰听到,拍卖师以略尖的嗓门叫道:“十成满的藏灵珠一颗,内蕴纯粹灵脉菁华玉液……送拍人要求优先置换祭炼十四重天以上虚空法器一件,或有同样水准的阵盘一件。

    “诸位听清了,是虚空法器和阵盘,祭炼层次在十四重天以上!宝物起拍价,八十二万如意钱!”

    现在,拍卖场里就不是沸水了,而是刚泼了水进去的油锅!

    大会场内,近二百位修士或单人独站,或三五成群,有的蒙着头脸,有的则毫无顾忌,但不论是谁,此时都在起哄:

    “刚刚没有看清楚,再提取一滴玉液看看?”

    “十四重天法器?你以为你是长生真人么?”

    “老子出一百万如意钱……”

    沈婉停下身来,眉头蹙起。这一件宝物,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藏灵珠本身不算什么,只不过是种比储物指环高档一些的储物法器,其唯一功能,就是储存精粹元气,将其化为玉液。

    一些大型宗门弟子,在外游历时,担心找不到好的灵脉,支撑修行,就会从宗门内的灵脉窍穴,抽取一些灵气,注入藏灵珠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其实这种物件,虽可算是宝物,却只在还丹境界上比较有用,档次算不上太高,可如今毕竟是天地大劫倾压而来,受大劫影响,广袤无边的真界天地,竟然找不出几处清净的修行之地。

    想想不久前北地三湖区域,那一场三阳劫吧,那劫数只是在五链湖附近驻留了一刻钟左右,就造成包括一位真人修士在内的上百人走火入魔,其八人内火焚身而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在眼下的修行界,修炼问题已经成了最普遍、最严峻的问题。

    长生人固然要到域外“避难”,其余人等,也或多或少地受到劫数“污染”的影响,修行效率大打折扣,这种时候,对灵脉、灵药的渴求,远远超出其他任何一个时期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沈婉才觉得古怪。

    藏灵珠由储藏、保存的能力划分档次,上好的藏灵珠,其内蕴灵气玉液,足以支撑还丹修士三年五载的修行,其下亦有一两年、数月不等的。

    她看得真切,拍卖师拿出来的珠子,材质非常普通,储存的量也不大,但其所凝化的玉液,却是上上之选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,品质越普通的藏灵珠,灵气外泄的度越快,凝化的玉液也不会有多么上乘,如今这两样东西的品质明显不搭,想来拍卖场,不少人都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么,有些事情就不得不考虑了……

    珠子是旧有的珠子,但灵气玉液,应该是刚刚灌入未久。这么算来,莫不是送拍人发现了东华宫某个隐匿甚深的灵脉窍穴?

    如若不然,他何必来换取高品质的虚空法器,还有阵盘之类?想来就是想趁乱,将那灵脉窍穴迁移出去……

    如果猜测属实,这可是了不得的发现,论剑轩攻下东华宫后,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东华一脉所占据的洞天福地全数占下,更施展移山倒海、沧海桑田等神通,迁移各路灵脉,甚至改换地脉走向,虽是引起周边宗门、修士的强烈不满,也是我行我素,可见其的利益之大。

    如果送拍人真的有此发现,那么,只有两种结果:一是他发了;二是他死定了!

    天地大劫之下,多占一条灵脉,就是多一层精进的希望,且绝不是影响个人而已,往大了说,完全可以影响一个宗门的生死存亡。

    其的价值,绝对可以让这里绝大多数修士铤而走险。

    此时,又有侍者传来讯息,沈婉微怔,但还是点了点头,不一刻,便见有两个披着宽大连袍黑袍,挡住头脸身形的修士从特定的门里进来,稍一打量局势,很快就融入到会场去,半点儿突兀之感也无。

    这是两个新来的客人。

    照理说,像这种全封闭式的拍卖会开始后,是不允许再进人的,可凡事总有例外,如果申请进入的是送拍人的身份,且又能拿出够份量的宝物,商家完全可以通融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只是在这种“协办”的会场,换了随心阁正规的拍卖会,别说临时入场,送拍宝物都能排到下个月去。

    沈婉还是更喜欢那种正规的场子,因为那里发生的事项,总是在她的掌握之,如今她虽是面无表情,心里的弦却是崩到了极限,生怕会因为某个不起眼的“小火星”,将各种不可预知的危险引爆。

    比如刚进来这两位,给她的感觉就不太好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遭遇意外……今天临时接到通知,参加公司安全检查,跨度一周,各种奔走,晚上回来只来得及写这一章,明天恐怕也差不多,这一个星期只能请大家多包涵了。

    至于各种欠更,我肯定还会记着。

    这一更是感谢凝固眼泪书友超大额捧场12/100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