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七十七章 仁义买卖 解决之道(中)

    花娘子提起的,并不是现阶段余慈关心的事情,语气又不是太友好,故而余慈也懒得理她,只是瞑目思索如何解决目前的困局。

    看上去,花娘子倒是不以为意,她继续从这个话题上沿伸出去:“世人避劫,多以锁心闭户,不沾染气机为主,像道友这样,渡劫渡了一半,又封固劫数的做法,虽可保得一时平安,但后患无穷,一向为先贤所不取……这一桩事,道友做得差了。”

    那是我该渡的劫数吗?

    余慈抽了抽嘴角,对花娘子的言语不予置评。他也在怀疑,这一位莫不是专门过来给他添堵的?

    都过去的事儿,再计较、后悔有个屁用?这种道理你花娘子就不明白?

    似乎正应了他的猜疑,花娘子一改笑盈盈的柔软姿态,轻淡开口:“今天道友昏了头的事项还不止这一桩……大概是真的忘了前面的约定?”

    啧,这是兴师问罪来了。

    余慈在痛下诸天轮回的辣手之时,不是没想过,按照花娘子透露的消息,陆素华在大黑天佛母菩萨的大计,占了非常重要、非常关键的位子。

    如今她的下场,想必会重创黑天教那边的局面。

    当前的情况下,花娘子没有当场翻脸,也就是眼下实力不足吧。

    这下算是把大黑天佛母菩萨,还有罗刹鬼王给得罪狠了。

    但余慈也不是没有过类似的心理准备,当下只是冷冷回应:“你是没看到灭元拳意?血光雷狱?还是说,为了你们的未来菩萨,我要舍掉性命,成全她不成?”

    花娘子轻描淡写地回应;“这倒不必,便是俗世商贾之流,也知道买卖必有风险,谁又能没个天灾**……”

    眼下余慈时间紧迫,心思也有些焦躁,哪有心思和他闲聊生意经,当即就截断道:“既然你也知道,就不必再多言……”

    “慢来!”花娘子举手示意,肢体语言甚是生动,“买卖不成仁义在。道友也算是此界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了,难道就不讲个章程?”

    “章程?”

    余慈真让花娘子给打败了,他以前就没发现,花娘子还有这样胡搅蛮缠的功力?

    就算要“仁义”吧,他可还记得,之前花娘子力求说服他的时候,自己不过是刚有些意动,两边连口头的协议都还没达成呢,又哪来的什么章程?

    余慈决不相信花娘子会无聊到这种程度,他现在很想说一句“你究竟想怎样”,可就是傻子也明白,一旦说出口,正遂了花娘子的心意。

    所以,他干脆用更直白的方式处理:

    鬼厌无声无息地闪现,挡在他和花娘子之间,冷厉惨绿的魔瞳比什么说辞都更有效。

    花娘子秀眉微蹙,还待再说什么,鬼厌脑后直接虚空开辟,虚空藏神通之下,如果眼前女修再多说一句,他不介意用这种方式让她闭嘴。

    至于得罪人之类,还会比眼下的情况更糟糕吗?

    花娘子把视线越过鬼厌肩头,盯了余慈片刻,终于往后退,一直退到了百尺开外,但还有些不甘心的样子,终还是开口。

    鬼厌作势欲扑,可这时候,花娘子的言语已经与之前大为不同:

    “我知道友身上沾了麻烦,然而这种虚空交叠,真幻对转的事情,若不能循正途,以大神通解决,就只有两个法子:要么是把握、抽离异类真意,能进能出;要么就是辨析推演,层层解套。道友如今,又能做得了哪个?”

    余慈和鬼厌四道锋刃般的眼神投注过去,花娘子为之浅浅一笑:“一桩买卖做差了,不一定就要反目成仇。以一时之弊,弃一世之利,智者所不为也。此言当于你我共勉……既然道友无心商谈,便只有静待来日了,如何做法,如何选择,只看道友如何打算。言尽于此,告辞!”

    话音悠悠散开之际,花娘子身化虚无,飘然不知而往。夜空犹有话音传来:“雷狱扭曲虚空,虽是天地大劫兴起,万里之外,犹可辨识,道友该想一想脱身之策了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不欢而散吧。

    余慈翻了个白眼,他敢肯定,花娘子肯定是针对他如今的窘态,故意把有用的话留到最后才讲。

    这样做,就可以最大限度地激发他的悔意,为以后的“买卖”制造心理优势。

    而她确实是达到了目的,眼下余慈真想把她硬揪回来,讯问出所谓“抽离真意”和“辨析推演”的妙处,为自己解套。

    可毕竟还是迟了……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从花娘子的态度看,连番严重变故之下,大黑天佛母菩萨竟然还没有和他彻底翻脸的意思,余慈还真有点儿受宠若惊了。

    至于如此隐忍,所关涉的谋划大局是何等模样,更让人心凛然。

    大概这就是花娘子所言“不以一时之弊,弃一世之利”的谋算和心胸吧。

    当然,余慈也不免多想一回:老子身上究竟有什么好处,值得堂堂佛母大能,甚至还有那罗刹鬼王都另眼相看?

    念头转动间,余慈也感觉到了,在红彤彤的劫云上方,确实有数股极强的反应,或是神游、或是真身,跨空破云而来,每一股都有引爆天地大劫的实力,但每一个都各有其精微玄通的法门,暂时辟易劫数,不使沾染气机。

    看这几位的手段,再拿自己比较一番,余慈不得不承认,花娘子的评价还是有一些道理的。

    也正像不久前花娘子所说的那样,在如今的南国,他登高一呼,碰到敌人的机率,远远大于碰到朋友,遑论身边还有一个臭名昭著的鬼厌在?

    一旁宝蕴的感应比他还要更详实一些,想靠上前来说话,却在心内虚空外围,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挡住,近前不得,便撇了撇嘴,但眉头也不自觉皱了起来: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余慈苦笑一声:“还能怎么办?有麻烦,找小五呗……小五?”

    沉陷的地层,地气与太阴血煞毒浆形成的巨大漩涡里,元磁神光迸出,小五捏着鼻子从里面跳出来:

    “好臭啊!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昨天的补更,是感谢凝固眼泪书友超大额捧场11/100。