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七十七章 仁义买卖 解决之道(下)

    太阴血煞连陆素华千锤百炼的拳法真意都能污损,对小五这样渡过塑灵天劫的法宝元灵,威胁也是极大的。当然,坐拥二十五路神禁,近地之时守御无双的五岳元灵,怎么也要特殊看待才是。

    小五除了嚷嚷“好臭”之外,再没什么不妥,倒是看了余慈这样子,很是吓了一跳;“师兄,没事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好。”余慈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只要以步虚法域形态存在的心内虚空能够维持,他就不会有问题。可一旦心力消耗,难再支撑,三方元气和血煞雷池就要有了虚实之分,到那时,后者无法限制,顺着心内虚空的渠道,攻伐神魂,乐子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血煞雷池的的太阴血煞雷音也着实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,时刻攻伐神魂不说,更厉害的是干扰心力的恢复,令人常有疲惫之意,心志动摇。

    他能够坚持的时间着实不长。

    不过,当前最要紧之事,还是尽早离开,免得与其他人相见,横生事端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还要小五你帮忙……把我一口吞了吧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切记这片区域要一并捎上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远方遁光连闪,却是魔门修士也察觉到远方的威胁,迅离开。

    余慈看他们消失旷野边缘,有点儿遗憾,要说人多嘴杂,为“安全”计,还是把这些人全部“留下”才好。

    陆素华“殒身”天劫之下,毫无疑问会是今后一段时间,南国、乃至全天下最惊人的消息,尤其是今天这一番变故流传出去,不知会在外面造出多少个版本。

    黑天教那边,因为重重原因,应该不会大肆宣扬,可这些魔门修士不同,他们巴不得有人替他们吸引注意力,好方便其在南国行事,十有**会推波助澜,以后他这个“九烟”的身份,怕也是麻烦缠身,就此多事了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他心一动,远方魔门修士,似也有人往这边看,两人视线遥空对了一记,彼此都有了感应。

    余慈皱皱眉头,还是把注意力放到眼前,再次嘱咐小五:

    “别忘了要立下神禁,隔离开来,否则万一漏出什么,可不是玩儿的……来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余慈就拿出引颈受戳的态度来,小五向他吐吐舌头,做个鬼脸:

    “才不怕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小手一搓,夜空有数点星芒闪烁,刹那间虚空移换,已经将余慈及他身外法域一并挪移到她自辟天地去。

    这一手是南岳星相神禁的一支,当真是神妙无方,小五使出来也没有丝毫烟火气,看得宝蕴目眩神迷,却也记得和小五开玩笑:

    “我呢?”

    小五笑嘻嘻地伸手一指,也把她摄了进去,至于鬼厌,倒也不用费心了,自家便投往其。

    此时劫云之上,已经震动连连,小五往高空看了一眼,身形往下一挫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小五的自辟天地之内,余慈连他的心内虚空一起,完整地移至,后面紧跟着就是宝蕴。

    上次从移山云舟出来,宝蕴也曾让小五摄进来一回,却因时间紧,没有细看这里的景色,此时四下看顾,不免啧啧称奇,看什么都觉得新鲜。

    余慈依旧悬空,维持着心内虚空不散,四下大略看了一看,发现此地竟然就是昊典所在的那处河畔草甸附近,从他这个位置,还能看到那位蜷缩着睡得极是香甜的小小身影。

    小五终究还是没有特别设立神禁,将他隔离,这也看出小家伙越来越稳固的信心,总算是有了些塑灵法宝应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地隔绝天劫,又无人迹,自然远比外界安静,余慈便继续动脑子,考虑解决当前难题的办法。

    必须要说,花娘子临去前,提出的那两条建议,固然有着某种心思,却也是言之有物,直指问题的核心,若不然,也不会勾动余慈的悔意。

    所谓的抽离异类真意:“真意”之说,还原到玄元根本气法的上,其实就是从物象抽离出心象的步骤,把握真意,自然在心内虚空成就。当年,他引鱼龙、照神图等入心内虚空,走的就是这条路子。

    至于异类者,其实有两个指向,一个是血煞雷池,一个是三方元气。

    就血煞雷池来讲,若余慈能把握其真意,就等于是将其炼化进来,当然是能进能出,大可直接将其排出心内虚空之外,治根治本。可惜,余慈很清楚,这间有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儿:

    莫要忘了,血煞雷池的根本,就是太阴血煞,此物是天地大劫间生成的至为污秽之物,感悟它的真意或许不难,可就要做好道基被其感染、污损的准备。世间除了一些旁门邪道的亡命徒,谁敢拿这种东西渗到神魂里去?

    但话又说回来,世间能够抵御太阴血煞的宝物、法门也不是没有,若能暂时加持在神魂上,不使污损,不能不说,也是一条路子。如果真的撑不住,也只能强行一试了。

    至于三方元气之说,也好理解。若余慈能描绘出三方元气的真意,将其真正摄入心内虚空,不用耗费心力显化法域,强行归拢,消耗立刻就要少掉一大截,来自神主络的补益,已经足够做持久战之用,算是个治标的主意。

    可如果三方元气的真意能这么轻易捕捉到,余慈哪还用困守此间十多年?早就收摄了去球!

    只一个永沦之地,就无法观照、无法理解,遑论要进一步描绘入心?余慈觉得,或许要等昊典醒过来,才能有进一步的认识了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这一条“抽离真意”的建议,看起来不错,但更多还是体现出花娘子高明的眼力,证明她把握到了余慈心内虚空的妙处。相比之下,提出的办法就玄虚了许多,理论上说得通,实际上执行起来,则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也是花娘子有意为之的吧!

    余慈早看出来,第二条建议才是花娘子真正目的所在。具体的玄妙不需要知道太多,只要知道与其推衍法门密切相关就行——她这么卖力地兜售其独门推衍秘术,是要当善人吗?

    推衍,推衍……

    余慈沉吟未绝,不远处,小五却是显化进来,手里还拿着一件传讯玉简:

    “师兄,有人约你呢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月票加更2/139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